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鑑藏界风云人物–陈泰铭-活出艺术人生

2016年05月27日 收藏与鉴赏 暂无评论 阅读 85 views 次
Share

【佳士得亞洲三十週年專輯-鑑藏界風雲人物】陳泰銘-活出藝術人生
imageimageimageimageimage

畢加索曾說「藝術能為我們的靈魂洗滌日常生活中的塵埃」,著名藝術收藏家陳泰銘徹底實行這個信念,以藝術環抱生活四周,思考藝術、空間和生活之間的微妙關係。陳泰銘將於明日(5月28日)出席佳士得香港 2016 年春季拍賣的藝術研討會《漫談當代藝術》,為主講嘉賓。較早前我們更與他進行專訪,地點為其香港寓所,讓我們親身感受藝術和生活互動所帶來的震撼。
著名收藏家陳泰銘

走進陳泰銘的香港寓所猶如置身美術館,眼前是格哈德 ‧ 李希特的抽象繪畫,走到客廳時目光不禁被馬克 ‧ 坦西的《聖維克多山》所牽引,書桌上還有林林總總的文化和旅遊書籍,書本上的翻閱痕跡說明它們不是家居裝飾。

生活中的平衡點
陳泰銘是國巨股份有限公司的創辦人兼董事長,為全球被動元件領導供應商。他指這個行業步伐急速,工作時要份外集中精神,為生活找平衡因而變得重要。「藝術、音樂和家庭是平衡生活的重要元素。購藏藝術品時我會以感覺優先,繼而考慮它能否融入生活空間,在乎兩者的互動而不是投資價值。」每隔數年,陳泰銘會為台灣、日本和香港的寓所更換藝術品,為家居注入新景象。「透過經驗,我們已學懂處理運送大型和易碎作品所遇到的技術性問題,唯一總是覺得欠缺放置更多藝術品的空間,我相信基於這個原因有些收藏家選擇成立私人美術館。」
陳泰銘的台北陽明山寓所

陳泰銘把安東尼 ‧ 葛梅雷和普隆薩的雕塑放在台北寓所的花園

陳泰銘早期曾收藏瓷器及中國書畫手卷等,它們雖各有美態,但與居住環境融合卻有點難度。「你可以選擇如傳統藏家把藏品『收起藏起』或以博物館展品形式陳列出來,這沒有對與錯,只是這種生活對我來說不太自然。」陳泰銘認為收藏是一種生活態度,不想把藝術與生活分割開。「無論是安德列亞斯 ‧ 古爾斯基的攝影、格哈德 ‧ 李希特的繪畫甚至裝置在花園裡的安東尼 ‧ 葛梅雷和普隆薩的雕塑,都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這些藝術藏品反映他的生活方式。「我注重藝術品的顏色、線條和比例,以及它們隨著環境光線和空間所產生的互動效果。至於它是繪畫或雕塑、具像抑或表現風格都並不重要。」陳泰銘隨心挑選,但其收藏脈絡也很清晰,收藏以當代藝術家如法蘭西斯 ‧ 培根、格哈德 ‧ 李希特、馬克 ‧ 坦西、馬克 ‧ 羅斯科、安德列亞斯 ‧ 古爾斯基、湯瑪斯 ‧ 斯特魯特及彼得 ‧ 多依格的重要作品為主。對藝術的熱誠更促使他成立國巨基金會,透過各類型贊助活動如成立「國巨科技藝術創作獎」,為大中華區的新晉藝術家締造國際性交流機會。

從池塘游到大海洋
陳泰銘回想初次接觸藝術是二十歲時與兄長參觀台北畫廊,讓他大開眼界。「傳統教育著重『德智體群』理念,很少機會接觸到藝術,但我卻對色彩、線條、形態和比例擁有敏銳觸覺,讀書時最喜歡繪圖科,或許母親是時裝設計師也影響了我的審美觀。」他在大學二年級當上兼職電腦程式員,將一年半的薪資儲蓄投放在香港藝術家張義的木雕塑,現時藏品仍然放在辦公室內。1980、90 年代,陳泰銘開始收藏台灣藝術家的作品,然後是中國繪畫。佳士得於 2004 年舉行了「重要二十世紀中國繪畫-國巨基金會藏品專拍」,拍品包括陳泰銘中國繪畫珍藏中的常玉、林風眠、趙無極、吳大羽等大師佳作,首次有系統地梳理中國現代藝術作品,對中國藝術品愛好者來說是一個重要轉戾點。

後來因工作關係陳泰銘經常到外地並參觀當地美術館,接觸到西方藝術,他形容從收藏台灣本土、中國到西方藝術品,過程猶如「從池塘游到湖泊再去到大海洋,從此跳不出來。」而陳泰銘認為最大樂趣莫過於發掘具潛質的新晉藝術家。「彼得 ‧ 多依格在 2006 年還是市場新秀,我想競投他的《Iron Hill》作品但可惜失敗,那次成交價為120萬美元。自此我愛上他的獨特風格。九個月後,拍賣行聯絡我,說查爾斯 ‧ 薩奇想以 1100萬美元出售六幅多依格作品,我最後與拍賣行聯購這批作品,我保留了《Canoe-Lake》而出售了《White Canoe》,後者更在 2007 年以 1200萬美元刷新了多依格作品的拍賣價紀錄。去年 5 月,我在佳士得以 2700萬美元拍入他的另一作品《Swamped》,彼得 ‧ 多依格現時仍是我最喜愛的藝術家之一。」
陳泰銘把彼得 ‧ 多依格的《Canoe-Lake》放在東京家中

藝術新生態
那次經歷是對陳泰銘的藝術眼光和視野的一種肯定。「當我在畫廊、藝術展或拍賣圖錄看到有興趣的作品會先做些筆記或在旁邊作記號,一星期後我會重新翻閱圖錄,確保自己對作品的興趣並非出自一時衝動。然後我會搜集有關資料如該藝術家的作品比較、藝術品狀況報告及市場價格調查等等。至於藝術家來自哪個地方卻不是我的考慮因素。」陳泰銘認為現時藝術生態有別於昔日。「在佩姬 ‧ 古根漢年代,藏家主宰了藝術家的創作風格甚至前途,現今藝術界卻有星級策展人、無數的藝術展,網上媒體普及加上藝術商足跡遍佈全球,都為藝術世界帶來巨大影響。藝術變成投資、社會地位和影響力的象徵。但長遠來說,藏家還是應該按照個人喜好和熱忱來建立收藏。」

去年國巨基金會在日本四間主要國立美術館舉行藝術收藏展,也正好說明現時藏家為社會帶來的影響。「我和日本政府洽談了三年,最後被他們的策展原因所打動。他們希望透過展覽重燃年輕人對藝術的興趣,主辦單位安排了六位攝影師去到我位於東京、台北及香港的寓所進行拍攝,相片放在展品旁邊作對照,帶出藝術和生活互動的概念。藝術展在當地帶來極大回響,打破在日本展覽以女性觀眾居多的慣例,成功吸引男性、年輕人、藝術及設計系學生等觀眾入場。」

陳泰銘不但對亞洲藝術發展充滿期望,他對國際拍賣行近年的新策略也有高度評價。「近年國際拍賣行在一級市場和私人洽購範疇變得活躍。佳士得努力策劃主題性拍賣,不再單以藝術品的創作時期和種類出發。於今年 5 月 8 日在紐約舉行的《Bound to Fail》以及 2014 年 5 月 12 日的《 If I Live I’ll See You Tuesday》專拍正是最佳例子,為現代、戰後及當代藝術的大師和新晉藝術家締造多項拍賣紀錄。」而我們在此期待陳泰銘於明天出席佳士得藝術研討會《漫談當代藝術》,與在場人士交流更多藝術鑑藏心得。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