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当结婚不是为了爱情──绿卡婚姻人财两失的故事

2014年05月20日 国际与社区新闻 暂无评论 阅读 267 views 次
Share

当结婚不是为了爱情──绿卡婚姻人财两失的故事

 

  在近年来的骗婚案例中,越来越多的“他”不甘被骗,走出来指认那个“她”。就在5月12日,一位闽籍江先生就在华埠东百老汇“设局”,誓言要曝光那个骗婚的“她”。
  “她骗了我1万5千元后,就一直拖著不去注册结婚,后来我才发现她居然同时还要和另一个男人拍婚纱照!就在同一家婚纱店!那个男人还是我的亲戚!”江先生一说到那个“她”就气得咬牙切齿。
  ■本报记者苏夏竹纽约图文报道
  “她”和2个“他”订婚
  话得从头说起,故事中的“他”是来自福建亭江的江先生,来美12年,一直在新州餐馆做炒锅工作。今年2月他在同乡媒婆的介绍下,认识了自称来自福建东岐的林小姐。2月16日,双方初次见面,江先生就对林小姐非常喜欢,当时身上有5000元现金怕晚上出门不安全,就放在了林小姐那里。两人18日再次见面时,就开始讨论起婚礼事宜。当日江先生再次给了她3800元,之后陆陆续续为了婚礼一共给了1万5千元的礼金。此外还支付了媒婆千元礼金。
  江先生在付出高额礼金后,就一直催促林小姐去注册结婚,但是对方一直用她的爸爸回中国了,要等爸爸回来再去注册等等理由拖延著。一次又一次的拖延,终于让江先生失去耐心,起了疑心。而更令江先生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就在他准备和林小姐5月13日去拍婚纱照的影楼,居然让他发现了林小姐和另外一个男人的婚纱照订单。
  而这个男人却也不是外人,是江先生的一名远房亲戚翁先生。从订单可以看出,两人早在4月30日就预定了899元的婚纱照套餐,也是5月去拍,就在江先生后面没几天。犹如晴天霹雳的发现,让江先生慌了神,立刻给林小姐打电话质问。但林小姐非但没能给他一个说法,还威胁说要叫爸爸手下去八大道打他。
  在亲友的多方打听下,江先生发现林小姐至少同时和两名男子发展“婚姻”关系,其中这位翁先生也被索要万元礼金,翁先生更是不知道林小姐同时还在和别人拍婚纱照。深感被骗婚的江先生,12日请亲友把林小姐约出来,索还礼金。在多方压力下,林小姐信誓旦旦地表示要退钱,但并不愿解释为何要同时和两个“他”走进婚姻殿堂。
  对于江先生的愤怒,专业法律界人士给出的意见是,如果江先生认为林小姐四处骗婚,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其他受害人,一起前往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上报。虽然江先生没有身份也不用害怕,检察官办公室不管受害者的入境方式和身份地位如何。
 
  江先生未婚妻和另一个男人的婚纱照订单。看著厚厚一沓印好的喜帖,江先生倍感心酸。本报记者苏夏竹摄
  礼钱vs.绿卡
  故事说到这,读者们多半会疑问,是什么样的魅力女郎让这个“他”见面就付出5000元礼金?我们再来看看他们的身份。
  这位同时让两个“他”为她倾倒的林小姐,实际上已经离过一次婚,还有一个5、6岁大的孩子。但是来美12年的林小姐已经有身份。而这位同样来美12年的江先生则依然是“黑户”。
  有网友“endlessQ”评论说:“第一次见面就给5000,到底是啥买卖呢?而且才认识3个月就要结婚,太神速了吧。”
  人心隔肚皮,无从确认在这场骗婚中,究竟是谁利用了谁,谁又抱著什么样的目的。但是像江先生一样抱著一摞厚厚的结婚请帖,默然离去的“他”大有人在。
  “她”拿到钱就失踪
  在过去很多骗婚的案例中,大多数“他”抱著自己持有身份,用给“她”办身份的方式拴住对方。男方很多还抱著只要结婚了,不管对方什么目的,就能真的过日子的想法。但现在,越来越多的有身份的“她”也打起了这一无本万利的生财之道。
  近来出现的骗婚案件中,大多有一位“媒婆”给双方牵线搭桥,但这“媒婆”的收费也不低,通常在3000元上下。有身份的“她”,在“有道德”的情况下,会和“他”结婚,2年后在说明男方拿到绿卡后,再离婚。因为通过结婚得到的绿卡,申请人得到的是有限制的居民身份(conditional resident status),也就是通称的临时绿卡。在临时绿卡的两年到期前3个月(90天)内,申请人必须和配偶共同申请正式绿卡。否则不但申请人会失去绿卡,还会被递解出境。
  但碰上捞一把就走的“她”,男方就是赔了万元“礼钱”又折夫人了。女方通常在一段时间内同时和几个男性接触,都表现出要结婚的意图,收到礼钱就失踪。
  本报去年就报道过这样的一起骗婚案,但是相比从前女方多半在骗到钱后销声匿迹。此次报道后不仅男女双方都跳出来,双方的亲属也都在网上打起口水战。可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拜过天地的陌生人
  “他”说女方骗走10万元结婚,“她”说男方为获身份强行“逼婚”。
  事情发生在2013年4月,“他”是福建长乐营前村人林磊,通过媒婆介绍认识了长乐里仁村人游秀娜。在弗吉尼亚州做餐馆工的林磊并没有太多积蓄。在两人决定结婚后,林磊全家举债凑了10万元现金,给了游秀娜做聘金。
  当年9月2日林家大摆婚宴招待宾朋。但就在摆完酒席的第二天,游秀娜就没有再回过林家,更不要说去市府进行正式的注册登记。两个拜过天地的陌生人就此反目成仇。
  当林家打电话给游秀娜的父亲,对方说“就这样算了”,林父想要回10万聘金,游父说,“你要钱,可以,我带你去警察局”。林父生气,他认为,游秀娜是“欺负他儿子没身份”,知道他们因为是黑户,所以不敢报警。他说,据他的了解,这女人用同样的手段还骗过其他人。
  不甘心的林家亲友试图揭露游秀娜的面目。不但在88怡东楼论坛上把游秀娜的姓名、位址和电话全部曝光,还带著两人结婚照去福建同乡会投诉。导致网路上一时间骂声四起。亲友也打电话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在这种情况下,游秀娜一方也不干了,跳出来要说个清楚。
  游秀娜一方的版本则是男方试图通过和她结婚拿绿卡,没有拿礼金却被逼婚。她说,早在8月就后悔答应结婚。因为发现林磊骗她,林磊自己没工作,还穿增高鞋。
  对于男方提出的10万礼金,游秀娜一口否认。她说只拿了一只价值4000元的戒指,和1000元的见面礼金。她说,她有绿卡,林磊偷渡进来被抓,现在有5万元保释金,林磊许诺结了婚后,把这5万元给她。她还说,林磊的家人到她家逼婚,说“你不结的话我叫一卡车人来”,她报了警,后来因为害怕被报复只好同意结婚。
  和林磊有著一样的遭遇,今年5月闽籍男子郑先生也有这样一个拜过堂却守身如玉的新娘。郑先生来美数年,迄今没有身份。也同样是在神通广大的“媒婆”介绍下,认识了来自福州的陈女士。
  两人见面后感觉情投意合,女方也答应帮助男方申请绿卡,但是要收取6万元“礼金”。郑先生于是先付4万5000元,并说好拿到绿卡后才付清尾数。
  于是两人按照习俗拜了堂办了酒。但是郑先生希望的夫妻新生活并没有能如他所愿的展开,陈女士更是视他为路人。而办理身份的申请也是一拖再拖。于是郑先生不满意要求退款,却被一口拒绝。
  一人被骗 全家背债
  在诸如此类的骗婚案件中,因为华人新移民的身份问题,出现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情况。但是往往因为各方的利益追逐,让本来就不能放在台面上的婚事,变得更为复杂化,而牵涉到的双方大家庭也让矛盾日益尖锐。
  通常被骗婚的男子都是靠著父母亲戚全家举债,才能付得起礼金。但是婚没结成,钱又打了水漂,最义愤填膺地还要数含辛茹苦的父母。今年初,一位闽籍妈妈就带著儿子和多位亲戚前往福建同乡会求助。
  这位母亲一上来就是对消失的“儿媳妇”一顿乱骂,说她拿了万元礼金才进她家门。她的儿子是公民,虽说口吃说话不是特别清楚,但是一直真心对待妻子。之后还申请了正式绿卡。拿到绿卡后,两人都有了孩子,媳妇却常常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好几个月。现在彻底没了音讯,也不管孩子。
  这位愤怒的母亲不断职责儿媳妇的种种阴谋,更是说要去移民局举报,撤销她的绿卡,而事情的男主角却坐在一边,看著母亲指手画脚,一言不发。在场一位闽籍耆老实在看不过去,劝这位母亲说,儿女的事情父母最好不要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他们身上。而且两人结婚这么长时间,还是有感情基础的,不能说是骗婚。作为成年人两人都有选择的权利。
  天上不会掉馅饼
  对于见惯社区一宗又一宗骗婚案件的联成公所顾问赵文笙,对此早有精辟评论,天上没有掉下来的馅饼,你男的什么都没有想又能办身份,又拥美娇娘,这怎么可能?如果是双方都不是怀著寻找人生伴侣的目的,结婚对他们来说本就是各取所需的利益交换。对于那些抱著侥幸目的的新郎、新娘,只能说路是你自己选的,被坑谁也奈何不得。
  结婚绿卡无疑是拿到身份的一条快速通道。但随著数以万计的婚姻绿卡申请递交,联邦移民主管部门也采用各种方式严厉打击假结婚行为。被认定为假结婚的比例也有上升趋势。就像本文中所提到的,很多有身份的移民,因为假结婚所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不惜铤而走险。对那些利用假结婚申请绿卡的人来说,如果被证实欺诈,不但有牢狱之灾,还会被递解出境。
  但是如果是真心诚意冲著白头偕老而去,识破“骗婚”也很容易。不要像江先生那样第一次见面就把5000大洋奉上,在结婚前了解清楚对方再做决定。夫妻之间贵在彼此坦诚,如果你的未来妻子什么事情都瞒著你,即便现在角色扮演的多么完美,也都很可能是假的。
  其次对未来妻子要多方了解。如果对她所有的了解都是从她自己口中获得的,那么其实等同于不了解这个人的本质。从她的家人、朋友、同事甚至一切认识她的人多接触,那么识破“骗婚女”就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在美华人艰辛多,人人心中有著一个个心酸的故事,切勿因为身份被骗婚,最后落得人财两空。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