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华裔主持荆莉加入法拉盛网好声音总决赛司仪

2013年12月11日 法拉盛好声音 暂无评论 阅读 764 views 次
Share

法拉盛网好声音总结总决赛将于2月28号在喜来登酒店举行,我们非常荣幸的邀请到www.jinglius.com的创办人荆莉小姐跟我们上一届的学员韦耀一起共同主持总决赛,这个配搭非常的新鲜,非常值得期待。

法拉盛好声音总决赛主持人

法拉盛好声音总决赛主持人

法拉盛网遇到华裔主持荆莉

法拉盛网遇到华裔主持荆莉

华裔主持荆莉:我的美国梦照进现实

美国梦大概是一个多世纪以来全世界最多人追逐的梦想。10年间,北京姑娘荆莉顶着家人的不理解,只身在纽约打拼,如今成为知名的华人女主持,不仅买下一栋公寓,还有自己的媒体制作公司,实现了自己真正的梦想。
她的微博:http://weibo.com/jinglius
她的网站:www.jinglius.com

一次叛逆:中式教育大出逃

1999年,北京交通大学毕业的荆莉22岁,初来乍到美国,她只是一位怀揣梦想从北京出发的普通女孩,成功获得了美国迪尤肯大学国际经济学硕士学位深造机会和奖学金。就在那年,震惊世界的“911事件”发生了,她发现从事新闻行业才是自己真正的梦想,可以去见证和传递与这个世界息息相关的事件,去救命。而这对于之前学经济学的她来说,意味着要重新挑战一个全新的世界。

压力首先来自于国内的父母。当初去美国的时候,她不愿花父母的钱,艰苦地考取了奖学金,立志做一个独立成功的女儿。学经济是家人对她的期望,是当时看来最有可能在美国立足的职业规划,父母怎能同意她放弃?甚至以断绝关系警告这个叛逆的女儿。荆莉与父母闹僵了,也因此8年没有回国。

在异国他乡放弃一切根基从头打拼的艰难,对一个20岁出头的女孩来说,要下的决心和吃的苦不可谓不大。 直到后来,荆莉报名参加了那场著名的主持人大赛,父母终于与她和解,并在国内上网投票支持她。叛逆的女儿用行动扭转了父母的观念,证明了自己。

荆莉成为了该大赛唯一进入决赛的亚洲选手

荆莉成为了该大赛唯一进入决赛的亚洲选手

一场比赛:纽约奇迹

先要独立才能成功,是这个出身东方却有着西方冒险精神的姑娘的人生信条。学经济的她从最初的电台制作做到电视制片人,又从电视制片人做到第一制片人,尽管面临着英语不是母语和电视界激烈竞争等巨大困难,荆莉仍通过不懈的努力和出众的才华,打入了美国主流媒体,成为最早获三大电视网在美国全职聘用的中国记者。

2011年,名为“天堂猎人”的主持人大赛在寻找一个旅游电视节目的主持人。荆莉成为了该大赛唯一进入决赛的亚洲选手,在超过29个国家700个选手中脱颖而出,一度获得最高投票率。她的成功赢来各界人士的瞩目。一方面,钢琴家郎朗,NBC著名主播Chuck Scarborough, 纽约公园局局长Adrian Benepe, 女性媒体品牌Sheckys、纽约票选第一的著名屋顶餐厅230 第五大道230 Fifth和包括WireImage, Getty Images, Life.com和NY1等美国顶尖主流媒体和很具号召力的品牌和个人都纷纷出面支持报道她,另一方面,她也因此遇到一些“奇特”的经历。一次不小心将自己的柯达相机丢失,并在个人博客上提到这一事件,没想到先是获得WPIX公共电视台“Help Me Howard”电视节目的报道,紧接着便收到柯达公司的电话,表示愿意免费为她提供一台相机。

荆莉的美国梦

荆莉的美国梦

一个网站:传递美国梦的正面能量

现在的荆莉,在纽约有了自己的影视制作公司,成功打入一线电视主持行业,与邓文迪、伊万卡等海外著名华人和纽约名媛来往。她在纽约买了栋公寓,还当上了纽约的房东。“美国是一个筑梦的地方,美国梦是这世界上最多人追逐的梦想,因为它传递的信息是:只要你坚持不放弃,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我就是最好的例子。”

下一步她的打算是做自己的网站,目标是要采访那些来自于不同文化背景的商界领袖以及成功人士,让他们来分享那些鼓舞人心的故事。“很少有关于这方面的咨询,因为缺乏第一手的资料。这便是我现在所准备做的。”奥普拉那样的访谈节目也是她想要做的。现在百分之十的美国人是第一代移民,但是在媒体中甚少听闻他们的故事,她希望自己是第一个做这个的,让观众来她的节目分享各种励志故事。让那些刚刚移民过来的少数人知道,生活是美好的,不要因为文化差异而沮丧,现在的经济困难只是暂时的。如果能在某种程度上鼓励这些人,并带给他们希望,她的节目便成功了一大半。

现在的荆莉

现在的荆莉

对话

1.你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从事媒体这个行业吗?

我之前是学经济的,来美国是攻读经济学硕士学位。“911”那一天,我身在联合国电台实习。当我们撤离出来的时候,我望着天空,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却一半浓烟一半阳光。我看见人们焦急地在电话亭前排着队拨打电话,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哇,他们并不是只在乎钱,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家人在哪里,安全吗?他们也在看CNN。那个时候,我便意识到这才是我想要追求的。媒体在那时候就像是将破碎的整体系起来的丝带,帮助着人们。我也想做那些丝带的其中一员。

2.你最艰难的时刻是怎样的?

最初那两年,我试过给所有的美国媒体投递简历,都被婉拒。那段时间,我努力跟新闻媒体界的人相识,希望从他们身上学到东西,并且激励自己。后来,终于获得了一封来自CBS的电子邮件,得到一份兼职的机会,工作地点在华盛顿。但是问题来了:如何同时兼顾我在纽约的兼职工作呢?最后,我还是咬牙,每周往返于华盛顿和纽约两地路程大概要4~5小时。

3.你来自于一个传统而保守的家庭。分享一下你跟父母相处的心得吧?

起初我是不听父母给我的意见的。他们要求我走传统保守的路线:找一个好公司工作,适当时候就结婚生子。曾因为父母不支持我的新闻事业去了美国8年都没回国,就算打电话也免不了争吵。最后,在坚持了这么多年后才被接受。基本对话是这样的,父母:你为什么做这种不挣钱的行业?荆莉:因为我喜欢,而且我能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父母:你不能因为喜欢就去做,你怎么活?荆莉:我能活下来,而且只活一次,这是我的人生,请让我自己选择!

4.中国作家石康有篇文章说,美国需要的是与中国完全不同类的姑娘,是独立应付生活能力的人,而中国姑娘无论林黛玉还是薛宝钗,在美国当保姆都是不合格的,你怎么看呢?

我认为无论是体力还是脑力劳动,中国女性比美国女性能吃苦。中国女性远比美国女性吃苦耐劳,或许国内没有这种环境给她们去展现吧。其实她们经常会表现出较强的意志力,特别是生活在异乡的中国女性,为了更好生活,更能吃苦耐劳。中国女性更愿意埋头做事,美国女性则是更喜欢做事之前考虑自己有没有被不公平对待。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