A-A+

中国嘉德2016 秋拍 蒙古哲布尊丹巴一世佛像6350万落棰

2016年11月12日 收藏与鉴赏 暂无评论 阅读 121 views 次
Share

在嘉德秋拍上,这尊造像2000万元起拍,竞价显得异常激烈,很快就过了5000万,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以50万为阶梯,一番出价十分缓慢,价格逐级上涨,场内群情激愤,最终,6350万元落槌,电话委托战胜场内藏家竞得
imageimageimageimageimageimage imageimage黄春和(首都博物馆研究员)雅昌艺术网专稿
[中国嘉德]哲布尊丹巴—扎那巴扎尔
摘要中国嘉德2016秋拍佛教艺术专场隆重推出蒙古哲布尊丹巴一世——扎那巴扎尔祖师像。经故宫博物院罗文华研究员、首都博物馆黄春和研究员考证,此像系一世哲布尊丹巴•扎那巴扎尔祖师像。迄今为止,在国内外博物馆、私人收藏的蒙古造像中,从未出现过如此完美的扎那巴扎尔祖师造像,
中国嘉德2016秋拍佛教艺术专场隆重推出蒙古哲布尊丹巴一世——扎那巴扎尔祖师像。经故宫博物院罗文华研究员、首都博物馆黄春和研究员考证,此像系一世哲布尊丹巴 • 扎那巴扎尔祖师像。迄今为止,在国内外博物馆、私人收藏的蒙古造像中,从未出现过如此完美的扎那巴扎尔祖师造像,是除蒙古国家博物馆外目前已现世的喀尔喀蒙古造像中的旷世绝品!

大漠雄风震天下 扎派佛像烁古今

国庆前夕,北京嘉德拍卖公司的同仁打来电话,说是有一尊重量级的佛像请我看一看,并邀请我撰文介绍。盛情之下,我如约去到了该公司,看到了这尊铜镀金一世哲布尊丹巴像。当我第一眼看到这尊造像时,惊讶万分,无比激动,因为这是迄今为止我看到的体量最大、造型最完美、表现题材最重要的一尊蒙古风格造像,也是迄今为止国内外艺术品市场上从未出现过的如此完美的蒙古造像作品。综合其各种优胜的艺术和工艺特征分析,它无疑是除蒙古国家博物馆外目前国内外公私收藏中已知的蒙古造像中的绝品!它的现身必将引起市场极大轰动,成为今秋国内外拍卖市场上的最大亮点,也必将再次掀起艺术品市场关注和收藏蒙古造像新的热潮。

 

扎那巴扎尔祖师像 蒙古17世纪高 52cm;直径 37cm

先看此像的基本特征。一世哲布尊丹巴头戴通人冠,冠的两耳垂搭于双肩。面如满月,表面泥金,五官刻画生动传神;眉弓隆起,形似弯月,杏眼圆睁,炯炯有神,鼻梁高挺,鼻翼外张,嘴似樱桃,下唇厚实;神情俊朗,神采奕奕,既具雕塑美感,又不失佛教的庄严与神圣。

 

扎那巴扎尔祖师像五官及表情

头部微向右偏,身体稍向左倚,身躯修长而伟岸,躯体线条圆润流畅。上身内着僧祗支,外披袒右肩田格袈裟,下身着僧裙。衣质薄透贴体,充分显露出躯体和肌肉的自然起伏与变化。衣纹采用尼泊尔艺术手法,平起平铺,或阴刻,或阳起,或斜刀,线条直平刚劲,纵横交错,与现存西藏达丹丹曲林寺壁画佛身袈裟上的衣纹如出一辙。两腿部对称分布写实性衣纹,流畅优美,又与康熙宫廷造像的衣纹表现完全一致。

 

扎那巴扎尔祖师像坐姿

全身结跏端坐,双手置胸前交叉结金刚吽迦罗印,左右手分别持金刚铃和金刚杵,铃杵结合象征佛教的慈悲与智慧的合一,代表密教修行的最高修行成就与境界。莲座为圆形的大仰莲式,上敞下敛,形制简洁明快。莲叶斜向竞相伸展,头部微微卷曲,上下交错、周匝环绕,形成一个巨大的莲蓬,莲叶之上间错现出一个个大莲蕾,看上去既生动形象,又美观大方。整躯造型优美,体魄雄健,形象生动,法相庄严,艺术高超,工艺精细,体量高大,品相完美,充分展现了一代藏传佛教领袖的非凡气质,体现了极高的艺术和工艺水平,堪称一件精美绝伦的古代雕塑艺术作品。

一世哲布尊丹巴(1635-1723年),全称哲布尊丹巴·罗桑丹贝坚赞,清朝四大转世活佛之一。明崇祯八年(1635年)生于喀尔喀部土谢图汗衮布多尔济家,为阿巴岱汗的曾孙。出生不久被指定为多罗那他的转世。4岁受沙弥戒,取法名扎那巴扎尔。清顺治六年(1615年)入藏求法,先至后藏拜谒四世班禅,并从之受戒;后至拉萨朝拜五世达赖,亦从之受“奥妙之宗义法戒”。返回漠北后,积极致力于佛教事业,大修寺塔,广造经像,先后建成伯格诺林寺、格格奈布特乌格伦斯墨寺等多座佛寺,为喀尔喀蒙古佛教奠定了重要基础。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反叛清朝的噶尔丹入侵蒙古喀尔喀部,一世哲布尊丹巴以自身崇高的宗教地位和影响力排众议,规劝喀尔喀蒙古诸王倾心内向,一致对敌,为维护国家统一作出了重要贡献。康熙皇帝对其忠心赞赏有加,在其后的“多伦会盟”大会上亲自授封他“大喇嘛”尊号 。外患平息后,一世哲布尊丹巴已届60余岁高龄,受康熙皇帝优渥,冬居北京,夏寓热河,只是偶尔返回喀尔喀部,不再像青壮年时期躬身投入到蒙古佛教的建设之中。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康熙帝驾崩,带病从库仑赴京吊唁。雍正元年(1723年)88岁时圆寂于北京西黄寺。

了解了此像的艺术特征和表现题材,再来看它的艺术风格。由上描述的特征不难看出,此像风格不同于清代西藏地区的造像,亦不同于内地流行的宫廷造像。稍有佛像鉴赏知识的人,一眼便可看出它的风格流派,它就是流行于清代喀尔喀蒙古地区的一种造像风格,通称“蒙古造像风格”或“扎那巴扎尔造像风格”,因为在所有的藏传佛教造像中,其风格是最为鲜明突出的。

 

扎那巴扎尔祖师像手势

结合此像来看,其独特之处主要体现有四个方面:其一,造型端庄,身躯修长,体态优美舒展,其造像量度与一般明显不同,应当遵循了《时轮金刚续》的量度(《时轮金刚续》关于佛身量度为125分,而西藏通行的佛身量度为120分)。其二,衣纹简洁,大多采取印度萨尔纳特式表现手法,突出躯体和肌肉的起伏变化;造型挺拔,躯干及四肢肌肉紧实,线条硬直,体现了早期印度和尼泊尔造像的鲜明特点。

扎那巴扎尔祖师像台座

其三,台座形式独特,或为半月形束腰式高莲座,或为圆形仰莲座,形制皆十分独特,为蒙古风格造像特有。其四,全身雕刻生动,其中面部和装饰的雕刻尤其突出,面相英俊,珠链等装饰富有立体感。这些特征是蒙古造像的共同特点,在此尊造像上也有非常明显的体现。其中,整体造型完美大方,面相庄严俊美,胸部坚实圆厚,衣纹浅细优美,装饰立体生动,尤为突出和引人注目,展露出雄健、超逸、英俊、优雅的艺术美感。

 

扎那巴扎尔祖师像侧面像

十分有趣的是,如此完美的造像风格不是出自专业的艺术大师之手,而是由喀尔喀蒙古一代宗教领袖一世哲布尊丹巴亲手创造的。一世哲布尊丹巴与佛教艺术有着深厚因缘,文献中有一些零星的记载。据称,儿童时他与同伴游玩,“常修寺耳,唯诵经耳,画大喇嘛及佛像祭佛陀耳”。1651年他从藏地返回蒙古时,“携带西藏之著名喇嘛60名及各种匠工画工而归,归时首致力修建寺院,筑造佛像”。1655年“遣使北京,献佛像”。1683年亲手制作多件佛像及器物,“中有其手造之佛像一、银塔八,并遣使北京,赠圣祖佛像二尊”。驻锡北京期间,一天圣祖让他于拇指前节大之红色宝玉上雕刻佛像,他“善雕之”,圣祖“叹为天巧”。”(妙舟法师:《蒙藏佛教史》)从这些记载不难看出,一世哲布尊丹巴毕生热爱佛教艺术,始终保持着执着的追求,他能够创造出新的佛像风格并表现出高超的雕塑技艺绝对不是偶然的。

 

图1 铜镀金无量寿佛像 17世纪 蒙古博物馆藏

一世哲布尊丹巴开创了独具特色的蒙古造像风格,今天也难得地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实物代表,蒙古国出版的《著名的雕塑家——扎那巴扎尔》一书刊布了一尊一世哲布尊丹巴于1683年亲手制作的无量寿佛像(图1),让我们得以一睹其造像风格的真实面貌。

这尊无量寿佛像结跏趺端坐于大仰莲座上,双手结禅定印,手心托宝瓶。头戴花冠,头顶束高发髻,髻顶饰宝珠;花冠正面呈半月形,类似明代西藏和北京宫廷造像流行的花冠样式;耳际有扇形冠结,宝缯紧贴耳际呈U字形翻卷。面形端正,额部高广,双目俯视,剑眉上挑,鼻梁尖挺,唇厚嘴小,相容庄肃,神情俊朗。上身斜披天衣,下身长裙过膝,下摆衣褶呈放射状铺于座面,衣质薄透,处理手法完全照搬古印度萨尔纳特模式。佛身装饰繁褥,胸前挂有三串链珠,中间珠串璎珞甚多,最长链珠自脖颈经两乳外侧垂至脐下,形式十分独特。整体造型挺拔,身躯优美,装饰繁缛美观,工艺精致细腻,艺术和工艺堪称完美之极。这尊佛像不仅充分见证了一世哲布尊丹巴真实的佛像创作活动和艺术风貌,同时也为我们研究和鉴别蒙古造像的时代和风格提供了标尺性的重要依据。

 

扎那巴扎尔祖师像局部

对比一世哲布尊丹巴1683年亲手制作的无量寿佛像,同时参照大量18世纪一世哲布尊丹巴弟子辈创作的佛像,我们可以明确地判定这尊一世哲布尊丹巴像应当属于一件17世纪的蒙古早期造像作品。因为此像无论在整体造型还是局部细节上,都一丝不苟、恰到好处地得到了完美表现,而许多细节的表现更是令人称奇叫绝,让人不可思议,如躯体背后的出现的凹陷,身后肩部出现的两道凸起的衣纹、两腿部对称分布的水波状衣纹等。这些艺术表现足可与一世哲布尊丹巴亲手制作的无量寿佛像一较高下,而绝非18世纪大量出现的蒙古造像作品可以相比。

而文献记载已经表明,17世纪正是一世哲布尊丹巴主导蒙古佛像艺术舞台的时期,许多重要的佛像艺术作品出自一世哲布尊丹巴之手,或为一世哲布尊丹巴主持完成。既然我们认定这尊一世哲布尊丹巴像表现出17世纪蒙古造像的鲜明特点,那么它一定与一世哲布尊丹巴的创作密切相关,而出自一世哲布尊丹巴亲手所造亦无不可。如果事实成立,那么这尊造像的宗教和艺术价值都将得到大大提升,特别是若为一世哲布尊丹巴亲造,其殊胜的宗教内涵和加持法力定当产生不可思议的社会反响。

由上可见,在清代藏传各种地域造像风格中,蒙古风格是一种非常独特的造像风格,它既带有浓郁的地域文化审美特色,又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特点,因此对其风格来源一直受到学术界的高度关注和重视。过去一些研究者都将它与早期帕拉和尼泊尔风格联系起来,将其归为清代西藏或北京宫廷流行的仿古风格,笔者在早期研究中也曾坚持这样的观点。但是经过多年的学习和研究,现在已改变了过去的看法,认为它与清初流行的仿古风格无关,而是直接传承了尼泊尔艺术风格,而促成这一传承的主要因缘当归之于最初赴蒙古传法的西藏高僧多罗那他。

多罗那他(1525-1634年),藏传佛教觉囊派高僧、西藏著名史学家兼梵语学家。出生于卫藏交界的喀热琼尊地方,本名色觉多吉。8岁在觉囊寺出家为僧,受沙弥戒,取法名贡噶宁波。21岁更名多罗那他,意为“梵语保护神”。29岁受比丘戒。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34岁时根据印度僧人的口述撰写《印度佛教史》,声名远播,今天有汉文和多种外文译本。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在后藏地方首领藏巴汗父子支持下,在拉孜县建达丹丹曲林寺,弘传觉囊派教法。同年,应蒙古喀尔喀部之邀,前往蒙古传法。赴漠北前,四世达赖曾送他一个称号——“迈达理”(“弥勒佛”之意),因此蒙古人都称他“迈达理活佛”。

至蒙古后,他以库伦(今乌兰巴托)为中心弘法度生,兴建佛教寺院,受到蒙古各部王公及民众信奉和供养。明崇祯七年(1634年)61岁时圆寂于蒙古库伦。多罗那他生前曾得到五世达赖授予“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 (“哲布尊丹巴”意为精通佛法而又严守戒律的高僧) 尊号,所以圆寂后他的转世也称哲布尊丹巴。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一世哲布尊丹巴被清廷册封为“呼图克图大喇嘛”,成为喀尔喀蒙古地区的佛教领袖,从此形成清代四大活佛之一的哲布尊丹巴活佛转世系统。一生著述甚丰,除《印度佛教史》外,尚有《时轮源流》、《娘地教法源流》(又名《后藏志》)和《多罗那他道歌集》等。

据记载,多罗那他未到漠北之前,驻锡后藏的觉囊寺,并于1614年在藏巴第斯·平措朗杰资助下在觉囊寺附近修建了达丹丹曲林寺(五世达赖喇嘛时改宗格鲁派,更名为“甘丹彭措林寺”)。这些真实的历史足以见证多罗那他与觉囊派、觉囊寺和达丹丹曲林寺的密切关系,也足以见证多罗那他与觉囊寺和达丹丹曲林寺传承的佛教艺术的密切关系。幸而觉囊寺和达丹丹曲林寺今天遗存有珍贵的佛教艺术作品,即觉囊大塔内和达丹丹曲林寺大经堂内的壁画,让我们可以一睹觉囊派艺术的真实面貌。

从这些绘画遗存看,无论早期(14世纪)觉囊大塔内的壁画(图2,图3),还是晚期(17世纪)达丹丹曲林寺大经堂内的的壁画(图4,图5),它们的风格都忠实地传承着古老的尼泊尔艺术风格,坚守着觉囊派遵循的《时轮金刚续》绘画量度标准。所有的佛像皆造型挺拔,躯体修长,衣纹简洁,身体光洁,躯体及四肢线条硬朗,不仅充分体现了尼泊尔艺术风格和表现手法的特点,而且也明显地体现了觉囊派遵循的《时轮金刚续》造像量度的特点。

 

 

我们将现存的蒙古造像与这些壁画上的佛像进行比较,不难发现它们在造型、姿态、身体量度、衣纹表现手法等诸多相似之处。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尊一世哲布尊丹巴像表现田格袈裟的衣纹,皆以刚劲有力的线条进行表现,纵横交错,纹理清晰,与达丹丹曲林寺大经堂壁画佛像的衣纹如出一辙,足见二者之间的相互影响和继承关系。

今天,虽然我们无法找到蒙古造像与觉囊派艺术之间直接的传承关系,但是从多罗那他在西藏和蒙古的弘法经历,特别是他与一世哲布尊丹巴之间的法脉关系等情况来看,蒙古造像无疑是通过多罗那他与西藏后藏地区取得的联系,从而受到了觉囊派传承的纯正的尼泊尔艺术的影响,除此而外别无其他的途径。如此,我们就不难理解蒙古造像这一独特风格的真正来因,也可以明确地肯定蒙古造像是清代藏传佛像艺术体系中唯一一种由蒙藏人民直接传承的尼泊尔艺术风格,它不是清代西藏和内地流行的尼泊尔仿古风格,更不是尼泊尔工匠在西藏传承的尼泊尔风格。

 

扎那巴扎尔祖师像手姿细节

当然,蒙古造像在造型、装饰和表现手法上也吸收融合了一些其他的艺术元素,有帕拉造像元素、康熙宫廷造像元素、蒙古民族审美元素等。其中,帕拉造像主要体现在佛像的高台座、端正挺拔的造型姿势上;康熙造像主要体现在花冠、璎珞的装饰和衣纹的表现上;蒙古造像也主要体现在花冠、璎珞的装饰和一些局部的细节上。但这些因素都没有动摇尼泊尔艺术的主体地位,都完美地融合在尼泊尔主体艺术之中,从而展现出既高度统一,又异彩纷呈的大漠扎派艺术的特有风采。

扎那巴扎尔祖师像侧面及背面

近年来,蒙古风格造像在国际和国内艺术品市场上表现异常活跃,屡屡在拍卖会上创出高价。如2013年欧洲一家拍卖公司一尊带背光铜镀金释迦牟尼佛像(高约35cm),以合人民币1800万元成交;2014年法国苏富比春拍一尊铜镀金绿镀母像(高30.7cm),以357万欧元成交;2015年台湾门德扬春拍一尊财神像(高35cm),以合人民币1100万元成交;2015年北京东正秋拍一尊铜镀金绿镀母像(高40cm),以2100万元人民币成交。这些事实充分说明,蒙古风格造像深受佛像收藏家的青睐,是目前艺术品市场上最受追捧的优质佛像品种之一。此次中国嘉德拍卖公司推出这尊一世哲布尊丹巴像,造型完美,品相一流,体量超常,题材独特,既具佛教庄严神圣之美,又有世俗雕塑之美,既具重要历史、艺术、工艺、社会、宗教文化价值,又在同类风格造像上体量与稀有性无可比拟,堪称佛教造像中的稀世珍宝,值得大家特别关注和期待。

(责任编辑:陈小利)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