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世纪拍卖将诞生在 《洛克菲勒家族》

2018年04月07日 收藏与鉴赏 暂无评论 阅读 153 views 次
Share

五月的第一个周末,要准备一张去纽约的机票,那里将会呈现一场“世纪大拍卖”,而这也早已跨越了美洲、欧洲和亚洲等区域的限制,因为这场拍卖的委托方来自于“洛克菲勒家族”。

 

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系列珍藏全球巡展北京站

四月的第一个周末,北京早已经因为亨利·马蒂斯和克劳德·莫奈而沸腾,位于金宝汇的佳士得北京艺廊一度要排队入场,其中不乏中国地产界的大佬亦或是普通的艺术爱好者的身影。

而这,都起始于洛克菲勒家族,这个和世界范围内方方面面都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家族。

 

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

2017年3月30日,美国亿万富翁大卫·洛克菲勒去世。同年6月7日,佳士得对外宣布,大卫·洛克菲勒遗产委员会委托佳士得拍卖佩吉与大卫·洛克菲勒夫妇二人的私人珍藏。

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系列珍藏拍卖将涵盖大约1550件拍品,其中装饰艺术数目最多,纯艺则当属是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为多,除此之外,亦有美国艺术、亚洲艺术、英国及欧洲装饰艺术,以及中国、 日本、韩国与欧洲瓷器等多个范畴。

 

毕加索 《拿着花篮的女孩》1905年作 估价范围为7000万美元

重点拍品包括估价最高的毕加索玫瑰时期的《拿着花篮的女孩》、必定会创造亨利·马蒂斯全球拍卖纪录的《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以及克劳德·莫奈的《绽放的睡莲》等等,佳士得预估洛克菲勒家族珍藏专拍将达到6亿美金,更为难得的是,延续洛克菲勒家族的慈善事业,这一次拍卖所得将全部捐赠给相关机构。

克劳德・莫奈《绽放的睡莲》 约1914至1917年作 估价范围为3500万美元

“这些拍卖是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了父母的慈善事业,对于这些心爱的艺术品,他们总是把自己当作是保管者而非拥有者,也常常使这些艺术品发挥最大的价值,通过这样的方式为自己认可的慈善组织提供支持,我想家父一定很享受这个拍卖过程,倘若在世他会同收藏家谈论艺术,还会查看拍卖价格能有多高。”小大卫·洛克菲勒在本次委托拍卖中曾经说到。

亨利·马蒂斯 《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 1923年作于尼斯 估价待询

洛克菲勒家族六代人收藏了全世界十几万件艺术品,建立了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现当代美术博物馆之一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这个堪称神奇的家族,最伟大的不仅仅在于其对于财富的创造,更多的是在这项财富造山运动中积累财富,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保有对社会的回馈,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正是如此。

“这些曾为我和佩吉带来无比愉悦的藏品将再度与世人分享,希望其他藏家能像我俩一样,从藏品中找到我们过去数十载所获得的那股快乐与满足感。” 大卫·洛克菲勒曾说。
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家一角

事实也证明,全球范围内的艺术收藏者都在关注着他们的收藏,这和以往佳士得所经历过的任何一场拍卖都是不同的。

“洛克菲勒家族珍藏专拍和我所经历的安思远专场、藤田美术馆旧藏专场等都是不一样的,后面两个专场更多的是亚洲范围内,几乎90%都是由亚洲的藏家竞拍的,但是洛克菲勒专拍完全不同,这将会是一场完全国际性的拍卖,而对于亚洲最大的意义,不仅仅是看到一个家族是如何收藏艺术品,更得是看到一个家族对于财富是如何传承的,以及他们如何去影响一个国家,甚至是整个社会。”佳士得拍卖亚洲区总裁魏蔚女士对雅昌艺术网说到。

显然,对于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而言,他们在开始收藏的时候,也并不是要把自己当做是一个收藏家。

洛克菲勒家族这份庞大的收藏是从小约翰·洛克菲勒和他的妻子艾比(大卫·洛克菲勒的父母)开始的,作为小约翰·洛克菲勒夫妇最小的儿子,大卫·洛克菲勒在很小的时候也就接触到了艺术。

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家一角

“我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了艺术,母亲的品味很多元,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从欧洲到美国都有涉及。她会在自己的佛堂里沉浸于亚洲艺术,或者在自己的展厅里研究亨利·图卢兹-劳特雷克克的作品,但是大部分时间她关注的都是现代艺术。父亲则更喜欢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和古董。”大卫·洛克菲勒曾经说到。

从目前已经曝光的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的藏品来看,他们对于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似乎情有独钟,基本上战后及当代艺术很少。亚洲艺术的部分的藏品,则是来自于家族的继承,但大卫·洛克菲勒很早就将父母的收藏捐赠给了亚洲协会。

而大卫·洛克菲勒夫妇二人的收藏则是起源于共同的爱好。

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家一角

“大卫·洛克菲勒自己的收藏线索在早期的时候基本上还没有形成,我记得应该是MoMA的第一任馆长阿尔弗雷德·巴尔到他家里去的时候,告诉他应该收藏哪些艺术品,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才开始收藏一些真正的艺术品,之后在MoMA两任馆长的指导下收藏了很多今天我们看到的艺术品。”魏蔚说到。

在MoMA首任馆长的指导下,大卫·洛克菲勒从一幅伯纳尔的花卉作品、一幅马蒂斯的静物画以及雷诺阿的一张裸体画《镜前的加布里埃拉》入手,开启了自己的收藏之路。

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系列珍藏拍卖图录

“在我们这一次拍卖的图录中,会有一些大卫当年说的话,比如说他怎么收藏到一幅毕加索或者是莫奈,尤其是这次拍卖中的莫奈的作品,他的收藏线索是很清晰的。大概是在1950年代,莫奈的儿子去到莫奈故居重新整理了一些作品出来,大卫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收藏到了莫奈的作品。稍晚一些比如这次拍卖中的莫奈《绽放的睡莲》,是大卫本人最喜欢的莫奈作品,挂在曼哈顿北面Tarrytown家中的楼梯旁,他说他喜欢看到妻子每天早上经过莫奈的睡莲走下楼。”魏蔚说到。

在大卫·洛克菲勒一生的艺术收藏生涯中,也会有释出和置换,但是也有很多是从来没有释出过的作品,这可能是这场拍卖中对于纯艺收藏者来讲,最为看重的。

但在魏蔚的感触中,洛克菲勒家族珍藏专拍还有着其他意义,在佳士得香港艺廊中,我们也和魏蔚对话,其中谈及到她所认为这场拍卖的重要意义,以及亚洲藏家对于专拍的看中何在。

(节选自雅昌艺术网对话佳士得拍卖亚洲区总裁魏蔚)

雅昌艺术网:这一次洛克菲勒家族珍藏专拍,对于佳士得拍卖历史而言,是怎么样的一次拍卖?

魏蔚:五月上旬马上要在纽约佳士得进行的洛克菲勒珍藏专拍,应该是六本图录1600多件的体量,其中涉及到2场晚拍,3-4场的日拍,以及网上拍卖,基本上这一季的拍卖我们有点如临大敌的感觉,目前来看,整个客户的踊跃度和热情度,是超出我的预估的。那从佳士得拍卖来看,我的感觉是以往其实纽约的拍卖,亚洲或者其他地区的藏家是不愿意去的,因为倒时差很辛苦,所以通常他们会选择委托的方式来进行,但是这一次有很多的客人主动要求过来现场,他们会好奇,一个家族做慈善是为什么?到底是怎么做的?还有一些客人会去了解世界第一大家族的日常到底是什么样的,不仅仅是他们收藏的艺术品,更多的是他们的生活。

佳士得北京艺廊揭幕仪式现场(马蒂斯《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

雅昌艺术网:佳士得拍卖在接到来自洛克菲勒家族委托的时候,是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的三个房子所有物品和艺术品吗?

魏蔚:这一次的拍卖是从大卫·洛克菲勒家里从天花板到地板所有东西出空,甚至包括日常生活中的用品,所以拍卖中会有很大体量的装饰品,大概也正是如此,吸引了很多关注洛克菲勒家族的人想要看到,他们想知道一个贵族家里使用的品牌是什么等等,但其实我说,那是一个很朴实的家庭,是一个真正的贵族,是一种精神贵族,实际上到了大卫·洛克菲勒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代了,我们中国人都说富不过三代,但是洛克菲勒家族是如何富过三代的?这个故事性和传奇性使得大家对于这一场的拍卖超过安思远专场和藤田美术馆旧藏,对于西方而言,目前的热衷度会超过伊丽莎白夫人专拍,从现在开始,全球范围内已经开始在抢图录了。

从拍卖的角度来看,我们在这一次拍卖图录的设计中,也加入了大卫·洛克菲勒本人当时的一些话,比如他为什么会收藏某一件艺术品,他和这件艺术品在日常生活中是如何发生关系的?这些故事性在图录中都会有叙述,他的这种收藏的故事性更加有意思。当然也会有藏家说为什么我们这一场估价有点高,但是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拍卖结果甚至会有20%-30%的溢价,因为这些大家所愿意看到的洛克菲勒家族的故事,所以说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粮票”的竞争。

洛克菲勒家族珍藏全球巡回展北京站讲座现场

的确,正如魏蔚所说,在佳士得北京艺廊中开幕的洛克菲勒家族珍藏专拍的全球巡展展览中,亨利·马蒂斯和克劳德·莫奈的“亮相”,就已经引起了观展的排队热潮,佳士得拍卖的专家更是在不停的讲解中,就连魏蔚都客串了一把“讲解员”。

乔凡娜·贝尔塔佐尼Giovanna Bertazzoni讲座现场

我们在佳士得北京艺廊中,也发现了诸如潘石屹等大佬儿的身影,佳士得拍卖还特别为这两幅画作举行了揭幕仪式以及学术讲座,雅昌艺术网也全程独家直播,点击回看:洛克菲勒家族的历史、慈善事业与非凡艺术收藏

本次全球巡展中北京站带来的两件重量级拍品分别是亨利·马蒂斯的《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以及克劳德·莫奈《拉瓦古的塞纳河 》,前者目前的估价是5000-7000万美金,顺利成交将会打破马蒂斯的世界拍卖纪录。

以下来自于佳士得拍卖亚洲区总裁魏蔚带你看亨利·马蒂斯《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

 

亨利·马蒂斯 《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 1923年作于尼斯 估价待询

亨利·马蒂斯《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这幅画为什么好?就在于画面集合了马蒂斯毕生艺术创作中所有最重要的元素:花卉、静物、裸女、丝绸、屏风等等,所以如果说缺的话,唯独是缺少海的元素。

马蒂斯出生在法国北部一个非常普通的小镇中,小镇非常的普通,普通到你不会认为那里会有艺术家出生,他本人也是在一个药商兼粮商的家庭中出生。我们都知道,马蒂斯在21岁的时候曾经遭遇过一场生病意外,那场意外中,马蒂斯甚至认为自己马上会不久于人世,所以他做好的所有离世的准备,但是幸运的是,马蒂斯在那场意外中活了下来,从那之后,马蒂斯进入到另外一个状态中,他觉得这是上帝给他的恩赐,每一天都很珍惜,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马蒂斯激发了对于绘画的热情,去到巴黎学习绘画。
这一幅《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尺幅来看不太不小,整个逻辑语言也是十分流畅的,其中重点可以看一下光的反射,从中可以看到从印象派以后的后印象派里的现代艺术里对于光的捕捉,包括对于人体的整体体现,相对来讲已经是有点从现代出来了,有点儿当代了,包括最后他对于颜色的运用很轻松,整个表现也很优雅。可以说,如果你了解马蒂斯的艺术创作全过程,那就是他了,就是这张《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

大卫·洛克菲勒本人对于这张马蒂斯的作品也是珍爱有加,一直悬挂在起居室中。

 

克劳德·莫奈 《拉瓦古的塞纳河》 1878年作

在本次巡展中的另外一张克劳德·莫奈的《拉瓦古的塞纳河》,这是洛克菲勒家族收藏的第一幅莫奈的作品,这张作品是莫奈创作于1878年,37岁的莫奈正在经历着人生最悲惨的岁月,贫困交加,妻子病入膏肓,莫奈甚至连自己的房子和画室都没有,莫奈搬到距离巴黎60公里的弗特伊居住,从他住的房子里就能看到塞纳河以及对岸的拉瓦古村庄,这幅画作中就是从莫奈居住的房子里看到的景象。莫奈在画中描绘了夏日明媚的风光,但此时他的心境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而在画面的右下角,还有克劳德·莫奈的签名,也表现这幅画作是莫奈完成的作品,并且曾经有过售出的标志,是一幅完整的画作。

这次北京站的巡展中,毕加索备受著名的《拿着花篮的女孩》并未来到现场,但是作为本场拍卖估价最高的拍品,佳士得拍卖的专家在现场也是不止一次的提及。

 

同为毕加索玫瑰时期的《拿烟斗的男孩》 1.04亿美金成交

《拿着花篮的女孩》是毕加索画于1905年的玫瑰时期,是和《拿烟斗的男孩》出自于同一时期,当时毕加索大概23、4岁,主要画周围的人,尤其是那些住在街头,社会边缘、生活艰难的人,这些可以从模特的脸上看出来,她只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儿,但脸上却写满一生的沧桑。

此作的来源非常特别,1905年由雷欧・斯泰因(Leo Stein)及格特鲁德・斯泰因(Gertrude Stein)两兄妹买下后,直至1946年格特鲁德・斯泰因去世后由爱丽丝・B・托克勒斯(Alice B. Toklas)继承并保存了21年之久。1968年,大卫・洛克菲勒以收购格特鲁德・斯泰因珍藏为主题召集一群著名的艺术收藏家。各人以毛呢帽盛载写有编号的字条,轮流抽出选购珍藏的次序,结果大卫・洛克菲勒抽到第一号筹,因而可成功购藏他与佩吉心仪的《拿着花篮的女孩》,并将该作挂在他纽约65街大宅的书房里。

据悉,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系列珍藏拍卖全球巡展北京站将持续至4月7日,7日下午也将举办相关讲座,雅昌艺术网独家直播:谭波:从马奈到毕加索--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杰作。稍后将于4月10-11日亮相佳士得上海艺廊。

备注:感谢佳士得拍卖供图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