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Lady Gaga已成怀旧艺人

2014年04月08日 娱乐新闻 暂无评论 阅读 378 views 次
Share

Lady Gaga已成怀旧艺人

Lady Gaga在罗斯兰德舞厅演出。Lady Gaga在罗斯兰德舞厅演出。

 

六年前成为超新星的Lady Gaga如今已成为怀旧艺人。然而即便在全盛时代,她也并不是一个特别现代的歌手,而是致敬20世纪80年代初的麦当娜、玩点70年代的体育场演唱会风格,以及借鉴90年代的俱乐部风情,因此她的怀旧不是从时间意义上而言,更像是一种空间概念。

对于很多人来说——甚至可以说是对成百上千万的人来说——她是一个安全港,是流行乐界的花衣风笛手,向人们提供帮助和安慰,最重要的是,提供希望。歌迷们对她的忠诚在某种程度上几乎与音乐无关;歌曲只是骨架,其上附着着更迷人、更热烈的联系。

但是Lady Gaga所制造的热潮与她身为录音乐手的能力之间有着一道似乎颇为宽广的鸿沟。去年11月她的《流行艺术》(Artpot, Streamline/Interscope)是她在大厂牌发行的第三张专辑,受到广泛冷遇。

尽管它爬上了“公告牌”(Billboard)专辑榜第一位,却是她迄今为止商业上最不成功的专辑,也是金曲最少的一张(这种局面有可能改变,但可能性并不大)。对于一个拥有如此狂热粉丝基础的人来说,这个结果只能算作失败。

Lady Gaga在罗斯兰德舞厅,她唱了专辑《流行艺术》中的歌曲,这张专辑并未获得巨大成功。Lady Gaga在罗斯兰德舞厅,她唱了专辑《流行艺术》中的歌曲,这张专辑并未获得巨大成功。

 

 

尽管如此,Lady Gaga的音乐只是伪装,并不是她与观众之间的实质性联系,这从星期五晚上(此处指2013年3月28日——编注)她在罗斯兰德舞厅的演出就可以看出来,之后她还要在那里演出六场。

她想传达给忠实歌迷的东西都很好理解:大量刀枪不入的流行乐,一头是充满沉思和喘息的热情歌曲,用最大音量唱出来;另一头是宏大的80年代数码摇滚,带点夜店风情。

有些歌对名人这个主题进行了反思,但并不强烈,比如《掌声》(Applause),还有些歌是关于幻想,但也不强烈,比如《性梦》(Sexxx Dreams)。但它们大都是迎合所有人的歌,主要依靠和主题有关的粗俗手势,以及熟悉的夸张姿态。

演出正值她28岁生日,她献上了很短的一组节目——正好一个钟头,感觉有点小气,不过却非常热烈。据推测,这可能是她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要在大型场馆进行的“艺术锐舞:流行艺术舞会”巡演的短版本。

舞台设计也很像小型的大场馆演唱会:一组脚手架,上面垂挂着鲜花,顶端是一个小平台,她可以在上面一边弹键盘,一边以亲密的方式演绎歌曲;还有一个侧舞台,布置得有些像纽约街景,有霓虹灯招牌和一辆假的地铁。

除了她更换的行头,还有许多看点。但这些看点是建立在Lady Gaga的嗓音之上的。只要她愿意,她仍然是个令人生畏的歌手,不过在唱片中很难听出,主要表现在现场。

演出中她的第一首歌是《生来如此》(Born This Way),观众们报以通常的迎接救世主般的狂热。她坐在平台顶端,全身心投入地唱着,飚高音的时候胳膊上的肌肉都绷紧了。

很快,她又在身披羽毛的伴舞陪伴下跳起了舞,唱起《黑色基督†祈祷时尚》(Black Jesus † Amen Fashion)。在唱《性梦》时,她在一对男女舞者之间轻快地跳来跳去。

这样的时刻提供了视觉上的赏心悦目,但是这场活力十足的演出中最惊人还要算那些最直白的时刻。

Lady Gaga在罗斯兰德舞厅一共演出七场。Lady Gaga在罗斯兰德舞厅一共演出七场。

 

 

她在侧舞台上唱起那首愤怒的长篇大论《麻醉》(Dope)时,对歌迷们说:“我的心和你们每个人一起跳动。”

在唱那首向埃尔顿·约翰(Elton John)致敬的《你和我》(You and I)的时候也是如此,她用百老汇式的摇摆乐曲风演唱,伴奏是简洁有力、混响沉重的鼓和热情的吉他。之后,她又回到宽泛的姿态:《只是跳舞》(Just Dance)和《扑克脸》(Poker Face),不是关于Lady Gaga的净化,而是关于演出场地中的群体狂迷,这样的狂迷有很多很多。

观众的热情并没有像从前那样转化为唱片销量,这意味着这样的演出后面的商业规则很可能已经改变。Lady Gaga身处这个音乐工业已经萎缩的时代,是那种非常需要赞助人的艺术家。

事实上,周五晚上演出中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是花旗银行正在赞助Lady Gaga,确实如此。整个演出场地都有花旗银行的醒目标记,感觉更像体育赛事而不是演唱会。或许这种关系会对Lady Gaga的慈善机构有好处,近来它经常受到抨击,被质疑究竟真正花了多少善款做善事。

近来,Lady Gaga与高端艺术的世界做了不少互动,肯定会推出若干沃霍尔式的探索。公司赞助不再惹人讨厌,但这种规模的合作仍然显得不和谐。

Lady Gaga的产业要花费高额运营成本,从出产歌曲,到服装,再到雄心勃勃的整体。她并不是一个能伸能屈的艺术家,不再是了。

仅凭这一个原因,看到她在罗斯兰德这样比平时演出的场地小的舞台上出现,足以令人耳目一新了。

除了《生来如此》歌词中的改动——“谁会拥有一场10天的葬礼?只有罗斯兰德”——她并没多提这个地方的传奇,而她本人也将为这个传奇的结束出一份力——4月7日她的最后一场演出结束后,罗斯兰德就要关门了。

或许因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在这里演出只不过是她为达到目的的一种方法,是她快速变化的事业生涯中的一场演出。注意:侧舞台上有一个霓虹标志,上面写着“斯坦顿176号”,那是她旧居的地址。

演出场址不断变化,Lady Gaga只需要屋顶和墙壁来容纳她的歌迷们。是的,她不能取代任何人,但任何人也不能取代她。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