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商业神童的女婿 是川普重要的军师

2016年11月09日 国际与社区新闻, 社会万象 暂无评论 阅读 132 views 次
Share

杰瑞德·库什纳,35岁,家族房地产公司的CEO和《纽约观察家》出版商,人称商业神童,他娶了伊万卡·特朗普。马克·梅兹文斯基,38岁,曾就职于高盛八年,后创立$3.26亿Eaglevale Partners对冲基金,但由于希腊债务赌注下跌了3.6%。他娶了切尔西·克林顿。

不过梅兹文斯基基本没有参与希拉里的竞选活动,而库什纳却是特朗普的重要军师,这一切都缘起于去年:特朗普邀请女婿一同乘坐“特朗普一号”飞机前往伊利诺伊竞选。面对现场过万群众特朗普呐喊,“你愿意让谁给你代言?”人群中爆发出山呼海啸“特朗普!”令长期同企业大亨和富家子弟打交道的杰瑞德狠狠刷新了三观:站在他岳父一边,就是站在人民的一边,正义感油然而生。

从此,尽管并未在特朗普竞选阵营中担任正式职务,但在杰瑞德的协助下,特朗普理顺、修复了一些重要人物的关系,包括传媒大亨、Fox news创始人默多克。杰瑞德在幕后和伊万卡联同两个大舅子更换了竞选经理,接管了竞选事务。

另外,身为犹太人的杰瑞德还帮助特朗普提出促进与以色列关系的具体政策,其名下报纸的政治编辑协助起草了演说稿,还建议特朗普抛弃张嘴就来的大炮风格,在演讲中使用提示器。以色列驻美大使罗恩·德默尔和特朗普进行沟通,两次都先通过杰瑞德,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特朗普见面,杰瑞德也起了重要作用。

捐赠者、政策专家和政党领袖找上门来,把他当作共和党候选人的看门人。特朗普向来标榜自己才是他自己最好的顾问,但重视家人的看法更甚于政界专业人士的特朗普现在随时都会联系杰瑞德,听取他的意见。

正是特朗普的竞选,让这位低调、沉敛的年轻富商的故事浮上水面:

商业神童

杰瑞德·库什纳(Jared Corey Kushner),1981年1月10日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虽然特朗普家族在美国的媒体曝光率远超过库什纳家族,但其实后者的财富实力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库什纳家族是新泽西州的望族,当地还有库什纳犹太学院和高中,学校以杰瑞德的祖父母命名,他们是波兰犹太人大屠杀的幸存者,千辛万苦逃到美国,祖辈的苦难现在已成了后代的一个护身符。

杰瑞德的祖父是个木匠,只会说一点英语,在新泽西做建筑工,攒了钱开发房地产,到1985年去世时,建造了约4000间公寓。杰瑞德的父亲和祖父的兢兢业业不同,是个冒险主义者,不怕贷款和杠杆经营,接手家族生意后不到十年,成为了东海岸最大的私人地主之一,公司资产估值十亿美元。

杰瑞德是四个兄弟姐妹里的老大,小时候其他同龄人周末去看橄榄球赛,他则会跟着父亲去工地看项目;暑假其他小孩被送到夏令营,他则必须找份暑期工来干。杰瑞德的父亲经常单独带着小杰瑞德,有时还有杰瑞德的弟弟约书亚,出席各种生意场合,甚至和议员、外交委员见面,让他们观察学习父亲的一切行事做法。

犹太父母的教育出了名的严格,不输中国人,杰瑞德的母亲也是位“虎妈”,上小学时,杰瑞德有次考试成绩很差想蒙混过关,但他的妈妈从其他家长那里收到风后,问他怎么不考好还不告诉父母,他回答说是因为老师不喜欢他。虎妈马上斩钉截铁地说,“让老师喜欢就是你必须的责任!”

从那时开始,杰瑞德明白,在家里,老师永远是对的,他必须认真学习,因为:

“你不能总指望你的父母总在你身后无条件支持你,总指望世界变成你想要的状态。”

成绩优秀的杰瑞德进入哈佛就读,大一时就加入了政治协会,这可是未来华盛顿官员们的精英营,在一个大家都穿T恤短裤的校园里,他穿的是正装衬衫和潮牌 7 for All Mankind,别人都在游手好闲,他坐在学校的礼堂阅读纽约商业报,甚至在课下展开实习“买买买”,购入附近市区大楼改造为公寓出售,获利超过2000万美金。

但当他正成为冉冉上升的新星,以优等成绩在哈佛毕业,同时攻读纽约大学的MBA和法律双硕士学位时,他的父亲却锒铛入狱,家族面临覆灭的危机。

老爸入狱

这个故事阴谋论犹如纸牌屋,洒狗血堪比TVB剧。

2004年,当时的州长提名杰瑞德的父亲查尔斯任纽约新泽西航港局主席,这样一来,世贸中心重建工程价值几十亿美金的政府合同就有可能交到库什纳家族手里,但没想到后院起火,杰瑞德的伯伯姑姑们却向法院起诉查尔斯用公司资金进行政治捐款,提名被取消。查尔斯一怒之下,雇了个妓女设计报复妹夫,假称车子抛锚,“钓鱼”妹夫在公路旅馆开房,用装在闹钟里的摄像头拍下床照发给妹妹,妹妹把照片上交给联邦当局,查尔斯库什纳以干扰证人等18项罪名被判入狱两年,老库什纳家族分崩离析。

当时杰瑞德的弟弟约书亚刚上哈佛,另两个妹妹也还小,23岁的杰瑞德必须马上接过家庭的重担。面对父亲、家族的身败名裂,杰瑞德的态度很直接:放低姿态,集中力量。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还在攻读硕士的杰瑞德成为了家族企业的代言人。周一到周五完成学业,经营家族生意,每天都给母亲打电话,每个周末都从纽约飞到阿拉巴马州探访狱中的父亲,工作日,白天巡视工地,晚上学习,在好几年的时间里,一直随身携带使用父亲在狱中为他制作的一个钱包。

没想到,逆境激发能量,在短短几年内,库什纳公司在杰瑞德的经营下实现了盖茨比式的东山再起,24岁那年,杰瑞德大胆决策:离开新泽西,把公司迁往纽约发展。

2006年,25岁的杰瑞德用约1000万美元家族基金买下老牌报业《纽约观察家》媒体集团。同年底,集团花费18亿美元买下位于曼哈顿中城41层高的五大道666号办公大楼,创造了当时全美独栋办公大楼成交价最高纪录。并将其租给手工艺品交易网站Esty和众创空间WeWork这样德时髦科技公司。
2007年,集团卖给AIG集团总价值19亿美元的项目组合。
2008年,杰瑞德正式出任库什纳地产公司(Kushner Properties)CEO一职。
2009年,与弟弟约书亚共同创建Thrive资本,专注于媒体、网络公司的风险投资,并成为Instagram的大股东。
2011年,集团成为在美国最活跃的公寓楼买家,共购得超过1.1万栋公寓。
2012年《纽约观察家》在他的经营下业绩出现好转,2013年时收入已经是当初买下时的2.5倍,他也开始被外界贴上“传媒大亨”这样的标签。
2014年,库什纳地产完成了价值20多亿美元的交易。
2015年,杰瑞德被《财富》杂志评选为“40位40岁以下最具影响力商业人物”。

和热爱制造冲突的岳父不同,脸带酒窝的杰瑞德是一个温和的人。一次,在和众创空间WeWork谈判中,戴着斯沃琪手表的杰瑞德开玩笑地提了一个非常规的建议:扳手腕。杰瑞德输了,但僵局也打破了,成功拿下该项目。

身为“富二代”,仅仅守住家业、停止打拼对杰瑞德来说就是浪费,甚至是一种悲哀。他认为父母对他的最大影响就是让他知道,不要认为已拥有的东西是理所当然,杰瑞德说,

“我总是对能够秉承所有并且能继续发扬光大的人持有敬意。”

黄金伴侣

2005年,伊万卡特朗普,曾经的名模、特朗普集团副总裁,经一位地产中间人介绍认识杰瑞德,本来想着一起谋划合作,没想到两人一见倾心。之前杰瑞德和一位身家亿万的对冲基金经理的女儿在一起;而伊万卡则曾和社会名流贝尔曼约过会。

两人同年,都时髦俊美,伊万卡身高180,杰瑞德196,伊万卡更是全美著名的超级美女,用特朗普的话来说:“你知道这世上公认的最美的姑娘是谁吗?就是我生的,伊万卡啊,就是我的女儿伊万卡。身高六英尺,身材一级棒。”

伊万卡从小见识了各种不靠谱的花花公子(包括她那逗逼老爸),很清楚真正的优质世家子弟是怎样的,正像她在杂志采访时说,“能遇到这么好的一个新泽西男孩,一个真正善良的人实在是太难得了,我并不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实在是幸运!”

但库什纳家族是个非常典型的犹太家庭,希望犹太女子做儿媳,伊万卡很受伤地感觉杰瑞德没有坚定地站在她的一边对抗父母,2008年,这对情侣分手了,这对黄金伴侣就此黄了吗?

这时我们的邓文迪大姐登场了,对,撮合过犹太富商VIvi和国际章的邓大姐给杰瑞德打电话说,亲爱的你工作太拼命了,周末来我们游船玩一下吧。

当杰瑞德登上默多克的游艇才发现,伊万卡也在。邓大姐成功证明了自己的社交价值,即使在和默多克离婚后,还和伊万卡夫妇,杰瑞德的弟弟约书亚,2014年crain评出的科技新贵,以及著名的会编程的名模女友KK,一众名流一起观赏美网。

复合后,杰瑞德给伊万卡买了一枚5.22克拉的伊万卡特朗普自己品牌的钻石订婚戒指(犹太人太懂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另外,身为犹太人的杰瑞德还帮助特朗普提出促进与以色列关系的具体政策,其名下报纸的政治编辑协助起草了演说稿,还建议特朗普抛弃张嘴就来的大炮风格,在演讲中使用提示器。以色列驻美大使罗恩·德默尔和特朗普进行沟通,两次都先通过杰瑞德,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特朗普见面,杰瑞德也起了重要作用。

捐赠者、政策专家和政党领袖找上门来,把他当作共和党候选人的看门人。特朗普向来标榜自己才是他自己最好的顾问,但重视家人的看法更甚于政界专业人士的特朗普现在随时都会联系杰瑞德,听取他的意见。

正是特朗普的竞选,让这位低调、沉敛的年轻富商的故事浮上水面:

商业神童

杰瑞德·库什纳(Jared Corey Kushner),1981年1月10日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虽然特朗普家族在美国的媒体曝光率远超过库什纳家族,但其实后者的财富实力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库什纳家族是新泽西州的望族,当地还有库什纳犹太学院和高中,学校以杰瑞德的祖父母命名,他们是波兰犹太人大屠杀的幸存者,千辛万苦逃到美国,祖辈的苦难现在已成了后代的一个护身符。

杰瑞德的祖父是个木匠,只会说一点英语,在新泽西做建筑工,攒了钱开发房地产,到1985年去世时,建造了约4000间公寓。杰瑞德的父亲和祖父的兢兢业业不同,是个冒险主义者,不怕贷款和杠杆经营,接手家族生意后不到十年,成为了东海岸最大的私人地主之一,公司资产估值十亿美元。

杰瑞德是四个兄弟姐妹里的老大,小时候其他同龄人周末去看橄榄球赛,他则会跟着父亲去工地看项目;暑假其他小孩被送到夏令营,他则必须找份暑期工来干。杰瑞德的父亲经常单独带着小杰瑞德,有时还有杰瑞德的弟弟约书亚,出席各种生意场合,甚至和议员、外交委员见面,让他们观察学习父亲的一切行事做法。

犹太父母的教育出了名的严格,不输中国人,杰瑞德的母亲也是位“虎妈”,上小学时,杰瑞德有次考试成绩很差想蒙混过关,但他的妈妈从其他家长那里收到风后,问他怎么不考好还不告诉父母,他回答说是因为老师不喜欢他。虎妈马上斩钉截铁地说,“让老师喜欢就是你必须的责任!”

从那时开始,杰瑞德明白,在家里,老师永远是对的,他必须认真学习,因为:

“你不能总指望你的父母总在你身后无条件支持你,总指望世界变成你想要的状态。”

成绩优秀的杰瑞德进入哈佛就读,大一时就加入了政治协会,这可是未来华盛顿官员们的精英营,在一个大家都穿T恤短裤的校园里,他穿的是正装衬衫和潮牌 7 for All Mankind,别人都在游手好闲,他坐在学校的礼堂阅读纽约商业报,甚至在课下展开实习“买买买”,购入附近市区大楼改造为公寓出售,获利超过2000万美金。

但当他正成为冉冉上升的新星,以优等成绩在哈佛毕业,同时攻读纽约大学的MBA和法律双硕士学位时,他的父亲却锒铛入狱,家族面临覆灭的危机。

老爸入狱

这个故事阴谋论犹如纸牌屋,洒狗血堪比TVB剧。

2004年,当时的州长提名杰瑞德的父亲查尔斯任纽约新泽西航港局主席,这样一来,世贸中心重建工程价值几十亿美金的政府合同就有可能交到库什纳家族手里,但没想到后院起火,杰瑞德的伯伯姑姑们却向法院起诉查尔斯用公司资金进行政治捐款,提名被取消。查尔斯一怒之下,雇了个妓女设计报复妹夫,假称车子抛锚,“钓鱼”妹夫在公路旅馆开房,用装在闹钟里的摄像头拍下床照发给妹妹,妹妹把照片上交给联邦当局,查尔斯库什纳以干扰证人等18项罪名被判入狱两年,老库什纳家族分崩离析。

当时杰瑞德的弟弟约书亚刚上哈佛,另两个妹妹也还小,23岁的杰瑞德必须马上接过家庭的重担。面对父亲、家族的身败名裂,杰瑞德的态度很直接:放低姿态,集中力量。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还在攻读硕士的杰瑞德成为了家族企业的代言人。周一到周五完成学业,经营家族生意,每天都给母亲打电话,每个周末都从纽约飞到阿拉巴马州探访狱中的父亲,工作日,白天巡视工地,晚上学习,在好几年的时间里,一直随身携带使用父亲在狱中为他制作的一个钱包。

没想到,逆境激发能量,在短短几年内,库什纳公司在杰瑞德的经营下实现了盖茨比式的东山再起,24岁那年,杰瑞德大胆决策:离开新泽西,把公司迁往纽约发展。

2006年,25岁的杰瑞德用约1000万美元家族基金买下老牌报业《纽约观察家》媒体集团。同年底,集团花费18亿美元买下位于曼哈顿中城41层高的五大道666号办公大楼,创造了当时全美独栋办公大楼成交价最高纪录。并将其租给手工艺品交易网站Esty和众创空间WeWork这样德时髦科技公司。
2007年,集团卖给AIG集团总价值19亿美元的项目组合。
2008年,杰瑞德正式出任库什纳地产公司(Kushner Properties)CEO一职。
2009年,与弟弟约书亚共同创建Thrive资本,专注于媒体、网络公司的风险投资,并成为Instagram的大股东。
2011年,集团成为在美国最活跃的公寓楼买家,共购得超过1.1万栋公寓。
2012年《纽约观察家》在他的经营下业绩出现好转,2013年时收入已经是当初买下时的2.5倍,他也开始被外界贴上“传媒大亨”这样的标签。
2014年,库什纳地产完成了价值20多亿美元的交易。
2015年,杰瑞德被《财富》杂志评选为“40位40岁以下最具影响力商业人物”。

和热爱制造冲突的岳父不同,脸带酒窝的杰瑞德是一个温和的人。一次,在和众创空间WeWork谈判中,戴着斯沃琪手表的杰瑞德开玩笑地提了一个非常规的建议:扳手腕。杰瑞德输了,但僵局也打破了,成功拿下该项目。

身为“富二代”,仅仅守住家业、停止打拼对杰瑞德来说就是浪费,甚至是一种悲哀。他认为父母对他的最大影响就是让他知道,不要认为已拥有的东西是理所当然,杰瑞德说,

“我总是对能够秉承所有并且能继续发扬光大的人持有敬意。”
在给以美国总统Theodore命名的新生儿行洗礼时,杰瑞德对这个大选年降生寄予厚望的小儿子如此祝福:

“愿生活有一定艰辛,让你能获得成长,但又不会过度辛苦,以致压垮你。”

2015年,杰瑞德的名字出现在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的捐助人名单上,他们还向耶路撒冷一家医学院捐赠了2000万美元,杰瑞德和被誉为今后也可以出来选总统的伊万卡还筹划大选后建立一个特朗普电视台(Trump TV),以大选赢得的巨量关注建立自己的媒体矩阵。

现在,库什纳一边忙于陪着特朗普到处飞,一边忙着应对连串的竞选电话和会议,他对自己的房地产帝国投入的时间比过去少得多。

他的岳父对此当然没有意见,“尽管他在商业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他有着正确的优先考量顺序——家庭第一。”特朗普在一份声明中称赞道:

“杰瑞德是一个大气、大胆的思想者(a big and bold thinker),一个非常出色的女婿,我们的关系非常密切。”imageimageimageimage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