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她 有可能成为拍过祼照的美国第一夫人

2016年05月16日 社会万象 暂无评论 阅读 102 views 次
Share

拍过裸照的第一夫人(组图)
imageimageimageimage

我们都知道,目前共和党的其他参选人都已经全部宣布退选,除非共和党在7月的全国代表大会之前能够想出别的办法,否则特朗普就将铁定成为总统候选人,和同样几乎确定会获胜的希拉里展开最后的争夺。

根据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还比希拉里高出那么一点点,最后鹿死谁手还真的很难预计。随着特朗普成为总统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考虑这样一个问题:如果特朗普真的当了总统,那美国又会有怎样的第一夫人?

答案是,新的第一夫人将创造很多历史。

特朗普一共结过三次婚,其中第一任妻子伊凡娜·泽尔尼科娃(Ivana Marie Zelnickova)曾经是捷克著名的滑雪运动员。
第二任妻子玛拉·梅普尔斯(Marla Maples)是一个三流影星。
而现任妻子叫梅拉妮亚(Melania Trump),出生在前南斯拉夫的加盟共和国斯洛文尼亚,两人年龄相差24岁。嫁给特朗普前,梅拉妮亚是纽约的一名模特,身高180,体重120斤,身材非常好;媒体还形容她有一双“雪豹一样的冰蓝色的眼睛”。
特朗普在竞选中摆出一副反对移民的姿态,但是讽刺的是,结过三次婚的他,三任妻子中有两位都是移民。

他还大批特批美国专门发给外国人的H1B工作签证,声称自己当选后会予以取消。但是,他现在的妻子梅拉妮亚,当年恰恰是拿着H1B,在26岁的时候才到了美国,现在还说一口有很重斯洛文尼亚口音的英语。

如果特朗普当选,梅拉妮亚会创造什么历史呢?

首先,她将成为美国将近200年以来第一个出生在美国以外的第一夫人(1820年出任总统的约翰·亚当斯,夫人路易莎出生在英国)。

其次,她还将是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个拍过杂志裸照的第一夫人。2000年1月,她的裸照登上了男性杂志GQ英国版的封面,当时她和特朗普刚开始交往没多久。
今年3月,共和党另一名参选人特德·克鲁兹的支持者重新翻出梅拉妮亚当年的这套照片,做成了病毒图在网上疯狂传播。图上的文字是,“这就是你们的下一位第一夫人,梅拉妮亚·特朗普。或者,你也可以支持特鲁兹”。

意思是,如果不想让这样的女人住进白宫,那请你来投特鲁兹一票。
不甘示弱的特朗普马上在推特上贴出了一张图,把自己的妻子和克鲁兹的妻子并排摆在一起,配上文字说,“一图胜千言”。特朗普的意思很明显,“你说什么都没用,我老婆就是比你老婆漂亮。”
当时克鲁兹回击说,“真正的男人不会攻击女人。你的妻子的确很可爱,但我的妻子是我一生挚爱。”
但梅拉妮亚,又何尝不是特朗普的一生挚爱呢。

最近两个星期,美国媒体上有很多关于梅拉妮亚的文章,比如这一期的《纽约客》上就有一篇,标题是《模范美国人》。但流传最广的,还是GQ美国版在4月份推出的一篇报道。为了写这篇报道,GQ的记者跑到了梅拉妮亚的老家斯洛文尼亚,采访到了她很多的朋友和家人。
上一个引起英美媒体如此高度关注的外国女人是邓文迪,1999年6月她和默多克结婚的消息震惊世界。第二年,被称为全世界“最不八卦”、“最不耸人听闻”的媒体的《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对邓文迪的深度调查,全面起底了邓文迪从原籍徐州、生活在广州的一个普通中国女孩,如何到了美国、又如何一步一步进入世界最顶级名利场的传奇经历。这篇文章的译文至今还在中文互联网广泛流传,时不时就被人翻出来再传播一次。

梅拉妮亚长得和刘玉玲有几分神似。

如果你细细比较,会发现她和邓文迪也有一些相似之处,比如都是一样的高颧骨,一样的国字脸方正脸型。她们的性格和人生经历也有某种相似,都志向高远、清楚地知道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
但是另一方面,梅拉妮亚却和邓文迪天差地别。至少从表面上看来,她没有耍过什么手腕,似乎也没有任何野心。虽然当年做模特的时候拍过那样的大尺度照片,但是结婚后就处于半退隐状态,除了经营自己的珠宝首饰设计品牌之外,大部分时候一直安安静静地待在特朗普身边相夫教子。

梅拉妮亚1970年4月26日出生在斯洛文尼亚,她的家乡离首都卢布尔雅(Ljubljana)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

1992年,22岁的梅拉妮亚在斯洛文尼亚的一个模特大赛里拿了第二名。前一年,斯洛文尼亚刚刚从南斯拉夫独立。如果继续留在斯洛文尼亚,意味着梅拉妮亚的模特事业很难再有突破,因为这个小国家总共只有200万人口。GQ的报道里有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是梅拉妮亚青少年时期的朋友们说的,他们说她 “seemed somehow on a plane above her peers, her gaze always focused on a point above and beyond them”,意思是她看起来总是呆在一个比同龄人高一点的层面上,她的眼神总是看着更高、更远的地方。

只有200万人的斯洛文尼亚已经容纳不了梅拉妮亚想要的远大前程了。为了寻求更大的发展,她在读了一年大学以后就果断退学跑到了米兰。

梅拉妮亚在米兰和巴黎发展得很顺利,签下了模特经纪公司Zampolli。1996年,这家公司帮她申请了美国工作签证,把她带到了纽约。

但是模特毕竟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行业,26岁高龄的梅拉妮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不得不去拍一些对年龄要求不那么高的奢侈品广告。这个时候,是Zampolli公司再一次拯救了她,给了她一个认识特朗普、从此改变命运的契机。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就像是一部甜腻的爱情电影里的情节。1998年,Zampolli公司在纽约举办了一个派对,原本不爱参加社交活动的梅拉妮亚看在公司的情面上勉为其难地去参加。那时52岁的特朗普和第二任妻子分手没多久,那天晚上也带着自己当时的约会对象去了那个派对,结果在人群中多看了梅拉妮亚一眼,就此一见钟情。

趁着女友去洗手间的机会,特朗普跑过去问梅拉妮亚要电话。不过据说梅拉妮亚当时对特朗普并没有动心,不肯把电话号码给他,而是让特朗普留下自己的电话。

在接受GQ采访的时候,梅拉妮亚解释说,如果把自己的号码给特朗普,那么她只会是特朗普众多可以打电话的女孩子之一,但是如果反过来,她就能掌握主动。

她等了几个星期才给特朗普打了电话,从此两个人就开始了正式的交往。特朗普风流倜傥,之前和很多女演员、女运动员都传过绯闻,据说还追过戴安娜。但是和梅拉妮亚在一起以后,两人的感情生活却一直相当稳定。
2005年,两人在交往六年后结婚,婚礼上梅拉妮亚穿着的Dior礼服,用550个小时手工缝制,镶嵌着1500枚水晶和珍珠,有些人说价值10万美元,有些人说价值20万美元。当时还是纽约州参议员的希拉里也和克林顿一起应邀参加了两人的婚礼。

对于直男癌特朗普来说,美貌的梅拉妮亚就像是上帝奖赏给他的一座奖杯。
而梅拉妮亚自己似乎也乐于扮演这样的角色,两个人几乎就是天造地设的完美一对。

特朗普经常津津乐道地对媒体讲述两人的私生活,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得意。他最乐于吹嘘的,是她那对丰满的胸。有八卦说梅拉妮亚做过丰胸手术,但她自己坚决否认了这一点,说自己身上每一个地方都是纯天然的。
1999年,特朗普接受一个电台的采访,主持人问他,假如梅拉妮亚出了严重的车祸,左手失去了活动能力,左脚也断了,脸上还留下了永久的疤痕,他还会和她在一起吗?

特朗普问,她的胸怎么样了?主持人说,胸是好的,没有受伤。

特朗普笑着说,那我就还会和她在一起,因为胸是最重要的。

还是在那个电台节目里,当时主持人打电话给梅拉妮亚做连线。在电话里,梅拉妮亚说自己接电话的时候什么衣服都没有穿,她还说,自己和特朗普的性生活非常棒,每天要做一次爱,有的时候甚至更多。

但梅拉妮亚也不纯粹是一个花瓶。她曾经上过特朗普的真人秀节目“学徒”,在节目里她展示了自己和特朗普在纽约第五大道像凡尔赛宫一样的奢华别墅,一推开窗就可以看到中央公园。当时一个参赛者对她说,“你非常非常幸运”。她反呛说,“难道他就不幸运吗?”
梅拉妮亚似乎从心底里热衷于当一个“恪守妇道”的家庭主妇,喜欢做饭和做其他家务,甚至在她和特朗普的孩子Barron出生后也不肯请保姆,因为她觉得照顾孩子是母亲的责任。她还说自己绝对不会让特朗普动手给孩子换尿布,因为丈夫和妻子有各自的劳动分工。
她说,“我们知道自己的角色是什么,我们也都很乐于安守自己的本分。有些人会犯的一个错误是,在结婚后总想着去改变自己爱的人。你没办法改变一个人。”

即使在家里,梅拉妮亚也小心翼翼地在特朗普面前维持着自己的完美形象。特朗普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自己从来没有听到过她放屁。

在特朗普去年正式参加总统竞选以来,出面给他站台的是他美貌的女儿伊凡卡(Ivanka Trump),大多数时候梅拉妮亚躲在背景里,甚至根本不出来参加各州初选后的集会。
而在有限的几次公开露面上,她也极力掩饰自己的性感,公开对外界表示,自己将会是一个“传统”的第一夫人,会去做很多慈善工作。为了塑造自己传统端庄的国母形象,她甚至连Instagram都不再更新了。

衣服也穿得严严实实,再也不随便露胸了。

梅拉妮亚在2006年入了美国籍,成为了一名美国公民。但与此相对应的是,特朗普本人的政治主张是反移民的。GQ记者问梅拉妮亚对此有什么看法,她说,“这些政策什么的都是我丈夫的工作,我一般不去干涉他的想法。”

梅拉妮亚的父亲长得和特朗普很像,所以也许这可以部分地解释为什么她会喜欢特朗普。
自从20多岁的时候离开斯洛文尼亚,梅拉妮亚就基本上和斯洛文尼亚断绝了联系。前两年她的高中同学曾经想邀请她参加毕业20年聚会,但是无论是写邮件还是在Facebook留言,都没有得到她的任何回应。这么多年特朗普也只去过斯洛文尼亚一次,而且只吃了一顿晚饭就匆匆离开。

斯洛文尼亚人对此颇有微词,觉得梅拉妮亚“忘本”,忘记了自己的祖国。但是另一方面,她的英语仍然带着浓重的斯洛文尼亚口音,而她在纽约出生的儿子Barron也在她的教育下能说一口流利的斯洛文尼亚语。

抛开特朗普的光环,梅拉妮亚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移民,她的故事、她的人生经历其实和邓文迪,以及无数从世界各地来到纽约做着美国梦、从此在这里落地生根的普通移民,没有太大的区别。
美国真的是一个很矛盾的国家,虽然美国人已经快要能够接受一个女总统,但是对于第一夫人,他们的心目中似乎还有一个类似“贤内助”的陈腐标准,绝对没有办法像欧洲国家那样接受充满话题和争议的第一夫人。

梅拉妮亚自己也是矛盾的,她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很有主见的独立女性,渴望掌控自己的命运,但在嫁给特朗普以后,又心甘情愿地相夫教子,做一个温良贤淑的传统家庭妇女。
特朗普当然就更加矛盾了,就像上面说过的,非常激烈地反移民的他,却偏偏有一个移民背景的妻子,还有一个同样是移民的前妻。

特朗普是个直男癌,在竞选中曾经无数次发表过对女性充满侮辱和歧视的言论,偏偏上帝还给他安排了一个对他俯首贴地臣服的妻子。而他们对抗的,又是有可能成为史上第一个女总统的希拉里。真是连最狗血的美剧编剧都不敢这么写。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