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传奇永不落幕的洛克菲勒家族

2017年09月03日 社会万象 暂无评论 阅读 535 views 次
Share

洛克菲勒家族,傳奇永不落幕,帝國仍在延續

 

 

戴維•洛克菲勒

2017年3月20日,全球最年長的億萬富豪戴維•洛克菲勒在美國紐約州的家中逝世,享年101歲。戴維•洛克菲勒的去世,標誌着洛克菲勒家族的歷史又翻過一個篇章。

洛克菲勒家族是美國最顯赫的家族之一,曾縱橫商界、政界、慈善界和藝術界,令任何美國家族都望塵莫及。根據福布斯美國最富有家族排行榜,該家族健在的成員有200人左右,擁有的凈資產總計約110億美元。據福布斯公司估算,戴維•洛克菲勒身家32億美元,位居全球富豪榜第603位。

 

然而,很多人只看到了洛克菲勒家族「富可敵國」的表象,而忽略了他們對於藝術收藏事業的堅持。

據統計,洛克菲勒家族擁有約15000件藏品,其中包括了油畫、瓷器、家具在內的眾多古董,這些藏品總額曾被估計為5億美元。此外,家族還一直贊助營建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

如今,洛克菲勒家族已經是第6代了,而家族的百年收藏事業,是否也會因掌門人戴維•洛克菲勒的逝世而走向消亡?

今天,我們就帶大家了解一下戴維•洛克菲勒和其家族的故事。

祖父締造商業帝國,家族綿延六代不衰

在美國商業界,提起洛克菲勒家族的財富盛名,用「家喻戶曉,婦孺皆知」來形容絕不為過。

從最早的美孚石油公司,到後來的大通銀行、洛克菲勒中心、芝加哥大學、洛克菲勒大學、現代藝術博物館、以及在「9•11」中倒塌的世貿大樓……翻開美國史,洛克菲勒家族無處不在。

 

洛克菲勒家族合影

從洛克菲勒家族神話的創始人約翰•戴維森•洛克菲勒算起,這個美國首屈一指的財富家族,已經繁盛了整整六代。

一位美國作家曾寫過這樣一句話:「百年已過,這個家族在國家的成長過程中鑄造了自己的雄心壯志。」 毫不誇張地說,洛克菲勒家族在過去150年的發展史,就是整個美國歷史的一個精確的縮影,並在一定程度上成為美國國家精神的代表。

 

約翰·戴維森·洛克菲勒

家族創始人約翰•戴維森•洛克菲勒,原本只是一星期掙5美元的乾貨店小職員,但他通過自身的不斷奮鬥,終於成功在1870年創辦標準石油公司。這是美國有史以來第一家壟斷性企業,它牢牢控制着美國的石油業,在其巔峰時期曾一度控制了90%的美國煉油業,而且還在頑強地收購最後的10%。隨後,標準石油公司繼續向海外市場擴張,賺取國外豐富石油資源利潤。

標準石油公司最後定名為美孚石油公司,該公司造就了美國歷史上一個獨特的壟斷時代。洛克菲勒也因其在石油領域讓他人無法企及的地位,被譽為「世界石油大王」。

 

紐約第五大道上的洛克菲勒中心,已經成為紐約和美國的象徵

中國有句老話說「富不過三代」,很多富人財產從積累到潰敗的過程,正如曹雪芹所說,「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而為什麼洛克菲勒家族卻能夠在延綿六代人之後,依然站在財富巔峰閃耀着光芒呢?

這與他們的財富觀念和從小對子女的教育息息相關。崇尚節儉、熱衷創造財富、樂於慈善救助,正是這樣看起來似乎對立的精神狀態,卻使得這個家族形成了在追逐物質之外的更高理念——正如老洛克菲勒所說,「財富是上帝的,而我們只是管家。」

 

洛克菲勒家族一代全家照

家訓嚴格,從小培養投資理財能力

戴維•洛克菲勒是洛克菲勒家族的第三代,是兄弟中最小的一個,也是最出色能幹的一個。他的事業不在石油上,而在大名鼎鼎、位列世界十大銀行第六位的曼哈頓銀行上。他任該銀行執行委員會主席兼總經理以後,使該銀行從資金20億美元上升到資產凈值達34億美元。

 

戴維·洛克菲勒

1915年6月12日,戴維•洛克菲勒在紐約曼哈頓出生,他出生的那套9層住宅樓在當時堪稱紐約最大的私人住宅。

當時,他家雖已有億萬財產,可孩子們每周只能得到三角的零用錢,同時每人還必須準備一個小賬本,按父親的要求將三角錢的使用去向登記在上面,經檢查後,如果使用合理,還能得到獎勵。

孩子們得到的零用錢隨着年齡的增長而增長:十一二歲時,每周能得到一美元,十五歲時,每周能得到兩美元左右。因此戴維長大後離開家時,已擁有許多賬本。戴維的父親為了教育孩子從小懂得金錢的價值,故意將孩子們處於經濟壓力之下。

 

1967年11月28日,戴維·洛克菲勒(左一)與其家族的四位兄弟(右一至右三、左二)的合影。

零用錢很有限,如果想多點怎麼辦?方法只有一個,自己去掙。

戴維小的時候就知道從家庭雜物中掙錢:捉住閣樓上的老鼠,每隻可掙五分錢,而劈柴禾、拔雜草等雜活則按照時間來計算工錢。戴維有一招更絕,他設法取得了為全家擦皮鞋的特許權。然而,他必須在清晨六點以前起床,以便在全家人起床前完成工作,擦一雙皮鞋五分錢,一雙長統靴一角錢。

 

洛克菲勒家族前三代人合影

戴維在童年時代穿着和僱工一樣的普通衣服,生活既簡單樸素又緊張而快樂。他有一位大學時的同學,是位大手大腳花錢的富家子弟,甚至可以在開口索要之前就能獲得他想要的東西。可戴維說:「他是我認識的最不幸的人,他結了三次婚,換了數次工作,永遠也不會發揮自己的能力。」

身處資源權力核心,延續家族影響力

儘管嚴格的家訓使得戴維•洛克菲勒從幼年開始就形成了節儉精明的作風,但顯赫的家族也使他從小就能夠接受最好的教育資源,接觸全世界的權力核心,從而能夠延續他的家族影響力。

1936年,戴維•洛克菲勒從哈佛大學畢業,拿到學士學位,隨後在倫敦經濟學院學習一年,1940年拿到了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

 

年輕的戴維·洛克菲勒

拿到博士學位後,戴維成為時任紐約市長拉瓜迪亞的秘書。1940年,戴維娶瑪格麗特•麥格拉斯為妻。他倆是在七年前一場舞會上相識的,當時他是哈佛大學新生,而她是紐約市查賓學校的學生。

 

戴維·洛克菲勒與妻子在洛克菲勒大學

1945年,參加過二戰期間在北非和法國戰場戰役的戴維•洛克菲勒以上尉身份退役。

次年,他開始了作為一名銀行家的職業生涯,擔任大通國家銀行的助理經理,這家銀行1955年與曼哈頓銀行公司合併,成立了大通曼哈頓銀行。

 

戴維·洛克菲勒受舅舅之邀在大通銀行工作

戴維成為公司董事長和唯一的行政總裁後,他便將銀行業務擴展到了幾乎每個大洲上,將大通曼哈頓銀行變成了「戴維的銀行」,家族銀行業務迅速崛起。1976年,大通曼哈頓銀行的總運營利潤為1.05億美元,而該行旗下國際部門所貢獻的運營利潤佔據高達80%的比重。

20世紀70年代的經濟危機對大通曼哈頓銀行造成重大打擊。彼時,紐約市由於經濟滯漲和市政開支入不敷出而處於破產邊緣,這時戴維挺身而出,聯合聯邦政府、州政府和市政府與該市商界領袖一起制定援助刺激計劃,並建議紐約應修建世界貿易中心。

 

 

和中國淵源頗深,捐建協和醫學院

戴維•洛克菲勒繼承了巨大的財富,並且成功地把財富的培育和世界政治格局的走向密切相連,他親身參與了很多改變世界格局的重要訪問,將影響滲透到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

 

戴維·洛克菲勒與基辛格

在冷戰時期,他造訪前蘇聯,跟赫魯曉夫和戈爾巴喬夫都有過直接而鋒利的面對面交流。

他也是第一批在中美關係開始解凍後的1973年到訪中國的資本家,還是在改革開放之初跟中國密切接觸,並成功開展商務活動的國際金融家。

戴維•洛克菲勒曾多次訪華,他跟周恩來、鄧小平等中國領導人的交往,跟當時的國家副主席榮毅仁的深厚友誼,加深了他對中國這片土地的感情。中國領導人訪問美國時,他也多次出席相關活動。他利用自己在美國工商界、政界的影響力,為中美關係發展作出了貢獻。

 

戴維·洛克菲勒與周恩來總理會晤

而洛克菲勒家族與中國的淵源就更加長遠了。早在1863年,家族創始人、年僅24歲的約翰•洛克菲勒將他的第一桶煤油賣到了中國。

1914年,專注慈善的洛克菲勒基金會剛成立不久,便派出了中國考察團。對社會狀況、教育、衛生、醫學校、醫院進行了細緻的考察。三次考察的結果讓洛克菲勒基金會下定決心,在中國的首都北京創辦一所集教學、臨床、科研於一體的高標準醫學院——這就是後來的協和醫學院。

 

小約翰·洛克菲勒(前排黑西裝者)與籌建協和醫學院的同事們

洛克菲勒基金會還斥資捐助13所綜合性大學,以提高其教學水平,過程整整持續八年。這其中最大的資助對象是當時中國的世界級一流大學——燕京大學。

 

上個世紀初期的協和醫學院

父輩涉獵藝術收藏,母親創建MoMA

洛克菲勒家族的成功,離不開其成員間相互獨立,而又彼此團結的關係,而家族長遠的生命力,又離不開對藝術、文化的不倦追求。

 

戴維·洛克菲勒(左三)和他的父兄們

據統計,洛克菲勒家族擁有約15000件藏品,其中包括了油畫以及諸如瓷器、家具在內的眾多古董,這些藏品總額曾被估計為5億美元。

藏品中很大一部分是中國文物藝術品,比如北魏鎏金銅佛像、唐代漢白玉菩薩立姿像、元代青花蕉石麒麟紋大盤和康熙素三彩方瓶等等。

 

北魏鎏金銅佛像,洛克菲勒家族收藏

2013年中國收藏圈曾有過一件轟動事件,3月20日亮相紐約佳士得拍賣場的青銅器「皿方罍」,被來自湖南的收藏家群體提出聯合洽購,佳士得經與「皿方罍」當前所有者溝通後達成拍賣前的成功洽購,最終湖南藏家們將「皿方罍」捐獻給了湖南博物館。這件「皿方罍」就曾經是洛克菲勒家族的收藏。

 

皿方罍,曾被洛克菲勒家族收藏

洛克菲勒家族真正開始涉獵藝術收藏領域,是從家族第二代繼承人小約翰•洛克菲勒和他的妻子開始的。

小約翰不愛奢侈品,卻與妻子阿比•洛克菲勒一樣,是一位忠實的收藏愛好者。

 

小洛克菲勒與妻子阿比·洛克菲勒

因為家族與中國的淵源,小約翰偏愛中國的明清瓷器,在戴維•洛克菲勒的記憶中,經常浮現一幅畫面:父親拿着放大鏡,仔細查看那些打算買入的瓷器,確保它們沒有破裂或經過修復。

1911年,小約翰與妻子搬進了當時紐約市最大的私人住所,那是一棟九層樓的住宅區,在裝修新家時,為了尋找家具和裝飾物,小約翰光顧了很多陶瓷店鋪,在杜維恩兄弟的店鋪里,他買了一堆高大的中國「黑山楂釉」花瓶。

 

元代青花蕉石麒麟紋大盤,洛克菲勒家族收藏

那次交易成了星星之火,在此後的半個世紀裏,小約翰買了超過400件中國瓷器,總計花費超過1000萬美元。

1915年,也就是戴維•洛克菲勒出生的那一年,杜維恩兄弟宣佈出售一批摩根氏的遺產中國瓷器。小約翰立刻向父親借錢,準備買下,對於父親的擔心,他在信中寫道:

「我從未在馬匹、遊艇、汽車或其他愚蠢的奢侈品上浪費過錢財,我的唯一嗜好就是那些瓷器——那是我唯一不在乎花錢的地方。」

父親被他的執着感動,拿出了相當於200萬美元的證券支持他的收藏事業。

 

老約翰·洛克菲勒和兒子小約翰·洛克菲勒

1917年,洛克菲勒家族總共花費1200萬美元,在中國獨資興建了亞洲最現代化醫學中心——北京協和醫學院(PUMC)和附屬醫院。1921年9月,洛克菲勒二世夫婦利用主持協和醫院的竣工儀式之際,花費3個月的時間進行亞洲之旅。

 

1917年9月24日舉行的北京協和醫學院奠基儀式

夫婦二人的行跡至中國、日本、韓國、泰國、越南等地。旅行結束後,阿比帶回了令人大開眼界的亞洲藝術名品,特別是佛教藝術品。她甚至把家裏的12號房間稱為「佛堂」,那裏放滿了佛像和觀音像,瀰漫着濃厚的燃香味。

但比起小約翰,阿比在收藏上的取向更為兼容並蓄。她還喜歡中國、朝鮮的高古陶器和雕塑,以及歐美當代藝術作品。

16世紀尼泊爾王朝 鍍金銅合金佛像 美國亞洲協會博物館收藏

雖然品味不同,小約翰也從未反對妻子的選擇。在妻子被殘缺卻昂貴的唐代大理石觀音像深深吸引時,雖然小約翰有些躊躇不決,但為了「表示對妻子感情的尊重」,他依舊花重金將兩尊觀音像買下。

其中一件唐代漢白玉菩薩立姿像,成為了洛克菲勒家族引以為傲的亞洲雕塑曠世名品。

 

唐代漢白玉菩薩立姿像,洛克菲勒家族收藏

這件出自河北定州郊區靈岩寺的等身大小的唐代漢白玉菩薩身軀(通高180.3厘米),瓔珞華麗,雙手殘缺,長裙輕薄柔軟,帔帛繞身,娉婷腰肢扭轉輕移,肩臂右傾,配合垂曳動勢衣紋,形成婀娜的三曲式S形。

1935年,這件雕像也送到倫敦參加「中國藝術國際博覽會」,與會的藝術界、學術界交相讚譽,稱之為中國傳世最美的雕塑作品,足以和最佳的希臘雕塑媲美。

在夫婦倆的努力下,九層房屋寬敞的空間裏,藏品越來越多。戴維曾回憶說:「房間裏面到處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品。」

 

康熙素三彩方瓶,洛克菲勒家族舊藏

1928年,他們的九層住宅樓被拆除,在那片土地上,建成了一座博物館的室外花園。這座博物館,便是現在位於曼哈頓的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阿比就是這座博物館的主要贊助人。因此,洛克菲勒家族內部稱其為「母親的博物館」。

 

上世紀20年代的現代藝術博物館。

之後的十年里,現代藝術博物館遷移了三次,直到1939年5月10日才正式在目前的館址安居。博物館也逐漸蓬勃發展,從最開始的只有9件藏品,發展到20多萬件。

館內收藏並展出的最著名的藝術品,包括:梵高的《星空》、達利的《記憶的永恆》、畢加索的《亞威農的少女》、馬蒂斯的《舞蹈》等等。

 

梵高《星空》,1889年,現代藝術博物館收藏

此外還有不少美國現代藝術家的經典作品,如傑克森•波洛克、喬治亞•歐姬芙、辛蒂•雪曼、愛德華•霍普、安迪•沃荷、尚•米榭•巴斯奇亞、岑克•克羅斯、雷夫•巴格許與賈斯培•瓊斯。現代藝術博物館同時也是將攝影藝術納入館藏的重要機構,收入了不少新聞攝影與藝術攝影的傑作,並將這一範圍擴展到電影領域,使MOMA成為美國電影與影片收藏的重鎮。

 

達利《記憶的永恆》,1931年,現代藝術博物館收藏

家族收藏惠利後人,藝術傳奇永不落幕

小約翰夫婦的6個子女,除了姐姐芭布斯最大,其他都是男孩,從大到小分別是約翰、納爾遜、勞倫斯、溫斯羅普和戴維(納爾遜後來成為了副總統、勞倫斯成為風險投資的先驅、而戴維成為一個卓越的銀行家)。在父母的影響下,他們對藝術品都有很深的感情,除了在遺產中獲得的藝術品外,他們也時常擴大自己的收藏。

戴維的大哥洛克菲勒三世的愛好更像母親艾比,熱愛藝術與慈善。1942年7月,洛克菲勒三世加入了海軍,他擔任指揮官辦公室首席海軍少尉,並為一個跨部門專責小組工作,專門規劃對日本的戰後政策。

 

 

1945年退役後,他憑藉戰時經驗,被任命為文化顧問,主要考慮如何改善美日關係。因此,洛克菲勒三世會密切關注日本在亞洲的所有活動,也多次訪問日本。其間與出光美術館創辦人出光佐三結為至交,認識日本前首相吉田茂的女婿、中國和韓國瓷器收藏大家麻生太賀吉,漸次走入收藏領域,並在1956年於紐約成立亞洲協會。

 

 

1963年起,洛克菲勒三世聘請克利夫蘭美術館館長李雪曼為藝術顧問,全面搜求東方美術名品。到20世紀60年代,洛克菲勒三世和他的妻子布蘭切特成為了亞洲和美國藝術最主要的收藏者。洛克菲勒三世認為自己在做一個藝術的暫時保管工作,最後,他所有的收藏都會捐給公眾。

 

 

1978年洛克菲勒三世去世後,他的夫人將兩人30年心血集藏的Gem-Like Collections、258件亞洲文物精華名品,包括中國官窯瓷器,印度、東南亞雕塑,日本浮世繪版畫、織品等,捐贈給他一手創立的亞洲協會,經由公開展示,讓世人窺究不同國別亞洲世界各時代的藝術臻品。

 

景德鎮窯瓷盤,明代正德年間,洛克菲勒三世收藏

而戴維•洛克菲勒本人超前的潮流嗅覺,與家族性的藝術薰陶,則開創了企業藝術收藏先河。

1959年,戴維• 洛科菲勒建立了摩根大通企業收藏機構,通過藝術評估委員會收藏作品,如今在全球450個分公司展示超過3萬件作品;而紐約亞洲協會則成為促進美國與亞洲之間文化、藝術交流的民間交流組織,並建立了11個海外分會,亞洲協會香港中心於1990年成立,成為紐約之後的海外首家。

 

戴維•洛克菲勒

戴維•洛克菲勒對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同樣有卓越貢獻。

20世紀40年代末,他替代母親,成為了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董事會的成員,並最終出任董事會主席。

 

戴維•洛克菲勒

2007年,戴維在紐約蘇富比以7284萬美元出售了自己收藏了47年之久的羅斯科1950年的作品《White Center (Yellow, Pink, and Lavender on Rose)》。要知道,他最早從MoMA聯合創辦人Lillie P. Bliss的侄女手中買下這件作品的時候,花費還不到1萬美元。

 

2007年,戴維在紐約蘇富比以7284萬美元出售了自己收藏了47年之久的羅斯科1950年的作品《White Center (Yellow, Pink, and Lavender on Rose)》。

戴維承認藝術收藏能夠帶來收益,也表示初衷是出於培養深厚的企業文化的考慮。進入一個新的領域,嘗試一種新的可能。

2015年6月,MoMA宣佈收藏全球第一面彩虹旗。全球第一面彩虹旗由手工染色製成,共有八種顏色:粉紅是性別、紅是生命、橙是治癒、黃是陽光、綠是自然、藍綠是藝術與魔術、靛藍是和諧與寧靜、紫則代表精神。

 

全球第一面彩虹旗

同年,在戴維•洛克菲勒100歲生日之際,他向MoMA捐贈了1億美元,創造了當時的歷史捐贈紀錄。在MoMA館藏的作品當中,塞尚、高更、馬蒂斯、以及畢加索的作品,都悉數來自他的捐贈。

戴維•洛克菲勒曾說:「我給了現代藝術博物館很多偉大的油畫,我還會給更多。」

 

戴維•洛克菲勒

前紐約市長布隆伯格在對戴維•洛克菲勒去世發表的聲明中寫道:「沒有戴維的領導和慷慨捐贈,現代藝術博物館就不會取得現在的成就。」

希拉里在致哀聲明中這樣稱讚戴維•洛克菲勒:「他為美國的人文藝術提供了巨大的支持,讓全國不同社區數以百萬計人有機會體驗我們國家在繪畫、舞蹈、音樂等方面的眾多遺產。」

如今,洛克菲勒家族已經是第6代了,他們仍然在各個領域非常出色並一直保持着對藝術收藏的興趣。

 

洛克菲勒家族莊園內有豐富的藝術收藏

除了建立和贊助MOMA,洛克菲勒家族的豐富收藏或以非盈利組織名義、或以私人名義進行展出。他們在藝術收藏領域的努力,不僅使自己的子孫和家族從中得益,更對世人的藝術教育產生了及其重要的影響。他們的財力得以惠利於後人,從這個意義上說,洛克菲勒家族是不朽的。

傳奇永不落幕,帝國仍在延續。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