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名嘴芭芭拉·沃尔特斯退休,电视访谈也快了

2014年06月08日 娱乐新闻 暂无评论 阅读 110 views 次
Share

名嘴芭芭拉·沃尔特斯退休,电视访谈也快了

 
1999年3月4日,莱温斯基打破长期的沉默,接受了沃尔特斯的采访。莱温斯基与克林顿总统的性丑闻最终导致克林顿被弹劾。

芭芭拉·沃尔特斯的职业生涯是充满了对新闻人物的采访,包括总统、世界领导、运动员、电影明星,等等。

1999年3月初的一个周三夜晚,芭芭拉·沃尔特斯(Barbara Walters)邀请一些朋友和同事来到她位于曼哈顿的家中,观看她与莫妮卡·莱温斯基(Monica Lewinsky)进行的长达两小时的访谈。在广告间隙,沃尔特斯站在窗边眺望中央公园,然后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景象。她说,“第五大道上没有车。”

她的一名制片人说,“这是因为所有人都在家看采访。”

这个说法只有轻微的夸张成分。有将近5000万人锁定频道,看沃尔特斯向前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询问关于她与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关系的问题。收看这期节目的人数之多可谓空前绝后。在沃尔特斯的鼎盛时期,从她的节目中经常可以看到,电视是一种国民剧场。

本周五(指5月16日——编注),84岁的沃尔特斯即将最后一次结束在ABC日间节目《观点》(The View)中的播报。从事电视行业的50年间,她刚开始在摄影机前卖Alpo狗粮,后来曾与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一同跨越猪湾,而且还对理查德·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以来的每位美国总统(和第一夫人)进行了采访。如今,这名女性即将退休。

随着沃尔特斯的职业生涯步入尾声,她十分擅长并已被她代表的电视新闻也正在走向末路:与世界领袖亲密地一同坐下聊天、听哭泣名人的告解、到监狱里采访——都是“猛料”。

她出镜的最后几周,声名狼藉的洛杉矶快船队(Los Angeles Clippers)老板唐纳德·斯特林(Donald Sterling)正在被世人关注。沃尔特斯采访了他的女伴V·斯蒂维阿诺(V. Stiviano)。大约有700万人观看了这档节目。斯蒂维阿诺不是莫妮卡·莱温斯基,但收视上的巨大差距,不仅反映了受访者的名人效应有别,也说明了媒体版图已经发生改变。

沃尔特斯的同龄人不由得认为,她的离去不仅代表着一名女性的职业生涯走到尽头。“退休的不仅是芭芭拉,还有电视新闻,”长期担任电视新闻主持人的宗毓华(Connie Chung)说。“对某人进行一小时的电视专访,根本不会有太大收获。反正没人看。”

数十年来,我们都是这样来了解总统、世界领导人和电影明星的:他们坐在软垫椅上,面对着沃尔特斯或她的模仿者。采访对象和发问者一同处在灯光下,同时增强了新闻制造者和传播者的名声。

然而,三大电视网的力量日渐式微。定时观看节目的时代已经结束,电视网的替代品也已扩散开来,于是,人们不再需要一名发型纹丝不乱的记者进入某位名人的起居室,聆听此人的告解。既然人们能够通过Twitter用手机来实时跟进采访,或者稍后在YouTube上观看其中的亮点,那么所谓的“独家”又具有多大价值?

名人的批评者和顾问都表示,很难想象还有哪位新闻主播能对文化产生如此重大的影响。“再也没有什么最重大、最重要的东西了,”代理伍迪·艾伦(Woody Allen)和梅丽尔·斯特里普(Meryl Streep)等明星的公关顾问莱斯利·达特(Leslee Dart)说。“我们身处的媒体世界已经改变。”

对于名人和他们的宣传人员而言,媒体的瓦解是有利有弊的事。他们不能再一劳永逸——做好与沃尔特斯的采访,你的媒体宣传就已基本完成——但他们的确也有更多途径可供选择。他们可以针对某些特殊人群,就像奥巴马总统3月现身备受欢迎的网络喜剧节目《两盆蕨类植物之间》(Between Two Ferns),鼓励更多年轻人注册医疗保险时那样。

名人还可以直接与粉丝互动。当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与她的丈夫克里斯·马丁(Chris Martin)“有意识地分离”时,她没有坐下来接受催人泪下的电视采访,而是通过她的网站Goop用自己的话宣布了分居。这个帖子给Goop带来了极高的点击率,甚至使网站一度陷入瘫痪。

名人选择在采访中宣布新消息的概念可能马上就会过时。许多比较年轻的明星都会通过社交媒体来把自己最新的起起落落告诉粉丝。

目前,一种小众业务正在兴起,它可以促进明星与粉丝建立直接联系。一家叫做WhoSay的公司可以帮名人管理他们在社交网络上的活动。两名前电视新闻高管还联合创办了Tapp,它会围绕拥有大量粉丝的人群建立网络渠道。

然而,对于那些名誉扫地、想恢复名声的名人而言,面对犀利的提问仍然是值得推荐的做法。2008年,ABC的鲍勃·伍德拉夫(Bob Woodruff)就是这样采访到约翰·爱德华兹(John Edwards)的,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去年也是这样采访到兰斯·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

沃尔特斯对V·斯蒂维阿诺和斯特林的妻子谢莉(Shelly)的采访也是一样。当然,当这些独家专访播出时,斯特林的丑闻已经在网上流传了好几天。但是,有幸采访到斯特林本人的不是沃尔特斯,而是CNN的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它得到了整个丑闻事件中最大的猛料,虽然收看这期节目的只有72万人。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