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旅美箜篌演奏家 – 月亮

2013年11月05日 法拉盛名人 暂无评论 阅读 49 views 次
Share
纽约法拉盛 箜篌 月亮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箜篌专业委员会 箜篌研究会常务理事 月亮

西方之骨,东方之韵,简单之名字即月亮。她告诉我们很多的故事,既有箜篌-中国古老乐器, 又有她与箜篌的一段不解的缘份, 并告诉我们, 不管你的出身是什么样的, 但只要你有能力,一定能征服有胆识的人。从无人支持到被人认同,从求教无门到屡获金奖,月亮与音乐结缘的道路曲曲折折。想起幼年偷偷学琴的时光,瘦小的身影独自背着硕大的琴走近一小时的路,风里来雨里去,她庆幸不悔初衷。

作为旅美箜篌演奏家,她的演奏风格受中国古典文化和西方古典音乐的影响。中华文化的神韵、写意、空灵和挥洒,西方音乐的严谨、结构美、层次美,都令她着迷。月亮现为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箜篌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师承箜篌国手崔君芝

箜篌国手-崔君芝

箜篌国手-崔君芝

遇见本命乐器

箜篌[kōng hóu]是十分古老的弹弦乐器。世上的乐器林林总总,千姿百态,有的平易近人出没寻常人家,有的深藏不露难得一闻。沉默而大美,大概就是箜篌的特质,一直不为世事所扰,幽然不语,而当它的琴弦颤动,穿透空气的一刻,注定夺目。箜篌音色空灵而鲜明,有人说清冽似雪山清泉之声,而把它的声音描绘得极致贴切的是李贺的诗句“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箜篌的形态脱俗,琵琶形共鸣箱,琴柱一般为方柱,现代箜篌的琴柱顶端雕刻凤凰静立形,取义“凤回首”。

月亮认为箜篌之美在于她的泠泠清韵,古朴典雅,所谓清音天上来。对听众来说,这种空灵高贵的音色无与伦比,而对演奏者来说,她的迷人在于弹奏间的虚虚实实。箜篌是各方面都需要平衡的一个乐器,很多时候会有实音结合虚音,动作上也有虚实。这也是箜篌和竖琴最大的区别,演奏者的左右手都是自由的,并且要做到随时互动。演奏箜篌也让月亮有了一种新的启发:把各种条件和材料发挥到最佳尺度,达到虚实平衡,这便是美。

第一次听见恩师崔君芝弹奏箜篌时,被折服的同时也瞬间爱上箜篌,师徒二人在音乐上同样的执着也带给她们许多共鸣。初学时月亮对箜篌充满了好奇,如今她仍对箜篌保有不灭的激情。她告诉我,如若有任何人对箜篌好奇,她都愿意作为一个窗口为大家普及,有任何人愿意学,她都愿意介绍老师,因为她能理解那种求教无门的感觉,也希望更多人领略音乐之美带来的共鸣。

箜篌由于制作厂家不同,演奏音色差异也较大,根据产地主要分为沈阳琴和苏州琴。沈阳琴的声音浑厚,苏州琴清越。每一台新琴,弦会不断地跑音,只有慢慢适应了弦的张力,方能控制琴的跑音。对每一位初学箜篌之人来说,学琴的最初两年其实也是在做钳工,不断地调试手中的琴。月亮每次遇见一台新的琴,都恍惚觉得从垃圾堆中捡来宝贝一般,慢慢打理磨合,使琴变得干净如新,再一根弦一根弦地调,一个月一个月地磨合。

箜篌的调琴过程非常耗神。苏州琴有36组72根弦,沈阳琴有38组76根弦或者更多。调琴的时候,左边的弦调准以后,要调右边的,右边调准了以后,又必须再听左边的弦音,因为十有八九必定已经跑音。一台调平衡以后的琴,左右手压颤后若仍常有跑音,所以月亮说,毛躁的人也无法驾驭箜篌,因此箜篌也注定是一个比较出尘的乐器。

珍惜负面能量来袭的时刻

把它们当三昧真火

月亮一直告诫自己,一个人一定要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对名不符实的赞赏警觉,为善意的逆耳之言思考,对恶意的诋毁视而不见。过分的美誉和过分的辱骂一样,都是人生的交叉路口,只有对自己有足够清醒的判断的人才可以选择得当。人的一生,正面负面得到的都是有定量的,要感谢那些在你年轻的时候,就把你人生负面份额占用掉很多的人,他们也许真正成就了我们。每一次的病痛,学琴的瓶颈,对她来说,同样也是一次次的三昧真火。

在一次重要比赛获金奖后,一次意外差点又断送了她的音乐路。那时候月亮双手腕严重受伤,疼痛时无法捧起一杯水。这个意外大大改变了她对音乐的认识。当她意识到自己有可能终身不能弹奏乐器时,一度陷入谷底,就像失去翅膀的凤凰。她从一个乐器演奏者,转而称为箜篌这个乐器的宣传者。也许是不甘,也许是信念,在无人相信她还能弹琴的时候,她默默苦练,筹备赴美参赛。次年又一次让人瞠目结舌地拿下箜篌演奏的金奖。她说,也许因为箜篌是她割舍不下的本命乐器,一个人能遇见属于自己的乐器,是莫大幸运。

每次在病疼侵扰之时,她说她会把喜欢的音乐的乐句拆开来,不断在脑子中回放,通过感受音乐的美,从音乐中得到莫大的快乐,来对抗痛苦。病痛的时候,人离自然特别近,月亮说因为人全心全意凝神和痛苦博弈的这个时刻中,往往是可以参透很多东西的时刻。月亮学音乐的过程曲曲折折,从小受到家人反对,一直只能自学,孤身一人北上和赴美。多舛的一路,给她支撑的只有三样东西:音乐,恩师,琴。

她给自己的每一台乐器起名字,每一台琴都恰似她的伴侣,都需要长期的调试和磨合,每台琴在她心中都是有思想,有自己的性格、毛病、潜力、脾气。她有一台白色箜篌,起名曰鸿鹄,有人说箜篌是凤凰的化身,白色的凤凰,名为鸿鹄,这是这台琴名字的由来。另一台苏州老琴名为栖梧,凤凰择木而栖,只在千年的梧桐上安家,这是栖梧的由来。对乐器的尊重和热爱这一点,她和恩师崔君芝志同道合。

箜篌,现在正处于乐器界的弱势,既是涅磐重生的凤凰,又犹如民乐界初生的婴儿,未受到过多的关注,社会上对箜篌也有很多的误读,月亮希望每一个学习箜篌的人都应该团结起来,一起去改变这些误读,切莫把个人的荣辱凌驾于乐器之上。艺术不是投资,必须接受风险性,选择了就要投入,投入就要无悔,为艺术付出的程度和获得名利的多少毫无关系。她认为名利是无罪的,但是为了名利伤害艺术,一定是错误和行不通的。结束今年的繁忙,月亮预计会在明年举行自己的个人独奏音乐会,希望用多彩而平易的方式去寻找更加广阔的演出形式,一切有益箜篌发展的形式,她都在孜孜不倦地尝试。

記者:箜篌和西方的竖琴看起来非常像,这在中西方乐器是不常见的,为什么两种不同文明平行发展能产生这个交叉点?

月亮:现代箜篌是重生的箜篌,箜篌在古代箜篌分竖箜篌和卧箜篌两种,现代箜篌的形制是竖箜篌,双排弦立码。而在古代,竖箜篌正是西方的竖琴经由丝绸之路流传而来。箜篌曾经消亡了上百年,而竖琴在演变中越来越精密,得以发展壮大,如今的箜篌结合了竖琴的特点和中国民乐的韵味,较之以往更具魅力。可以说,现代箜篌艺术是这个时代世界文化充分交流和融合的象征。

記者:是有有特别推荐的箜篌曲目:

月亮:从演奏者的角度我喜欢箜篌曲目《脸谱》。这首曲目没有采用民间耳熟能详的旋律,纯创作,用写意的手法,勾画了中国历史人物的精神面貌,分别是李白醉酒、乌江自刎、贵妃出浴、钟馗打鬼。这样四个段落,风格各异,把中国人的气质从四个方面展现了出来,又有很深的文化底蕴。也在这一首曲目内,箜篌的音乐表现张力和特殊演奏技巧被表现得淋漓尽致。有些曲目弹出来怡心怡情,只是一些小情调,这首曲目却像一首史诗。最早我听说它只是因为它非常难,但是稍一接触就发现这个曲子其实是一座山,技术上的难度只是爬山的小路而已。你的指尖出现的首先是斗酒诗百篇,醉看世间人不醉的李白,然后是被追兵埋伏包抄的霸王,甚至能听到他的叹息与吟啸,历史的页面接着翻到唐朝,是温泉蒸汽凝结的晶莹露珠里肤若凝脂的杨贵妃,然后小鬼偷了杨贵妃的紫香囊和唐明皇的玉笛,上串下跳,绕殿而奔,被感念皇恩的钟馗抓到吃掉。有文采,有豪气,有美人柔情,有正义战胜邪恶。通篇都是华夏文化的精气神儿。

記者:平常生活中社交活动是否丰富?

月亮:我可以打扮得看上去适合社交,但是操作起来,还需要一直进步和努力。社交是一门艺术,而我仅有的一点情商都花在专业上。不过,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讲到箜篌,说起箜篌和音乐,就消除了我对社交的恐慌感。君子慎独,一定的社交是有必要的,要把美好的东西传播出去,展示正能量,多和比自己强的人在一起,这样可以看到自身的不足和提升的空间,同时也免得固步自封,像井底之蛙一样沾沾自喜于现有的成绩。

記者:你对于社交、音乐、生活,三者的联系有什么理解?

月亮:社交结束之后,希望每个人要能立刻从繁华里抽身,静下心来做应该做的事。华裳美丽,还要靠完美的身躯来驾驭,没有过硬的能力,就只是一晃而过的烟花。一个人的生活没有社交,或者全部依靠社交,都是行不通的。

不过我心中还是有一个不灭的梦想,就是在远离人际的山里,在大自然中弹琴,吸取日月精华,用音乐和整个世界对话,或者在寺院中,听暮鼓晨钟,沐浴佛光。和人类社交能互相传递能量与相互碰撞,能和自然无界限的沟通社交,则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境界。我在窗前弹琴的时候总有美丽的鸟儿飞来跟我唱和,那个时候我觉得无比的满足,即便是没有华服美酒和名流。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