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捐赠2500万美元,用于抗击埃博拉疫情

2014年10月21日 社会万象 暂无评论 阅读 434 views 次
Share

抗击埃博拉,慈善机构动作迟缓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和妻子普莉希拉·陈向疾控中心捐赠2500万美元,用于抗击埃博拉疫情。

Andrew Gombert/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和妻子普莉希拉·陈向疾控中心捐赠2500万美元,用于抗击埃博拉疫情。

上周,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捐赠了2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3亿元),用于帮助埃博拉患者及家属。他们把钱交给了一个负责把私人捐款转给疾病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的基金会,而不是交给非营利组织;通常情况下,在发生人道主义危机时,美国人会纷纷向非营利组织捐款。

相较于过去约十年来,大灾难发生后的捐款状况而言,用于救助埃博拉疫情的慈善捐赠约等于无,通常会积极寻求捐赠的救援机构,本次可以说是没有动静。“你收到过募捐电邮吗?”印第安纳大学礼来家族慈善学院(Indiana University Lilly Family School of Philanthropy)副院长帕特里克·M.鲁尼(Patrick M. Rooney)问道。“如果发生了地震或海啸,我的问题就会是,谁向你募捐过,有多少次?美国人没有在捐款,因为还没有人真正向他们募捐。”

自从恐怖分子2001年撞击世贸中心以来,每当有地震、洪水、龙卷风、泥石流等灾害发生,美国人就会慷慨解囊,支持采取应对行动的组织。使用互联网和手机,捐款变得非常轻松,只需要点击一个按钮。有了这样的方便条件,美国人为2004年摧毁印度洋周边地区的海啸,2011年日本发生的海啸和核灾,2010年海地发生的地震,以及其他灾难,捐赠了数以十亿计的美元。

但这次埃博拉危机的捐赠情况不一样,慈善官员和专家说,尽管很难准确说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同,也许它没有自然灾害那种视觉冲击力。或者是因为,人们比较难理解自己的钱可以派上什么用场,因为这种疾病的死亡率非常高,而且没有确切的治疗方法。人们甚至不是很清楚,提供食物、住房和防护装备有没有作用——以及这些东西怎样抵达最需要它们的地方。

“为这件事筹钱,反正就是更加困难一些,”健康伙伴(Partners in Health)组织的首席开发官大卫·惠伦(David Whalen)说。该组织由医师保罗·法默(Paul Farmer)创建,宗旨是帮助提高贫困地区的医疗水平。

此外,慈善机构最初在受灾地区开展的行动规模很小,或根本就没有进入那些地区,而且当时人们感觉埃博拉疫情的爆发有望得到遏制。现在,资金就是为这些地区筹集的。

国际医疗组织无国界医生(Doctors Without Borders),即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当时在受灾地区抗击这种疾病。但直到7月下旬,该组织获得的捐款才多了起来,美国分会的发展主任托马斯·库曼(Thomas Kurmann)说。

“真正的激增出现在9月,”库曼说,当时该组织的代表在联合国发表了演讲。“有很多媒体报道,因此吸引了更多捐款。”

无国界医生组织呼吁,捐助者不要把自己的捐赠设定为特定紧急情况的专项捐赠,以便该组织能把钱用在最需要的地方。不过,它也并不排斥专项捐赠。到目前为止,该组织已收到约3150万美元指定用于埃博拉危机的私人捐款,其中大约​​730万美元是美国人捐赠的,库曼说。

在利比里亚蒙罗维亚约120英里外的邦县,有一个70张床位的埃博拉治疗中心,国际医疗队(International Medical Corps)已经有大约200名医护人员在那里工作。该组织正在在塞拉利昂施工,准备开设一个50张床位的治疗中心。

7月下旬,国际医疗队开始默默筹款——在其主页上,没有和埃博拉有关的活动的任何照片。“一开始比较慢,”该组织的首席筹款人丽贝卡·米尔纳(Rebecca Milner)说。“我觉得,拐点出现在那些传教士被带回美国的时候,之后,越来越多的捐助者对此表示了兴趣和关注。”

她说,这种缓慢的筹款步伐,让她想起为饥荒筹集资金的时候。“你真的必须敲锣打鼓,希望把媒体吸引到那里,以便突显问题的严重性,”米尔纳说。

迄今为止,该组织收到了250万美元的现金和实物捐助——相比于装备,它更愿意接受现金。抗击埃博拉需要的“个人防护装备”类型非常具体——手套、头套、连衣裤,以及医护人员用来保护自己的其他装备。

米尔纳说,收到各种不同类型的套衫、手套和护目镜,让培训过程变得非常复杂。“知道如何以正确的方式穿戴这些装备,以及如何以正确的方式把它们脱下来,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我们没法针对每种装备开展培训,”她说。

慈善组织国际直接救济(Direct Relief)收集药品和物资,并把它们分发给一线医护人员,比如利比里亚“最后一里医疗”组织(Last Mile Health)的医护人员。国际直接救济的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泰伊(Thomas Tighe)说,他们收到了“大量手套”。

在包了一架747飞机,把物资运到蒙罗维亚的时候,国际直接救济获得的专门用于埃博拉援救工作的捐款只有10万美元。“我一直在想,银行是否会向我们收取透支费,”泰伊说。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