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游洛克菲勒荘园 鉴赏顶级艺术收藏品

2017年09月03日 收藏与鉴赏 暂无评论 阅读 528 views 次
Share

法拉盛网组织游洛克菲勒荘园、一进入主楼、左右 各有两组唐三彩、收藏体现出非常浓郁的中国元素: 明清陶瓷、木雕门神,明清家具等!地下室藏了相当数量的毕加索、Andy Warhol 画作、还有一组毕加挂毯(禁止拍照、 )花园中收藏了很多大师级的著名雕塑,洛克菲勒二世夫人阿比是MoMA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主要赞助人!看完这些便会意识到该家族的象征符号绝不只是财富!

东岸的“老钱”的概念一层意思是和西岸近些年乘IT和新科技之风积累了巨额财富的“新贵”相对应的名词。

 

 

豪宅,豪车,大手笔的艺术收藏是硬币的一面,另一面的低调节俭,慈善公益,所有的这些关于东岸“老钱”的典型标签,纽约以北四十公里,老钱中最有钱的洛克菲勒家族的庄园之一,Sleepy Hollow 的 Kykuit 都可以找到痕迹和答案。

 

 

美国版的知乎 Quora 上有一个博人眼球的问题 “What ar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old money east coast culture?” 东岸的“老钱”的概念一层意思是和西岸近些年乘IT和新科技之风积累了巨额财富的“新贵”相对应的名词, 而另一层的意思则是取其低调做派,和浮夸炫耀,豪宅豪车的暴发户的作风对比。

回答中有说自己在新英格兰地区上学,自己的同学有来自于这样的家族的,这些孩子们的特征就是着装普通但是质地裁剪都非常好,没有任何特别新,特别闪耀,特别跟风时尚的着装;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他们的家庭装饰,车……好比《红楼梦》里屡次出现的“半旧”的字眼。

也有回答说,用一句典型的话概括就是 “high thinking, low living”,花钱在教育,慈善,旅游, 探索自己的爱好上,而不是表面的衣服,车,豪宅。而另外一个人马上跳出来反驳说,老钱低调成熟传统什么的做派都是贴标签的行为(Sterotype),这个阶层一样有炫耀浮夸,一掷千金的败家子。

豪宅,豪车,大手笔的艺术收藏是硬币的一面,另一面的低调节俭,慈善公益,所有的这些关于东岸“老钱”的典型标签,纽约以北四十公里,老钱中最有钱的洛克菲勒家族的庄园之一,Sleepy Hollow 的 Kykuit 都可以找到痕迹和答案。

换句话说,在 Kykuit,就像看《红楼梦》一样,你想看到那一面,就看到那一面。

 

Kykuit 是荷兰语,意思是“远望”。Sleepy Hollow 南边一点就是 Tarrytown,在哈德逊河谷东岸的这一片的地区最开始来的欧洲移民是荷兰的农民,渔夫和猎手。Tarrytown 名字的来历就是荷兰语的小麦镇的英语音译(Terwe Town)。十九世纪末,包括洛克菲勒家族第一代老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在内的不少有钱的纽约人都在这一片区域建了自己的宅子。

上期我们到过的美国现代艺术馆 MoMA,就和洛克菲勒家族有着紧密的联系。洛克菲勒家族第二代小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 Jr.)的妻子 Abby 和她的两个朋友提议,找人出钱一手促成了 MoMA 的建立。除了 MoMA,曼哈顿岛上的洛克菲勒中心( Rockefeller Center ),大通银行(Chase)大楼,林肯表演艺术中心(Lincol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之前的世贸双塔( World Trade Center )都和洛克菲勒家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再往全世界范围举几个有名的例子,英国的威廉斯堡古城,法国的凡尔赛宫的重建保护,北京协和医科大学的建立,都和洛克菲勒基金的支持分不开。参观Kykuit的过程中,这些细节一层一层的展开。

 

Kykuit 和其所属领地的大部分土地都被洛克菲勒家族捐给了国家,如今Kykuit属于国家历史遗址,归国家历史保护信托基金会所有(a historic site of the National Trust for Historic Preservation)。参观庄园有五种门票(http://www.hudsonvalley.org/historic-sites/kykuit),我们选了适合第一次参观的游客的两个多小时的经典游(Classic Tour)。

 

网上订好票之后,首先是要提前至少十五分钟到半个小时左右到指定的游客中心报到换票。然后和同一批的其他旅客由讲解人员带领,坐上大巴,进入庄园领地。进入大门后,大巴一直前行,路过很长的高低起伏的绿地丘陵,最后 Kykuit 才出现在我们眼前。

 

今天我们参观的 Kykuit 只是当年辉煌时期的其中很小一部分。整个洛克菲勒家族的这一大片领地叫做Pocantico Hills,最多的时候占地有3510英亩(一个足球场占地大约2英亩,就是一千七百多个足球场),Kykuit 建在 Pocantico Hills 的最高点。顶峰时期领地包括九洞的高尔夫球场,七十五幢房子,七十条私人道路,住着保安,园丁,劳工,有自己的农场,牧场,自己供应食物。现在庄园里还可以见到漂亮的意大利式的喷泉花园,仿凡尔赛的镜廊……后面就是哈德逊河的开阔风景。讲解人员给我们介绍了在走廊里的另外一位上了年纪的工作人员,她父母当年就为洛克菲勒家族工作,她也继续为他们工作过,当员工的孩子长大后继续为家族服务的时候,就能分到领地内的单独住房。她当年分到的住房就在现在庄园外的不远处。如今,这片领地的大部分产业已经捐给纽约州,作为对公众开放的公园,保留地等等,但是还有大概十多个洛克菲勒家族的成员在这一片区域有房产或者居住。

 

进入 Kykuit 之前,导游先让我们注意了走廊两边的抽象化的现代感的雕塑。说是洛克菲勒家族的第三代,曾经担任过美国副总统的 Nelson,住在这时候的布置。(Kykuit 室内不允许拍照,所以我拍的只有室外,想看室内请点这两个链接,里面有官方允许的摄影师拍的一些照片。http://www.hudsonvalley.org/press/images/kykuit-press-images,http://www.topcelebrityhomes.com/2012/02/inside-rockefellers-kykuit-historic.html)

 

Nelson 的父亲小洛克菲勒和他热爱经典艺术收藏的母亲 Abby 在这里居住当家的时期,从世界各地搜罗了很多经典的古董艺术品,而 Nelson 在这里当家的时候,则翻修和重新装饰了豪宅的一些部分,加入了现代艺术的元素。最有代表的部分就是把整个地下室改造成了现代艺术的画廊。走入地下,导游介绍道,所有你在林肯艺术中心能找到的画家,在这里都有他们的作品。最吸引我的是系列毕加索画作的挂毯版。在1955到1975年之间,Nelson 和毕加索协议,挑选了毕加索最有名画作中的十八幅,重新创作成挂毯。毕加索指定了法国的杰奎琳夫人的纺织工作室(Madame Jacqueline de la Baume Dϋrrbach)来承担这个项目。工作室先出卡通版的草稿,然后毕加索批准加工。大幅的挂毯在细节上和颜色上有所变更,和原作相应成趣。在MoMA基本上是镇馆之宝的Girl with Mandolin, Three Musicians都可以在这里看到生动的挂毯版。这些挂毯版的装饰意味更强,比原作更活泼生动。由于这些现代艺术的大家收藏,Kykuit成为现代艺术的一个重要的博物馆,经常和其他博物馆互借藏品,不同时期会有不同的展览。

Nelson 的母亲 Abby 出生于罗德岛,据说是最早签署《五月花号公约》成员之一的后代,在同学家里遇到了小洛克菲勒,后来结婚。前面提到她促成了 MoMA 的建立,没有提到是她还是一个中国艺术品的收藏迷。进入 Kykuit 主厅之前的一个小走廊两边就是唐三彩。男士的书房完全是清明时期的家具,各种粉彩,青瓷的布置。台灯的柱体则是唐汉时期的花瓶。主体客厅的大地毯也是中国18世纪的精工制作,华贵大气。Abby最喜欢也是我觉得最漂亮的藏品在一间有着大落地玻璃窗,可以远眺哈德逊河风景的起居室里,一尊圆润丰美的唐代菩萨像。没有头和手臂,完全可以媲美卢浮宫的断臂维纳斯。厨房旁边还专门有一间瓷器室,陈列来自中国,英国进口的瓷器餐具。通常见到这些级别的文物都是在博物馆里,冰冷和一件件单独陈列在玻璃柜里,这样随意陈列的这些价值连城的文物,和西方的家具装饰有机的融为一体,估计也就独此一家可以见到了。

 

洛克菲勒家族和中国的渊源不仅止于对中国艺术品的爱好和收藏。1913年洛克菲勒基金会在纽约成立,1914年就决定在华资助医学发展,北京协和医院就是这一计划的产物。截至到50年代,资助了协和医院4000万美元。协和是洛克菲勒家族仅次于洛克菲勒大学,芝加哥大学的第三大捐助对象。

老洛克菲勒白手起家,保持着节俭的习惯。在参观一楼的时候,导游说房间和房间之间都有门可以滑出,为了冬天取暖节省能源。想到当时老洛克菲勒名下的标准石油公司,一个石油大亨肯定不会缺燃料,还这么省……老洛克菲勒从标准石油发家,是世界上第一个亿万富翁。据说他的身价如果折合成现在的美元的话,他仍然是历史上到目前为止最富的美国人。Kykuit 是六层建筑,但是有两层是地下室,导游说当时这么建是为了低调,让房子整体看上去不那么宏伟。

 

参观 Kykuit 之前,和同事午饭的时候,我提起了我的周末参观行程。有同事推荐我了一个系列纪录片《The Men Who Built America》,四集六小时讲述了五位白手起家的美国大亨和他们的产业,他们之间的商战怎么塑造了美国现代社会。老洛克菲勒是第二位出场的人物。老洛克菲勒年轻时候,在建立他的炼油厂初期,资金周转不灵,几乎破产。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准备去纽约见这个系列里的第一位大亨,范德堡,当年美国的铁路大王。第一天准备出发的火车没赶上,然后脱轨了,年轻的洛克菲勒躲过大灾,作为一位虔诚的浸信会教徒,坚定了自己的内心,认为自己是负有使命的。自己能赚到的财富都是上帝给予的。在和范德堡的谈判中,大胆签下了协议,保证自己的产品会装满范德堡的火车,尽管当时他并没有这么多产量。拿下合同后,大举收购其他的炼油厂,标准石油最后一步一步垄断了美国的石油行业。在他几十年的商业帝国扩张中,还和剧集里的其他人物,发生过商战或者合作,相互之间使用过各种负面的手段。而人生后半阶段的洛克菲勒,和他的儿子小洛克菲勒一起,进行了长期的慈善活动,捐出了大量的财富。关于老洛克菲勒复杂的一生,传记作家Ron Chernow写道“What makes him problematic—and why he continues to inspire ambivalent reactions—is that his good side was every bit as good as his bad side was bad. Seldom has history produced such a contradictory figure”

 

 

在老洛克菲勒自己的眼里,他信奉的信条其实非常简单, 86岁的时候,他是这样总结的——

I was early taught to work as well as play,
My life has been one long, happy holiday;
Full of work and full of play—
I dropped the worry on the way—
And God was good to me everyday.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