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一位有“中国眼”的德国藏家

2016年05月21日 收藏与鉴赏 暂无评论 阅读 89 views 次
Share

一位有“中国眼”的德国藏家
宋佩芬 为FT中文网撰稿
image

“几乎每次出门都会见到你们!” 我开玩笑地对德希雷与萨拉这对夫妇说。德希雷·弗尔睿 (Désiré Feuerle) 是德国人,太太萨拉·普伊区 (Sara Puig) 来自西班牙,他们与年幼的孩子们住在巴塞罗那。虽然在许多重要艺术场合都会遇到他们,但是有关他们的资料却少之又少。这和他们一向采取低调态度有关。今年4月底弗尔睿典藏博物馆在柏林开放,展出作品中有中国汉朝到清朝的家具,其中有不少出自宫廷;十一、二世纪的柬埔寨石雕与铜雕;以及曾梵志、亚当·傅斯(Adam Fuss)、荒木经惟 (Nobuyoshi Araki)、詹姆斯·李拜尔斯(James Lee Byars )、克里斯蒂娜·伊格莱西亚斯(Cristina Iglesias)、安尼斯·卡普尔(Anish Kapoor) 等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弗尔睿从青少年开始就染上收藏热,最初收藏14 到19世纪的钥匙。他接着又爱上了银器,从古罗马时代到蒂芙尼、包豪斯的设计都喜欢。他甚至为了筹钱买一件银制茶具,将全部钥匙收藏出售。由于他结识许多重要的艺术家,于是开始收藏当代艺术。但是对于手中有多少件收藏,答案是“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喜欢去算。”我问他为何转变一向低调的态度,他回答“可能是我比较害羞,一直不喜欢公开我的收藏,但是现在有了自己的博物馆,觉得再也无法躲在作品背后,我必须让人们看得到收藏背后的人是谁,是什么性格。唯一的办法只能克服害羞,面对大众。”

弗尔睿回忆起18岁左右,和父母到香港、中国内地旅游。有天他在北京酒店外遇到一位中国的歌德迷和他聊德国文学,几分钟内就聚集了二三十人围观。中国当地人对德国文学感兴趣,让他对中国有特别的好感。到了香港就到古董店买了一件陶制的玩具,开始中国古董的收藏。他与艺术家曾梵志就是透过古董认识的,成为好友之后,他也开始收藏曾梵志及其他中国当代艺术。

由于他的收藏跨越文化与时空,20多年前他就打破传统,将不同时代、文化、风格的艺术品巧妙搭配,让20世纪西班牙艺术家奇里达(Eduardo Chillida) 的抽象雕塑与宋朝的玉枕并置,乔治与吉尔伯特(Gilbert & George)两人的前卫作品和西洋古董钟一起展出。这种创新的陈列方式吸引许多人,纷纷邀他策划展览。他灵机一动决定开画廊,由于眼光独到,经常抢先在热潮以前买下珍品。像多年前在纽约买的一张漆木灵芝纹三弯腿扶手椅,后来故宫证明这是朝臣献给皇帝的,原来有一对,他收了一张,另一张至今还在颐和园。
中国古董家具好像他的情人,“对我而言,中国家具像雕塑般充满了艺术感。”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洋,古典还是当代,感性与美是收藏的先决条件。他认为“眼光”和“感觉”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专业的知识,如果对自己的眼光没有自信,可以征询专业人士的意见,但是绝对不该赶流行,只用耳朵不用眼睛。

大约在10年前,面临空间不足的问题,弗尔睿从考虑储藏室出发,最后决定设立私人博物馆。地点他想过伊斯坦布尔,伦敦与威尼斯也打算过,甚至还勘查了中国与西班牙,最后决定设在柏林市中心运河畔的电信通讯碉堡。建于1942年,这是德国最大的电信通讯碉堡,二战结束德国分裂,虽然碉堡地处西柏林,但却为东德铁路公司所有。东西德合并之后,国铁也结合为一,但是这个碉堡仍然像个谜团。弗尔睿从德国铁路局买下碉堡之后,也没有立刻动工改建,他和建筑师们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观察,感受碉堡所散发的气氛,“尊重建筑物的性格”,弗尔睿这么说。弗尔睿认为建筑物的造型令他想到美国极简主义艺术家唐纳德·贾德 (Donald Judd) 的雕塑。他于是聘请建筑界的“极简主义之王”——英国建筑师约翰·波森 (John Pawson),以及曾经为柏林收藏家波洛斯夫妇将另一栋碉堡改建成博物馆的佩特拉·皮特森(Petra Petersson),花了4年时间完成改建的工程。

这栋碉堡是用来保护电讯系统的,与保护人的防空碉堡不同,粗犷,没有人性。“美化表面几乎不可能,最好的办法是强调空间的特质与气氛。”波森说。他告诉我技术是最大的挑战,碉堡的墙壁厚达两米,光是凿一扇门都要两周的时间,更别提如何克服潮湿,让古老又脆弱的艺术品能够展出了。

进入博物馆,首先必须在一段全黑的信道中聆听美国作曲家约翰·凯基(John Cage) 的音乐来心灵平静,感受艺术。不仅仅是音乐,作品陈列、灯光到所有的细节全部由弗尔睿一人决定。他将曲线丰富的柬埔寨雕塑与荒木经惟的性感摄影搭配,在一张来自清朝宫廷的束腰条桌上摆放了李拜尔斯1983年的作品《无题》,展览中最古老的作品是一张汉朝的石几,最新的是伊格莱西亚斯今年特别为弗尔睿创作,令人想起血管脉搏的水流装置《Pozo XII (Desde dentro) 》。由于碉堡就在运河边,博物馆内还有一个淹了水的《湖厅》,另外还有一个专门为体验沉香所准备的《沉香室》,弗尔睿找了台湾沉香大师指导,光设计专用的桌椅就花了两年的时间。将弗尔睿冠上“中国通”的头衔实在一点也不为过,“我觉得弗尔睿先生彷佛具有一只独到的中国眼,使他总是能够精准地挑选到最佳的传世名作。”曾梵志如此称赞他的好友。

博物馆开幕恰逢柏林的画廊周,艺术圈的重要人物几乎到齐,大家都惊叹于弗尔睿优雅感性的收藏与碉堡本身的粗犷所产生的戏剧化对比,连上千年的古董看起来都产生现代感。

弗尔睿典藏博物馆从6月初到9月中旬,将成为柏林双年展的地点之一,直到10月正式开幕。
弗尔睿典藏博物馆

Hallesches Ufer 70, 10963 Berlin, Germany.

http://thefeuerlecollection.org/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