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萍姐虽去情义在 狱友回忆点点滴滴

2014年05月20日 国际与社区新闻 暂无评论 阅读 395 views 次
Share

斯人虽去情义在 点点滴滴

 

        在朋友圈中流传的萍姐一张和家人的合影。

彤彤(化名):她觉得自己挺冤的,常暗自流泪

  现在中国的彤彤和萍姐在康州监狱相处了半年,彤彤说:“那半年我们可以说是相依为命。对她犯过的事我不清楚,但我觉得她人很好,做事大方,都在为别人着想。大多数人只看到她帮人的一面,可能都不知道,晚上她常暗自流泪。”
  彤彤说:“每次,我早晨一看到她眼睛肿的,就悄悄问她:‘晚上又哭了?’她总说:“没事,就是想家人了,你不用为我担心。’有时家人来看她,回来后,她就掉眼泪。她常说自己挺冤的,希望美国政府能给予公正的评判。‘我每天都抱这个幻想,我等着。’她说,但当她崩溃时,她也会说:‘我就在这等死了。’”
  萍姐的心很细,彤彤说:“每天我都去运动,有时赶不上吃饭,她就买面条、稀饭给我送到运动场来。每个人出狱,她都按福州人的习惯,煮一碗面,放鸡蛋在里面,‘吃了这碗面就平平安安了’她说。”
  萍姐对别人很慷慨,彤彤说:“我们认识第二天,她就给我买衣服、皮鞋、上衣。每个人在狱中电话的分钟数都是有限的,彤彤给儿子打电话,经常分钟数不够而打爆,萍姐总让我用她的分钟数。但是她对自己却很节省,我回中国后,她给我来过电话,每次就打一分钟。监狱里每天供应水果都是苹果,萍姐就买橘子让大家换口味。但橘子买来了,她都分给大家吃,自己一个都没吃。”
凌子(化名):身体不好却总帮人,我看着都心疼
  现在中国的凌子(化名)和萍姐在康州监狱一起生活过几个月,她说,萍姐给她的第一印象是人很聪明,“萍姐可是念过高中的,她文化程度蛮可以的,写信都用繁体字,还写得很好。”
  接触多了,给凌子的感觉是萍姐人好,心地善良、重感情。“在里面她年纪最大,身体也最不好,别人应该照顾她的,可她老照顾别人,我看着都心疼。”凌子说。“我在等待被送回中国的时候,她知道我在美国没有亲人,就让家人来探望我,汇钱给我,还给我订中文报纸。我出来后,她还让家人送钱给我。萍姐对每个人都非常好,但说实话,有时我替她感到不值。她简单地认为只要我善良,我对你好,就能换来周围微笑的环境,大家心情都会好些。但监狱里的情况并不都是这样的,有一些人萍姐对她们好,可她们反过来有时还会利用她。”
  “萍姐在里面常因帮助人而违规受罚,我觉得那是因为她以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来考虑问题。有个年青人早上不爱起床,都没来吃早饭。萍姐也会晚些下来,每次我都帮她留了牛奶,但萍姐总是自己不吃,偷偷把牛奶带回宿舍给那个年青人吃。按里面的规定,食物是不能带到宿舍的。我劝她好几次,跟她说,你年龄大,身体不好,你应该把牛奶喝了。年青人又没病,只是不想起床,你没必要这样违规地照顾她,换来自己被罚,你这是何苦呢?可她听不进去。”凌子表示。
  “萍姐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喜欢看报纸,她订了中文报纸,每天看报、剪报,还把剪报复印下来。她几乎天天都在复印东西,我跟她开玩笑说,‘复印机成了你的游戏机了。’其实她是人在里面,心在外面呀!”凌子说,“她还爱写信,常常写信。”
  “萍姐还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凌子说,“每次有人过生日,萍姐一定会买个礼物送给她。她的生日大家也很重视,都买礼物送给她。她生日时,住的地方都布置得很漂亮,她会收到许多贺卡,有寄来的,有狱友送的。逢年过节,她也会收到许多贺卡,那是萍姐最开心的时候。”
  “萍姐也挺倔的,”凌子说,“比如,有一次,我发现她大便两次都是黑的,我劝她去看病,可她好像不当回事,说不去就是不去。”
        萍姐在狱中总在帮人,一位狱友家人不会开车,每周探视有困难,萍姐就让家人每次来时,带着狱友的小女儿和婆婆一起来。
(本报资料图)
        萍姐去世后,她的朋友通过QQ、长途电话互相联系,回忆起和萍姐相处的点点滴滴。图为和朋友有通信往来的李华红在QQ上看朋友传来的萍姐照片。
民子:我跟萍姐学中文
  现在韩国的民子说,其实她跟萍姐在一起的时间也就一个星期左右,但就这一个星期,她们结下了不解之缘,之后经常通信,萍姐总是给她鼓励。
  民子说,那时萍姐刚到康州监狱,给她的第一印象是,萍姐是个朴实的人,对人特别大方。“在里面大部分人都是外国人,离家远,很多人没有家人来探监,家人帮不上什么,萍姐总是能帮忙的就帮忙,除了金钱、衣物,还给我精神上的支持。”民子说。
  一个星期后,民子就转监狱了。为了鼓励民子,萍姐常常给她写信。不同监狱间不能直接通信,她们的信件一度都要通过民子在外面的朋友李华红转交。民子说,“我的中文听说还可以,可不大会写。萍姐写信用中文,我回信也用中文,可以说,我的中文还是从萍姐那学来的。”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