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当爱美成了一场噩梦──纽约留学生微整形的前车之鉴

2015年04月01日 健康养生 暂无评论 阅读 56 views 次
Share

当爱美成了一场噩梦──纽约留学生微整形的前车之鉴

 

注射隆鼻微整形手术前后对比。Brett
注射隆鼻微整形手术前后对比。Brett Kotlus医生提供

【本报记者陈辰图文报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而在社交媒体盛行的网路时代,随著自拍演变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更是将新生代对外貌的追求推向极致。相比于过去整容动刀的难以启齿,仅需动动针头或进行创口极小的手术就能轻松变美的微整形手术,则更是被摆上了台面且快速掳获了大批粉丝。身居海外且经济实力不容小觑的在美留学生则首当其冲地成为了微整形潮流的弄潮儿,这些20出头的年轻面孔不断地通过微整形来让自己变得完美。然而参与了被称为“青春投资”的微整形背后有著怎样的故事,本期 《侨报周末》 接续上期,看看整形的惨痛经验。

  故事4: 自助隆鼻 成了“纳美星人”

液体注射隆鼻、肉毒杆菌瘦脸、玻尿酸丰唇等微整形手术都是专业医美诊所的主要收入来源,然而近期在纽约留学生微整形圈中,一种危险的风潮正在悄然流行。一些自称在韩国以及日本的商家开始通过留学生常用的网路社交媒体,如Instagram以及微信等来宣传和贩售包括玻尿酸以及肉毒在内的医美药剂。这些卖家在网路上声称,自己的药剂和医美诊所医师所使用的完全一样,但是价格却更加的低廉。同时卖家还标榜,购买他们贩售的医美药剂可以自行完成注射,过程简单且安全。然而事实又是否像卖家说的如此美好呢?从日本卖家处购买了注射隆鼻药液,并自行完成注射的Wendy,现身说法,分享了这次痛苦不已的自助微整形经历。

  注射隆鼻 一年后开始失效

Wendy就读于纽约的社区大学,身边不少同是华人留学生的朋友都多多少少的进行了微整形手术,让自己变得更美。作为爱美的女孩子Wendy当然也动了心,在专业医美诊所进行了第一次注射隆鼻手术后,Wendy对于自己高高的鼻梁表示很满意。同时,Wendy也觉得手术过程很简单,从卸妆消毒到注射后鼻梁塑性,全部过程耗时不超过30分钟,整体费用则800美金。然而,首次注射隆鼻的效果在1年之后开始减弱,但是作为留学生,而且家庭并不太富裕的Wendy,却由于在打折季购物等众多消费,而导致囊中羞涩。但是经济问题并没有阻挡她继续追求美丽的心。

下定决心再次隆鼻来保证胜利成果的Wendy,开始通过网路寻找纽约价格更加低廉的医美诊所。一天,在图片分享社交软体Instagram 上的一条广告性质的留言,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那名自称居住在日本并且在医美诊所做整形助理的卖家表示,自己正在以便宜的价格出售专业医美注射液体,注射隆鼻与丰唇、美白针等医美手术技术简单,顾客可以购买后在卖家的指导下自行完成注射,或者携带液体至医美诊所让医生完成注射。Wendy在点开该卖家的Instagram,看到卖家所发布的,许多顾客自行注射,并发布的术前术后对比图,再回想一下自己首次隆鼻手术也并不复杂。于是爱美心切的Wendy加了卖家的微信,并且购买了名为乔雅登(Juvederm)的玻尿酸进行自助式隆鼻注射。

自己注射 鼻梁越来越宽

Wendy以400美金购买了一盒名为乔雅登4号的玻尿酸液体,盒内含有一次性玻璃注射针筒2支和针头2支,每支注射针筒中含有0.8ml的玻尿酸。在收到之后Wendy联系了卖家,让她告诉自己注射时的注意事项,由于不放心,她也登陆了包括Youtube在内的视频网站,观看了玻尿酸注射教学。最后Wendy在用酒精对自己进行简单的擦拭消毒后,对著镜子完成了自助式的隆鼻注射,并自己用手捏,进行塑形。然而这次的自助注射并不是变美的开始,反而成了噩梦的开始。

术后Wendy的鼻子出现了红肿,本以为是正常术后反应的她,两周过后,鼻子的肿痛仍没有减轻。心里非常害怕的Wendy,通过网路查询了症状的起因,有人表示是注射之后Wendy没有做好清洁导致发炎,于是Wendy找出自己从国内带来的消炎药并每日大剂量的服用。鼻子的红肿的确在自己注射后的第三周有明显的减缓,但是随著时间的推移Wendy自行注射的鼻梁却变得越来越宽,用Wendy自己的形容来说,看起来就像是电影《阿凡达》中的纳美星人。

鼻梁变宽后的Wendy变得非常沮丧与不自信,外出的时候觉得路上的人都在看她的鼻子。无奈之下,Wendy只能再次来到纽约的专业医美诊所,希望医生可以帮帮她。Wendy表示:“我拿自己网上买的乔雅登给医生看,医生在登陆一个名为FDA的网站后告诉我,我购买的这个玻尿酸液体,并未获得美国批准合法使用。我问医生:为何我的鼻子越变越宽,医生则说,我应该庆幸,自己进行隆鼻注射是非常危险的举动,因为玻尿酸需注射到真皮层,但是不专业的人注射可能会将药液注射到血管中,后果不堪设想,我听了以后心里后怕极了。”

过来人呼吁 千万别试

Wendy还不是唯一进行美容液体自助注射,以达到隆鼻丰唇等效果的留学生。记者通过网路上的相关术后求助帖子,找到了另外两名自行注射玻尿酸的留学生,对于采访要求,他们都婉言谢绝了。其中名为Linda的留学生希望通过媒体,告知准备通过网路购买医美药剂并自行注射的人,应该及时停止这个想法,因为微整形手术也是极其专业的手术,并不像药剂卖家们说的如此简单。而且通过网路购买,首先不知道自己收到药剂的真假,其次自行注射后如果出现问题,小则毁容,大要丧命,而这些远在海外的卖家都是不需要负责的。Linda表示,即使将网路购买的药液拿去医美诊所注射,也一定要去专业的诊所。不要为了贪小便宜而选择无证或者没有原则的医生,这样很可能省得小钱而毁了脸。  针对留学生海外购买医美药液并自助完成注射, 专业整形外科医生表示:首先,将没有经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 验证的药剂在美国境内使用,就已触犯了法律。所以留学生从海外购买的药剂则属于黑市交易产品。同时,留学生以省钱为目的,购买了这样的药剂并自行注射,是极其危险的。通过Youtube这样的视频网站上的5分钟的美容视频教学,和8至15年的专业医学培训是没有任何可比性的。专业医师了解手术的过程、药剂的使用、以及必要时如何应对不良反应等重要的知识,也可以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让顾客得到他们预期的整形效果。

海外卖家利用微信大肆贩卖乔雅登等微整形注射药剂。网路截图
海外卖家利用微信大肆贩卖乔雅登等微整形注射药剂。网路截图

 FDA未准 使用即触法

专业医师表示,自行进行相关的注射是极其危险的。可能将填充药剂注射至血管内,导致血管堵塞,最终该部位的皮肤坏死,需要更加复杂的外科手术去进行补救。目前已知的相关医疗事故,就有因隆鼻填充液体注射不当而导致血管堵塞,最终造成失明的案例。医美专业医师有识别以及应对手术中及术后并发症的专业知识,尽管不论消费者在专业亦或是非专业医生处进行微整形相关手术,都可能遇到并发症,专业医师在如何处理并发症方面接受过专业的训练,可以将危险降低到最低。

针对留学生通过网路购买并使用黑市医美药剂的最坏后果,医师则表示最坏且发生过的结果是顾客可能因此致死。在几年前亚利桑那州 (Arizona) 就有人因为注射通过黑市购买的来路不明肉毒 (Biotics)而致死的案例。所以说,如果微整形使用的注射药剂为问题产品,或者非专业医师在手术或注射时出现失误,都会造成严重伤害甚至致死的后果。如果药液或手术品质控制方面不过关,接受手术者很可能出现过敏,或者对于药液的排斥反应。Brett Kotlus的诊所就曾接待过来自美国南部佛罗里达的顾客,该名顾客就是通过非法途径购买了品质不过关的液体,最终导致手术失败,鼻子变形。所以他们最后只能将这名顾客接受注射的部位进行手术移除,这样的移除手术将会留下一定的疤痕。也有很多案例,是客户接受假体填充手术的假体并未达到整形手术级别要求,所以对此类失败手术的补救也非常艰难。

对于如何识别医美液体的真伪,Kotlus医生则表示,顾客应首先登陆FDA网站,查询所购买药剂是否在FDA认证并允许使用的名单上。其次,注意盒子上的包装和内部的药剂名字等细节是否相符,每一个美容注射药剂产品都有专属的序号,所以顾客可以致电出产商或者登陆其官方网站,对使用产品的序号查询。顾客在进行微整形手术之前有权利向医生提出要求查看即将注射的药液,并通过以上手段验证真伪。

黎保利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圣洋表示,整容失败造成伤害,属于误医误诊 (medical malpractice) 的法律范畴。医生接受、使用或开立处方对病人使用药品 (在整容中,常常包括玻尿酸、肉毒素等),是医生医疗服务的一部分。无论药品是否是病人自行购买或者带来的,是否接受并使用该药品,是在医生的职业标准范畴内。换句话说,在当时环境下,医生有义务检验注射的药物,否则使用该药品造成的伤害,医生须要负责。即使病人建议,甚至坚持让医生使用自己选择的药物,都不能作为减轻医生责任的理由。所以,一旦医生接受使用病人所建议的药物,那么在没有尽到足够注意义务的情况下,使用该药物所造成的伤害,应当由医生负责。

因为整容手术并非一般人眼中救人救命的医生,在对簿公堂时,解释医生为何向病人推荐风险很高,并非必要的手术,通常成为原被告双方的争议点。医生对于充分说风险和手术过程有著举证责任。

总而言之,医生作为专业人士,对手术、用药的决定负有责任。

在纽约留学的文小姐在听记者讲述留学生整容故事后无奈地表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做到像故事当中的留学生那样极端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我认为身体发肤都是受之父母,为了迎合潮流和别人的审美,而不断通过这样痛苦的手段来改变自己,我接受不了。我相信外貌只是社交、就业、相亲时参考的一部分,内在同样重要。把外貌当做成功的最重要原因,是浮躁与肤浅的表现。”

社会学专家周孝正针对整容热则表示:“整容就是现代裹小脚。它们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在残害身体。其实美从来不是客观的,美的标准不断在变化。但当“丑陋-整容-美丽-成功”公式在商的炒作和媒体推波助澜下,灌输给了公众时,那种外貌即人生的错误观念就建立起来了。”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