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张艺谋与莫言对谈:今天是大师 当年是屌丝

2014年05月18日 国际与社区新闻 暂无评论 阅读 74 views 次
Share

莫言与张艺谋对谈

莫言与张艺谋对谈


今天的大师,当年往往都是屌丝,张艺谋和莫言也不例外。

5月18日晚,张艺谋和莫言在东直门百脑汇电影中心举行“回归创作,大师归来”对谈活动。一个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导演,一个是内地首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因而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大师对谈”。

当然,“对谈”的契机,是张艺谋的新作《归来》刚刚在内地公映,前两天票房近6000万刷新中国文艺片最新票房纪录;同时,两人还是老朋友、老搭档,张艺谋的导演处女作《红高粱》就是改编自莫言的小说《红高粱家族》并在国际上获得大奖。

彼此知根知底,谈话也就毫无顾忌。对谈中,两人不断互揭老底,尤其是莫言就像一个老顽童不断爆料、贫嘴、处处“惹是生非”,逗得全场乐成一片。

莫言谈《归来》:担心后排女生哭晕过去

为了给张艺谋捧场,莫言说他昨天早上才临时赶到影院看了场《归来》:“我直到现在眼睛还很难受、很疼,因为流了很多眼泪。其实最近几年很少遇到这样的电影,我一个60岁的老男人,到现在还能哭出来,这说明它触动了我内心深处最痛的地方。”

但莫言认为,看《归来》这个电影,60岁的观众会哭是必然的,毕竟他们刚好经历过影片中的那个时代——文革,年轻人未必会感兴趣,但实际情况却让他大吃一惊:“我特意邀请了两个80后的小伙子跟我一起看,结果他俩也哭了。尤其是我身后那个年轻姑娘,我很怕她哭晕过去。其实我很想告诉她,你能不能别弄出那么大声音,影响到我看电影了;但转念一想,如果你让非让她憋住不哭,这事儿又太残忍……”全场哄然。

讲到这里,大家都以为莫言是张艺谋请来的托儿,专门负责夸奖的,谁知他忽然话锋一转:“不过从故事的角度看,《归来》比较老套、甚至可以说是陈旧……”当着张艺谋讲这样的话,全场又是一阵哄笑,张艺谋也微微一笑,但脸上明显有点挂不住,莫言见状赶紧解释称:“我不能夸得太多,生怕他这个年纪又骄傲起来那就很麻烦。”张艺谋终于开怀大笑。

说了句“坏话”之后,莫言给《归来》做了一段比较中肯的评价:“它用一个比较老套甚至是陈旧的故事,讲述了一段人世间最真挚、最委婉、最动人的爱情,合情合理、丝丝入扣。这是一部难得的直指人心的电影,对我个人来说不仅仅是在欣赏,也是在回顾个人的成长史和社会的发展史。”正在这个时候,放映室外一片嘈杂声,好像有人在嚷嚷,莫言故作慌乱状:“啊!是在叫我吗?”全场第再度笑成一片。

张艺谋谈莫言:当年找他主要是为了种高粱

张艺谋的导演处女作《红高粱》改编自莫言的小说《红高粱家族》,1988年,该片在第3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最高奖项金熊奖,成为中国电影在国际A类电影节上拿到的第一个大奖,由此开创了全新的历史,也成就了张艺谋和莫言。

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他当年和张艺谋、姜文三人光着膀子与巩俐的一张合影曾在网上疯传。这张照片正是拍于《红高粱》拍摄期间,张艺谋笑言,他当时天天缠着莫言不是因为他的文学造诣,而是为了向他请教怎么种高粱。

原来,为了拍摄《红高粱》,张艺谋找人在莫言老家山东高密种了几百亩的高粱,由于没有经验,这几百亩高粱眼看就要“全军覆没”,急得他上蹿下跳天天缠着莫言问“怎么办”,莫言给他指点迷津:“水,你这个高粱缺水……”一语点醒梦中人,终于挽救了那片高粱地,于是才有了后面的电影《红高粱》。

张艺谋讲到这里,全场已是笑成一片。莫言插话说:“记得拍的时候,姜文一脚就把我们家唯一的一个热水壶给踢坏了……”又是一阵爆笑。

谈到高兴处,张艺谋也刹不住脚了,他透露自己当年刚从电影学院毕业,还是一个纯屌丝,看了莫言的《红高粱家族》之后兴奋得不行,生怕版权被别人抢了,就亲自从山西跑到北京来找莫言,结果在坐电车的时候还把脚夹坏了,鲜血淋漓。

那时候还没有手机,莫言在军艺作家班进修,两人之前并没有见过面,也不知道对方长啥样。张艺谋按照别人的指点,进学校之后就在厕所旁的一个教室门口扯着嗓子喊了几声“莫言”,结果对方还真出来了。

当时,张艺谋为了主演《老井》刚在山西体验完生活,晒得黝黑,穿得也很破烂,活像一个农民,脚还在滴血,惨淡至极。但这个形象让莫言觉得“很熟悉”,特别像他们村生产队的村长,所以他当即就决定把《红高粱家族》的改编权交给张艺谋,并且告诉他随便怎么改都行。“我真是没有想到。”张艺谋说他当时特别忐忑,因为刚从学校毕业,还没有什么名气:“没想到他那么信任我。”“其实我主要是怕麻烦。”莫言一句话,又把大伙儿逗乐了。

作品对比:《红高粱》张扬 《归来》下沉

时间一晃27年就过去了,张艺谋和莫言都从当年的屌丝变成了今天的大师。回忆往昔,两人都充满无限感慨。

莫言说,他特别怀念当年,那时候他们都充满了蓬勃的才华,感觉有用不完的力量:“从艺术上来看,《红高粱》其实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还有很多遗憾,但我特别喜欢电影里那种青春张扬的感觉、那种浓烈的气息。”

相比之下,《归来》则是在慢慢往下沉:“它是深水静流,表面上看起来没有波澜,实际上是导演对人生有了丰厚的体验,在艺术上和技法上不断成熟,是由外向内的一个结果。”莫言说,从这个角度来讲:“《红高粱》你可以站着看,甚至是跳起来看,但《归来》需要你坐下来安安静静地看。”尽管它的故事比较老套和陈旧,但也正是这样的故事,才真正考验导演和演员的功力,它还真不是一般人能驾驭得了的。

回忆起当年的创作,张艺谋也说一切都还历历在目:“就是很纯粹、没有杂念,很像一个人的初恋。”最近一二十年张艺谋执导了一大批影片如《英雄》(电影版、美剧版)、《满城尽带黄金甲》、《山楂树之恋》(电视剧版 电影版)、《三枪拍案惊奇》、《金陵十三钗》等,但由于各种原因,他再也很难回到那种纯粹的创作状态中去,但这种状态他在拍摄《归来》时找到了……

最后谈到“大师”二字,什么样的人才算大师,张艺谋和莫言算不算是彼此心目中的“大师”,老顽童莫言断然表示:“这个问题我是不会回答的。因为一旦我说了谁谁谁是大师,那些有大师的素质但我没有提到的人就会不高兴,所以我是不会回答的。”张艺谋见状也呵呵直乐:“他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