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最贵莫奈诞生!纽约佳士得5.59亿高价拍出名作《干草堆》

2016年11月16日 收藏与鉴赏 暂无评论 阅读 408 views 次
Share

image
【海外】最贵莫奈诞生!纽约佳士得5.59亿高价拍出名作《干草堆》

摘要当地时间11月16日,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以246,344,500美元总成交额收槌,约合人民币16.92亿。莫奈作于1891年的名作《干草堆》以81,447,500美元高价成交,约合人民币5.59亿,刷新了莫奈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 此次上拍佳士得的这幅画作被…
当地时间11月16日,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以246,344,500美元总成交额收槌,约合人民币16.92亿。莫奈作于1891年的名作《干草堆》以81,447,500美元高价成交,约合人民币5.59亿,刷新了莫奈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

此次上拍佳士得的这幅画作被认为是莫奈《干草堆》系列中的巅峰之作。《干草堆》系列约有25幅作品,被视为莫奈五十年生命中难度最高、最破格的作品。虽然他于1880年代末曾尝试创作在不同光线及天气下的风景画,但此前从未创作多幅只以颜色、笔触及气氛区分的作品。现作是《干草堆》系列中形式上最大胆的,属于一套三连作品之中其中一幅,画面描绘一堆干草的特写,部分因至画布边缘而中断,形态与色彩皆超越自然主义的界限。

克劳德·莫奈《干草堆》,72.7 x 92.1cm,1891年

莫奈住在巴黎近郊的吉维尼,只需步出家门便到达西边的Clos Morin农田。他在花园围墙附近竖起画架,向西或西南方远眺便可见农田及远方倚靠塞纳-马恩省河伴的群山峻岭。当地的农民会在收割后将数百捆小麦杆牢牢绑好,迭成15至20尺高的草堆,再加上以茅草织成的圆锥形屋顶,用作贮藏空间,避免收成受潮及被老鼠吃掉,静待春天打谷季节来临。

莫奈及他的画商杜朗‧卢埃尔(Durand-Ruel)于1891年5月展出15幅《干草堆》作品,获得一致好评。至1891年末,他的工作室只剩下两幅《干草堆》作品。现作是美国画商诺德勒(Knoedler)于1891年9月向莫奈购买的五幅作品之一,也是该批作品中唯一仍然由私人藏家收藏的作品。

《干草堆》系列作品现时大多为世界各地大型艺术馆的馆藏,包括奥赛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芝加哥艺术学院及苏格兰国家画廊,只有极少量由私人藏家拥有。近年全球藏家对这位印象派大师的画作求之若渴,令成交价屡破纪录。莫奈于1919年创作的《睡莲池》于2008年6月佳士得伦敦的拍卖会上以8,040万美元成交,远高于原来估价3,500至4,700万美元,成为拍卖史上成交价最高的莫奈作品。

藝術家 克洛德·莫奈
年代 1890-91
類型 布面油畫
大小 60 cm × 100 cm(23 5⁄8 in × 39 3⁄8 in)
位置 芝加哥藝術博物館
《乾草堆》(法语:Les Meules)是法國印象主義畫家克洛德·莫奈的一系列繪畫作品,這些作品都以“乾草堆”為主題,其中主要作品有25幅(威爾頓斯坦索引編號:1266-1290),均為布面油畫,完成於1890年夏末到次年春季。有時候《乾草堆》系列也包含其他的同主題但不同標題的畫作。這一系列作品以其對每天、每季不同時間的光線的敏銳觀察而出名。繪製地點是法國吉維尼莫奈居所附近。

《乾草堆》系列都是莫奈非常出名的作品,現在這些作品大部分收藏於巴黎的奧賽博物館和瑪摩丹美術館,此外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現代藝術博物館、蘇格蘭國家畫廊、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等等世界各地的美術館中也有收藏。[1][2][3][4][5]

目录
背景 编辑
Meules, effet de neige,1890-91,蘇格蘭國家畫廊
顧名思義,這一系列畫作繪製的全部都是乾草堆和谷堆。[6] 諾曼底地區的乾草堆高度一般在15~20英尺(4.6~6.1米)之間,本來鄉間人民用來慶祝豐收的。同時也是一種儲藏稻穀直到其易於和稻桿分離的方法。[7] 這些稻穀被這樣堆積在一起之後,農民們就開始等待打穀機一個村一個村地為他們打穀,因此耗時頗久,常從一年的七月份持續到來年三月。直到聯合收割機普及,這種在諾曼底鄉間存在了一個世紀之久的打穀方法才消失。乾草堆的形狀在不同地區會有差異,但是在吉維尼所在的諾曼底地區通常都是圓形的。

在一次散步中莫奈注意到了這種景觀,便要求女兒布蘭奇幫他帶上兩幅帆布,預計分別用來繪製陰天和晴天的乾草堆,而當時他認為這已經足夠。[8] 但後來他意識到僅憑一兩幅畫並不能很好地表現乾草堆的印象,有願意幫助他的人便運來了整整一手推車的帆布供他繪畫。[9] 此外,實際上一開始莫奈是打算使用現實主義的繪畫技巧來繪製乾草堆,但後來在畫室中改變了主意。[10]

在繪製《乾草堆》系列之前,莫奈的一些早期風景畫(威爾頓斯坦索引編號:900-995,1073)中就出現了乾草堆的身影,在1213-1217號作品中1888年的乾草堆就是主題。[11] 不過儘管一些學者有異議,一般還是認為唯有1266-1290號作品才是真正的《乾草堆》系列。[4]

1888-1889年作品 编辑
這些描繪1888年豐收的作品(1213-5號)被一些學者算入《乾草堆》系列,但這並不是主流觀點。[4][12]
1888-9,布面油畫

1889,布面油畫,希爾斯特德博物館

1888-9,布面油畫

技巧 编辑

《乾草堆》是莫奈的早期作品,它們通過對一個主題進行重複來闡釋大自然時間、季節和天氣變化產生差異,而莫奈在1889年才產生了這些想法。[13] 雖然表面上繪製的全部都是一樣的乾草堆,但潛在的主題是瞬息萬變的光線,大量的重複使得莫奈得以對精密的光線進行深入的研究。[14] 這一系列作品中的第一幅始繪於1890年9月末或10月初。[10] 雖然莫奈常毀掉他不滿意的作品,但《乾草堆》系列全都完好地保存了下來。[15]

在繪製這一系列畫的時候,莫奈也同時進行著其他作品的創作,因此每日都很早就開始工作,有時在早上三點就起床了。[16] 隨著早上和中午光線漸變,莫奈在不同時間繪製不同的作品,又是每天會同時繪製十二幅作品,每一幅都有著獨特的光線構造。[17]

影響 编辑

安德列·德蘭、莫里斯·德·弗拉芒克等畫家受到了這一系列作品的影響,[18] 在談到《乾草堆》系列時,康定斯基說:“我突然就明白了那種無名的調色的力量,我之前從來沒有能夠領會它,它凌駕於我最狂野的夢境之上”。[19]

《乾草堆》在商業上也大獲成功,[20] 有十五幅《乾草堆》出現在1891年5月杜蘭-呂厄的畫展中,它們沒幾天就銷售一空,[20] 一些作品的售價將近1,000法郎。[21] 包括奧克塔夫·米爾博、卡米耶·畢沙羅在內的公眾、畫界人士對其也頗有好評,一些評論家認為這一系列作品的成功有助於保護受到工業革命威脅的鄉村傳統。[7] 莫奈的聲譽和他的作品價值因而大幅上漲,得益於此,他得以支付吉維尼居所的全部費用,并開始修建睡蓮池。

1890-1891年作品 编辑
1890,私人收藏

1890-91,澳大利亞國家畫廊

1890-91,芝加哥藝術學院

1890-91,芝加哥藝術學院

1891,J·保羅·蓋蒂博物館

1891,奧塞美術館

1891,私人收藏

Meule, Effet de Neige, le Matin,1891,波士頓美術館.

Meules, effet de neige,1891,蘇格蘭國家畫廊

1890-91,芝加哥藝術學院

Meule, effet de neige, temps couvert,1890-91,芝加哥藝術學院

1890-91,芝加哥藝術學院

1890-91,芝加哥藝術學院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