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张艺谋: 巩俐正处在她最好的时候

2014年05月15日 娱乐新闻 暂无评论 阅读 472 views 次
Share
张艺谋导演周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很多东西,你要自己面对,别人无法分担……”张艺谋的话,句句“走心”。

  作为中国最知名的导演,前些年的张艺谋极少和媒体“推心置腹”:每有新片推出,其老搭档张伟平总是采取“饥饿营销”的方式,“有计划”地让他与媒体和观众打交道,尽量少说,最好不说。有时候偶遇“走心”一点的问题,伟哥还会夺过麦克风:“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弄得一旁的张艺谋哭笑不得。久而久之,他似乎成了高高在上的圣人,与观众的距离越走越远,网友于是送其雅号“国师”,其中有仰望的成分,但更多的是调侃和戏谑。

  2012年,张艺谋和张伟平兄弟反目,继而分道扬镳,至此各种麻烦开始找上门来——当然这两者之间并无必然的因果联系。2013年超生被曝光之后,他一度遭遇舆论的口诛笔伐,声名扫地,“国师”的名号也一度变成了“葫芦娃他爹”——当时曾传言他有7个孩子。

  在和平年代,境遇忽然遭遇到如此重大的改变,其实并不多见——政治和安全事故除外。换作一般人,可能早就惊慌失措、昏招迭出了,抑或很难重振旗鼓了,但对于张艺谋沉默、道歉、专心拍片后,仍然以不可撼动的姿态回到了这片江湖。没有人能代替他的位置。

  5月16日,其新作《归来》将在国内全面公映。从内部提前点映的效果来看,称赞者居多。张艺谋也一改之前的做派,再次“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当有记者表示《归来》后半部分节奏较慢、看的时候差点睡着时,他笑言“那你一定是没休息好”,然后给对方大讲文艺片和商业片节奏的区别,末了还谦虚地表示“我比你长几岁,所以简单地给你补点课”。另有记者想和他探讨“谋女郎”的话题时,主持人怕他难为情,就打断说“这个问题不太合适”,没想到张艺谋十分淡定:“没事,我可以说两句……”然后一说又是半天。

  在接受腾讯娱乐专访时,张艺谋则拿出了更大的耐心,几乎所有问题都回答得“滔滔不绝”。很明显,他在试图让更多人理解他,即便不“理解”,也希望至少可以被“听到”。

 

张艺谋作品再拍文革,大家期待再看到《活着》,张艺谋决定让它看起来像《山楂树之恋》,你觉得他自我阉割了吗?

国师的自白:哪有自我阉割,今后还要拍文革

  《归来》改编自严歌苓的长篇小说《陆犯焉识》,讲述的是文革中一段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不过,《归来》并没有拍出《陆犯焉识》的全部,而只是截取了它的结尾部分,于是有评论称,张艺谋"名为国师,实为顺民",为了规避审查,他提前自己把自己阉割了。

  这显然只是别人的揣测,张艺谋透露《归来》本来准备拍上下集,更为完整地呈现原著故事,可思来想去觉得以前自己拍的《活着》、《山楂树之恋》也都与文革有关,前者是直面那段历史,后者是把这段历史当做背景去讲一个爱情故事,于是到了《归来》他不想再重复自己的老路,而是希望找到一种全新的表达方式,那就是把历史浓缩到细节当中去呈现。

  谈到文革,张艺谋表现出浓厚的谈性,因为他最美好的年华正好是在那段时间当中度过:"我16岁到26岁,它是我的成长期,所以留下了许多许多的故事。"将来如有可能,他还会涉及这个题材;他也坚信除了他,还会有别的导演或后来者会涉足这个题材,重现那段历史。正是从这个角度来讲,张艺谋希望《归来》能为后来者提供一个文革题材的全新案例。

腾讯娱乐:与原著小说比,《归来》其实有很大的改动,比如小说中陆焉识和冯婉喻其实还有一个儿子,影片当中彻底没有提及。

张艺谋:儿子原来一直有,一直到最后倒数第二稿还有,儿子儿媳妇还有,后来我还是觉得再浓缩一下,人再少一点,因为我觉得一个女儿她可以承担这样的任务,也不用分配,这样可以让人物更丰满一点。

腾讯娱乐:编剧邹静之老师说剧本其实写了两集对吧?

张艺谋:剧本写了上下集。

腾讯娱乐:原先有没有准备拍成上下集?

张艺谋:打算,打算拍两部。因为它一开始我们说用小说的尾声来做起点,但是老邹写着写着就写逃亡那部分写得很生动,她写了一个逃亡,那个整个这边就是逃亡,还没回来呢。接着我说你再写下半段,所以后来就变成两个量,两个容量。

张艺谋

腾讯娱乐:那最后为什么合成一部了,是为了规避审查吗——只拍小说的结尾部分?

张艺谋:我希望有一个新的样子,你比如说我也拍过《活着》、拍过《山楂树》等等,这类题材我也不是没有触及过,我就希望我们能不能把历史浓缩、浓缩之后通过两个人点点滴滴的细节来呈现?我觉得这是给自己出了个难题,但我很希望这样去尝试,因为我们就拿掉政治审查,就说像文革或者像历次的政治运动等等,你未来还拍不拍?因为它是讲故事的利器,有可能过30年还有很多人要拍,过50年还有很多人要拍,所以如何反映它永远是一个新鲜的东西。

  所以我就想,也许我们未来的年轻导演再拍的时候,他可能也会选择这种方法,他就是把这个历史浓缩到细节中娓娓道来。我是觉得这样的拍法,很像中国传统的美学去留白、去提炼,是考导演、考编剧、考演员的一个方法,而这种方法呢,我还没有尝试过。因为我尝试过《活着》这样直面的方法,我希望这是另一版《活着》,就是不直接反映那段历史,把它浓缩到那些信里边,浓缩到那些信纸的颜色、材质和新旧程度,浓缩到那个上头,你就会看到一个人在艰苦的岁月,他的那个生活的韧性,他那个企盼的心态,全部浓缩进去,就这些点点滴滴的东西,我自己很喜欢这样的一种方式,至少对我是新鲜的。

腾讯娱乐:您为观众献上过太多经典影片,《归来》会在您的职业生涯中占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张艺谋: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还是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因为这也是我很多年希望拍的一部电影,因为我们是过来人嘛,这段历史、这段故事,我们都是感同身受。我记得我很多年以来回答很多外国记者的问题,说你最感兴趣拍什么电影?我都说我这样类似的话,我说我其实最感兴趣的是文革时代的电影。因为我16岁到26岁,它是我的成长期,所以留下了许多许多的故事。《归来》这个电影可以看作是文革后的一段描写,也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这种喜欢的类型我是很多年不改的。日后我可能会碰上这样的故事我还会拍,它都是打动我的。

  我们讲故事,讲悲欢离合的故事,我们都是希望把它放在一个大时代底下,而这个时代,我们不希望它太平庸,太普通,我们都希望人跟时代有一个巨大的反差,也就是说人无法左右时代。人是一棵小草,人是底层的人物,普通人,那这种反差会带来故事,会带来情感,会让这部电影看起来更生动,或者更深刻。我都是偏爱这一类电影。

 

张艺谋斯皮尔伯格李安李安赞结尾,斯皮尔伯格哭了快1小时,陈道明捅破窗户纸:这就是朋友圈点赞。国师真的可以被吐槽了

导演的自白:我能感动自己,也能打动年轻观众

  从业三十来年,张艺谋执导过不少感人的影片,《活着》、《一个都不能少》、《山楂树之恋》等都曾赚走观众不少眼泪,但他们可能无法与《归来》相比。

  提前看过《归来》的业内人士,有不少都在微信朋友圈留言说"哭成傻子了"、"国师这次变成了催泪大师",华人大导演李安也说"我觉得最后几个画面里面,我感觉非常感动",美国的"国师"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则有点夸张了,号称自己观看过程中哭了将近一个小时——到底是在看电影还是看表,引起媒体轰动。

  不过,该片主演陈道明识破了事情的真相,他说不论李安还是斯皮尔伯格,都是同行之间的客气多了一些,大可不必拿来当做评价《归来》的语录,只有中国内地的普通观众认为它好,才是真的好。在谈到这一点的时候,张艺谋自己也坦承《归来》"有很多感动的地方",但并不特指某个桥段后哪一场戏,而是"人物在整体上所体现出来的那份坚守和陪伴"。也正因为如此,他相信《归来》能够打动观众,其中也包括口味比较挑剔的年轻观众。

腾讯娱乐: 这个片子您自己是不是已经看过无数次、记不清了?

张艺谋:对,很多次了。

腾讯娱乐: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看的,是不是每一遍都有感动的地方?

张艺谋:没有具体的结点,我大概4、5天以前看的时候,正好是我去出差20多天没在,所以呢,隔了一段时间,所以4、5天以前是最近一次看,隔了20多天看,当然我是检查拷贝,重要的是画面、声音和字幕等等是不是达标,因为要发行了。但是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有很多地方自己还是有感动。感动的是在人物上体现出来的那份坚守和那份陪伴,我这种感动,不是具体在哪一场戏,是由演员生动的表演所带动你的一些共鸣。

腾讯娱乐:那你感动的时候也会流泪吗?

张艺谋:这个我很少。我不知道其他导演怎么样,自己的电影,看了好几百遍还掉眼泪,这个可能感情要太敏感的才行,我不是这种类型。

腾讯娱乐:片子虽然还没公映,但业内评价很高,也有人说这对《归来》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抬得越高,就有可能摔得越狠,不知道您自己有没有这个担心?

张艺谋:我也不知道怎么是抬高,我也不清楚,很多朋友看的时候我并没在,因为我差不多离开了20多天。那段时间可能有一些试片吧,我也在网上看到一些朋友的评价,首先我感觉他们是发自内心的,看起来电影打动了他们。所以,我不知道这些朋友们的议论对普通的观众有多大的影响力,但是你还是相信这一点吧,就是说我现在最好奇的就是年轻观众会不会进电影院看这个电影,如果我们很多年轻观众他知道这部电影,他不进电影院,他选择不进电影院,日后在网上看,或者等等等等的话,那是很遗憾的事情。

  我很期待年轻观众进电影院看,我相信如果你进了电影院看,无论你听到什么样的评价,我相信你有自己的判断。几位演员精彩的表演,他们所刻画出来的这段刻骨铭心的情感,我相信会打动你。你不一定会全程被打动,你也会在某种段落中的瞬间被打动,我相信作品有这样的力量。

 

张艺谋巩俐经过记者的提醒,张艺谋恍然大悟已经和巩俐合作10次了。原来老照片比人的记忆更靠谱

男人的自白:巩俐正处在她最好的时候

  众所周知,张艺谋和巩俐曾经是一对恋人,可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两人"各走独木桥",各自结婚,张艺谋还有了好几个孩子。

  历数巩俐的作品,除了《古今大战秦俑秦》是她和张艺谋联合主演,《红高粱》、《代号美洲豹》、《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秋菊打官司》、《活着》、《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满城尽带黄金甲》和《归来》等9部电影,都是张艺谋导演,巩俐当女主角。

  再细看这10次合作,有8次都是在1995年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之前,之后两人分手各走天涯,一直到2005年的《满城尽带黄金甲》才再度合作,中间隔了整整10年。这10年时间,所有爱恨都成了"过去";他们没有"相忘于江湖",而是将曾经的爱情转化成了友情。

  对于摄影出身的张艺谋来说,年轻时在拍她(巩俐),到老了还在拍她,这份友情可能比爱情更动人。张艺谋感动于《归来》中男女主人公的那份坚守,他和巩俐之间也何尝不是一种坚守?

腾讯娱乐:我去数了一下,您和巩俐老师的合作,包括你们俩主演的《古今大战秦俑情》,大概是第十次了。

张艺谋:第十次(吃惊)?

腾讯娱乐:大概是第十次,有九部是您导的。合作了这么多年,您觉得她现在有什么变化吗?

张艺谋:她现在更成熟了,可能经过生活的历练以后,我觉得她现在是一个演员最好的时间,也就是说俗话讲的炉火纯青吧,张弛有度,收放自如,她基本到了这个阶段了。很难做到,你让演员做到收放自如,很难做到。

腾讯娱乐:这个可能不是年轻演员能够做到的?

张艺谋:我们举例来说就像武术,你让一个运动员在这儿打一套拳收放自如,特别难,钢猛有了,阴柔就不够,对吧?挺难的,爆发力有,立即要有定住,那个特别难。所以实际上我觉得她已经到了这个阶段了。就是希望她有更多的角色可以塑造,一个演员到了这个阶段,是很可贵的,很难得的一段,所以我就跟巩俐说,希望多拍一些东西。

腾讯娱乐:可她接戏还是接得特别少。

张艺谋:对啊,很遗憾,就是说可能让演员自己动心的角色也不是那么多。

腾讯娱乐:您年轻的时候演过几部电影,有时候也客串一下,为什么现在彻底不演了呢?

张艺谋:我就不是一个好演员,以前演电影就是各种各样的原因吧,那时候自己还觉得有好玩的东西,现在我已经完全没有表演欲望了。

腾讯娱乐:没有表演欲望了?

张艺谋:对,没有表演欲望了。

 

张艺谋这是个老派的65岁老导演,他可能无法与记者肆无忌惮谈超生风波,但他不会假装生活是一锅心灵鸡汤

家长的自白:人在江湖不能逃,要一力承担

   从《金陵十三钗》到《归来》之间这几年,张艺谋先是与张伟平分道扬镳,然后一度销声匿迹,谁都找着人,气得张伟平认为他"该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说句话",可他就是不出来。然后,娶80后嫩妻、生7个孩子的传言也找上门来,全国不少媒体都到张艺谋位于无锡的别墅附近蹲守,可一直没拿到"铁证"。

  2013年,张艺谋忽然现身,高调加盟乐视影业,再次引发"全城热议"。同年底,他娶80后嫩妻、有好几个孩子的传言终于被证明部分是真的,只不过超生的孩子不是7个而是3个,全国舆论一片哗然;张艺谋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口诛笔伐,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声名和形象跌至谷底。

  2014年,张艺谋交清了超生孩子所需的700多万罚款,形势逆转,好事者转而去追寻罚款的去处。与此同时,犹抱琵琶半遮面多时的《归来》开始电影,陆续收获一些不俗的口碑。出于礼貌和片方的要求,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没有直接提及上述"陈年旧事",不过张艺谋在不经意间,还是谈到了他这些年心态的变化:"很多东西,你要自己面对,别人无法分担……"

腾讯娱乐:之前您也说,《归来》让你回到了导演的本分,是不是有很多年没有享受过这种创作状态了?

张艺谋:也可以这样说吧。其实我拍片子的环境是相当不安静的,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我自己让自己的心态,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外面,把自己的心态回归到过去拍电影的一种状态,我觉得对我来说也是久违了的一种心态,就是比较纯粹地去想这个电影,去拍这个电影,所以其实很考验你的定力,你的坚持。我们都知道,现在大环境其实越来越喧嚣,每一个导演其实都很渴望有这样的环境,尤其又是这样的心态,但是很难做到。我们都人在江湖,很难做到,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有各种各样的利益诉求。

腾讯娱乐:那面对这些困难,您怎么处理的?

张艺谋:我基本上是尽量不去想,干扰都是存在的,甚至很大的干扰都是存在的,你不能说是你成为一个健忘者,所以你基本上都是知道,你也要处理,你也要面对,但是完了之后,当我到了现场,我都是让自己只想现在的故事。我尽量不去想,但是人不是真空的,所以这就是考验我嘛,对我是很大的挑战。

腾讯娱乐:加盟乐视影业之后,是不是很多麻烦张昭(乐视影业总裁,《归来》制片人)就替你挡了?

张艺谋:当然他们会帮我很多东西,但实际上有很多东西是别人无法分担的,是你内心的,所以你自己要面对,你自己要去担当,而且你自己要去克服自己的很多内心的东西。

腾讯娱乐:很多人都说,在中国做导演太不容易了,什么都得管、还什么责任都得扛,您是不是深有体会,尤其是前些年?

张艺谋:也不见得,还得看合作者。我觉得这次合作的制片人非常地专业,大制片人就是大制片人,他真的是什么东西都帮你操心到了。他有很高的见解,他有很高的鉴赏力,他都帮你想到,你真的是觉得很省事,所以大制片人不是徒有虚名。当然导演他就只是希望给你创造最好的环境,让你去做你的本职工作,这是大家最愿意的。国内很多导演觉得辛苦,肯定是有不规范的地方。我们现在市场虽然好,但是实际上我们的市场还不是很健康,另外我们的行业真的不是很规范,所以你肯定要面对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一段时间不会短,所以恐怕当导演还是要难下去。

 

长辈张艺谋

张艺谋的时间非常紧张,绝大多数的媒体专访只有15分钟,腾讯娱乐能够采到35分钟,已经差不多是要开一瓶香槟庆祝的节奏了。
采访之前,宣传人员对记者的采访提纲“审阅”之后再三叮嘱:“千万不要提张伟平、孩子和跟巩俐感情的事,要不我们就得走人……”其实,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不提就不提吧,反正也和电影没什么关系。
不过,在与张艺谋的交谈当中,“约法三章”的事情虽然没提,但它始终是“国师”这些年经历过的困境,不可能完全连沾边的事情都不谈到。每次聊到靠近“敏感”的地方,张艺谋都出奇地平静,却又话含深意、字字珠玑,有些话不像是在做采访,而是像一段深夜站在镜子前的自白、或者是一段长辈对晚辈的教诲。
风雨不侵、宠辱不惊,这就是我感受到的“长辈”张艺谋。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