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专访Graff 珠宝主席Graff 先生

2016年04月28日 收藏与鉴赏 暂无评论 阅读 164 views 次
Share

image专访Graff珠宝主席Graff先生
作者:Vivienne Becker 摄影:Davis Ellis 编译:FT中文网实习生 张新蕾image

集合激情与灵感的钻石之王

时间就是生命,在商业领域与在记者行业一样。当我走进位于伦敦梅菲尔区Albemarle街上Graff光鲜现代的办公室,想要采访Graff 珠宝主席Laurence Graff的时候,正巧碰到苏富比拍卖行的代理向Graff先生、他的儿子Francois和外甥Elliott展示一件异常美丽的蓝色钻石。这颗钻石名为Blue Moon,如它的名字一样光彩,当他们在审视这件珍宝时,我就被穿透玻璃的光芒吸引了。我听着他们低声讨论,加上Graff专业细致的讲解,这是个一石二鸟的机会,他开玩笑说。

他递放大镜给我,指出切割的细节和比例,以及光泽与颜色的变幻,我情不自禁地开始想象当他凝视钻石时他看到了什么。在世界珠宝行业,人人都知道他对钻石情有独钟,似乎是神奇的第六感帮他发现每颗钻石的特征,辨识出光亮和色泽的微妙差别。在他眼中,霎时间,一颗钻石便成为它最好的样子,极尽的闪耀、华美和高贵。这种敏感的能力仿佛与生俱来,并延续至今,是他事业中真正的核心、品牌的驱力。因为Graff把他对宝石的深爱和热忱,与奢侈品界一个机敏又专一的头脑结合在一起。

迥然不同的特质在他身上融合,商人的机智营销手段、无所畏惧的精神和坚定不移的自信,让他在伦敦战时东区交易所的商业竞争中脱颖而出,从哈顿公园的学徒成为了亿万富豪。与Graff交谈,除了他文雅的谈吐之外,内在的个人魅力让这位行业翘楚更显非凡。他摇身一变,就如同钻石本身一样,从简陋的石头变成价值连城的珠宝。他精益求精,总是把每件事做到完美。如今,年过古稀的他说,“我感觉自己还像30岁的时候一样,准备好去参加一次又一次的活动。我追求最好的,我也必须是最好的——因为那种激情和驱动力从未消失。”
在几十年的历程中,Graff既见证又推动了钻石业的繁荣。他在拍卖中打出吸引眼球的价格,凸显了钻石的稀有和珍贵,并把它们变成了有名望的艺术品。在日臻完美的过程中,他利用科技和工艺把钻石切割成艺术的形状,向新一代买家介绍黄色和粉色钻石,重述以往他设计过的宝石的浪漫。也许最重要的是,他是创立“从矿区到市场”模式的先锋,把分散的供应商整合起来,使矿主、切割师、交易商和工艺师由彼此独立变成了相互协作。

如今Graff珠宝实现了垂直一体化,从对Gem Diamond的控股到博茨瓦纳、约翰内斯堡、安特卫普和纽约的切割抛光工艺,批发商的销售和珠宝的设计制作,全部在伦敦总部的指挥下进行。这种扩大模式促成了零售帝国的扩张,在全世界有55家精品店和销售点,2016年会达到60家。

Graff还会在高级珠宝的灵魂胜地——巴黎旺多姆广场(Place Vendome)开第一家精品店。这意味着Graff公司发展的新高度,很好地塑造了一个传世的珠宝品牌,一个钻石帝国。Graff的哥哥Raymond担任生产总监50多年了,儿子Francois担任CEO,还有外甥Elliott也是一位总监,负责采购、抛光、珠宝设计和加工。佳士得拍卖行的亚太地区主席Francois Curiel见证了Graff公司过去几年中的崛起,他这样总结道:“Laurence Graff从白手起家,到搭建起了国际领先的珠宝帝国,我们把他看作是21世纪的Harry Winston。”

从手工学徒到业界大亨

1962年,当24岁的Graff在伦敦Hatton Garden开设第一家精品点的时候,还未曾想到有一天Graff品牌会如此有影响力。与他谈论生活和工作,无论是在Albemarle 街的会议室还是在瑞士滑雪地Gstaad充满艺术气息的小屋中,我发现他的视野和想象力都广阔无边。我拜访格拉夫是为了即将出版的新书GRAFF收集素材,这本书将会介绍格拉夫的珠宝设计和他的生活。他是个平易近人的健谈者,讲到15岁时母亲送他到Hatton Garden中Schidler的作坊当学徒,Graff太太问,“我的儿子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她希望孩子能有个不错的前景。Schidler预言:“天空才是极限。”尽管三个月后,Schidler就让这个孩子走了,并说他永远都不会在珠宝贸易中成功。

17岁时,他开始了自己的事业,每次都“买更大一点也更好一点”的珠宝,抓住每一次机会。让他受益更多的是,六岁时他开始帮母亲经营糖果店,这使他非常熟悉世态人情。他说:“战争年代磨练了我,既给我钢铁般的意志,也让我有了巨大的自信,因为我知道必须依靠自己,照管好自己。我不害怕任何事,早年的经历教会了我如何生存。”

最初,Graff意识到获取钻石的渠道对他的事业来说至关重要。而在当时,这个渠道只对“看货商”——De Beers集团的客户开放,他们能定期收到从矿区直接运来的钻石。但格拉夫偏偏迎难而上,1998年,他买下De Beers集团南非钻石公司的控股权,成为该集团首屈一指的看货商。格拉夫解释说:“如果你想在钻石业成功,你就要尽己所能地接近它。”
现在,Graff又加入了Gem Diamonds公司的股份,该公司旗下的南非莱索托王国钻矿,以盛产质量上乘的大块白色钻石而闻名于世。2008年,通过南非钻石公司,Graff在博茨瓦纳买了一块地,准备建一个钻石科技园区,他预见到这个非洲国家对钻石业的重要性。在这里,Graff推广了他的集中化理念,把工业的方方面面聚集到一起,从矿业公司、交易者、切割者、抛光师到咨询顾问、联络员、经纪人、银行和一个钻石实验室。

如此一来,Graff就砍掉了中间商,确保钻石供应的数量和质量能满足成品的创作需求,加大零售贸易发展。这为客户带来了好处,不仅价格优惠,而且宝石的纯度、形态和质量都有保证,特别是切割方法,带来视觉上的美感。“我们所有的钻石都是按照Graff方式切割的”,他解释说。“为了最完美的形状,我们愿意切得稍微多些。”

独特黄钻打造品牌影响力

如今,毫无疑问的是,Graff公司有了几位专业的世界级钻石切割师。他们雕琢最有挑战性的石头,包括最难以把握的彩色钻石。比如格拉夫在过去几年里买的三块罕见的钻坯:一枚269克拉来自于博茨瓦纳的钻石和两枚南非莱索托矿区的钻石,一颗314克拉,另一颗357克拉。他还买过一颗299克拉的黄色钻坯,后来切割成了132.55克拉的Golden Express。格拉夫说:“我希望从每颗钻坯中提取出具有历史性的钻石,那是我们想做的。一段具有历史价值的钻石的三部曲。”

The Golden Express是美丽的黄钻的代表,成为Graff品牌的主打之一,Francois Graff说,以至于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客户们就把黄钻称为格拉夫珠宝。1970年代晚期和1980年代初期,黄钻常常被认为“色泽不佳”而被弃置不用。后来,纽约一位钻石雕刻师在黄钻上试验了一种“明亮式”切割法,随后找到Graff,“(他)在酒店向我展示这颗钻石,我从没想过一块石头能闪耀出如此璀璨的光芒。我完全陶醉了。于是我买下了这颗31克拉的宝贝,那就是我们致力于做黄钻的开始。”

当Graff推出了新一代宝石,零售帝国也不断增强在全球的影响力,他那最初的光滑的宝石风格也向设计美学发展,更具流动性和柔和性特征,来增加感情和讲述故事。让Graff引以为傲的是,一位富裕的客户愿意走到他的精品店,买一颗价值数百万的钻石,这是对钻石本身和品牌设计的重视。最新的Carissa钻石,代表着Graff钻石的中等产品,它的设计灵感来自位于南非winelands酒庄花园中一种奇异的花。这些珠宝被精心雕刻,浪漫非凡,美轮美奂,好像花朵上的钻石露珠。

除了他对钻石的激情,Graff也成为了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艺术收藏家。他喜欢20世纪的大师,包括Picasso、Calder、Lichtenstein、Warhol等,在主要的博物馆被展出过。他会继续寻找最珍稀的珠宝,“一天14小时,每周7天”不间断地擦洗世界最美丽的宝石。在我离开Gstaad的小屋前,Graff带我参观了他主要的艺术藏品,他还在不断自学拓宽自己的知识面和眼界。当我向他告别时,忆起往日时光,热情四溢的Laurence Graff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十分真诚地说:“这本书我希望它卖得好,它必须是最好的。”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