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少女马拉拉能改变巴基斯坦吗?

2014年10月11日 社会万象 暂无评论 阅读 287 views 次
Share

少女马拉拉能改变巴基斯坦吗?

马拉拉·优萨福扎伊去年在联合国。她现年17岁,是诺贝尔和平奖最年轻的获奖者。

Todd Heisler/The New York Times

马拉拉·优萨福扎伊去年在联合国。她现年17岁,是诺贝尔和平奖最年轻的获奖者。

马拉拉·优萨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今年17岁,但她不上Facebook,就连手机也不用,以免自己在学业上分心。暑假期间,她乘机前往尼日利亚,为被极端伊斯兰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绑架的女孩获释而奔走,同时,她也为自己成绩近期出现的恼人下滑而担忧。去年在一个会议上,她直面奥巴马总统,批评美国的无人机政策,但她发现在英国伯明翰,很难和同学们交朋友。

“我想开心地玩,但我不知道如何做到,”她在为年轻读者写的一版自传中说。

上周五,优萨福扎伊成为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最年轻获奖者,得以与牧师小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和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位列同一个神殿之中;她是艾吉巴斯顿女子中学(Edgbaston High School for Girls)的学生,正在上化学课时,被叫出课堂,被告知了这个消息。

优萨福扎伊11岁时开始参加维护女童受教育权益的活动,三年前,她遭到塔利班枪击。她当时如此年少,一些观察家质疑,对于把自己的安全置之度外,投身于维权运动,那么小的孩子做好了多大的准备。本周五她获得的奖项,是对她的努力的认可,但同时也突显了她所承载的格外巨大的期望:她能对祖国巴基斯坦的文化产生真正影响吗?因为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她甚至无法踏足那里,很多巴基斯坦人辱骂她是西方的工具。优萨福扎伊可能是安妮·弗兰克(Anne Frank)式的人物,她们无惧于恐怖行径,展现了非凡勇气,激发了人们的希望,但一个不到二十岁的人,能取得多大成就?

“她这么年轻,真的可以带来系统性的变化吗?她可以发起一个运动吗?在巴基斯坦,她目前可没有那种根基,”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教授丁文嘉(Vishaka Desai)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优萨福扎伊拥有双重生活,在其中一重里,她是一个国际女童教育维权组织的中心,现在该组织涉及一个非营利性机构,两本畅销书,以及从巴基斯坦延伸到约旦,再到肯尼亚的活动。她不仅批评塔利班,还批评巴基斯坦,因为该国女性很少获得与男子同等的权利和机会。她已成为全球最有名的伊斯兰温和派面孔之一,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她说自己以前尝试过穿罩袍,但后来放弃了:“我发现,它只会让我觉得不自由,所以我不再穿它了。”

去年,在与奥巴马会面的时候,她批判了美国在她故乡采取的军事行动。她希望“送去书籍,而不是士兵。送去笔,而不是武器,”她后来如是说。(当问及他如何作答时,她露出“你懂的”表情。“他是一个政客,”她说。)

在优萨福扎伊的生活中,鲜为人知的一半是:她住在伯明翰医院附近一栋整洁的砖房里,自2012年被塔利班枪击后,她就住在那里养伤。现在她基​​本上已经痊愈,但在她的回忆录和最近的采访中,她谈到自己想家,正在竭力适应新环境。每周,她都会通过Skype与巴基斯坦的一个儿时朋友聊上数小时,了解斯瓦特山谷女孩受教育的状况,以及家乡的小道消息。

她刚搬到英国时,发现其他女性着装清凉,她想知道这里是否出现了全国性的服装面料短缺。每一天,她都穿着标准的英式制服上学——绿色毛衣、条纹衬衫、连裤袜——但穿了一条较长的裙子,戴着一条头巾,以示端庄。她在书中写道,她仍然在接受康复治疗,以恢复面部肌肉的功能,对于以后可能需要做的手术,她试图不要想太多。她爱上了杯糕,但也直言表示,她和家人觉得英格兰气候寒冷,人际疏远。“我们和邻居的房子相距只有几英尺,但我们对邻居的了解和一英里外的人差不多,”她在书中谈到她的新生活。

“有这么多的人认识我,与之同时,我却感到很孤独,这真奇怪,”她写道。

然而,在今年8月接受采访时,优萨福扎伊对高尚目标流露出一种近乎禁欲的执着,她说自己很少看电视,并且删掉了iPad上的《糖果粉碎传奇》(Candy Crush)游戏,以免变得越来越上瘾。她有时也会自拍,她说,但只限于为高尚目标服务的时候:“我们必须使用它来强调全球各地儿童面临的问题,用它突显女童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面临着问题,”她说。在巴基斯坦时度过的孩提时期,她能看到的书寥寥无几,她说,但其中一本是路德·金的传记,让她对维权活动者可以取得怎样的成就有了初步印象。

本周五,她在伯明翰做了简短发言,称这个奖项“是对我勇往直前、相信自己的鼓励”。

但她加了一句:“它不会在测验和考试中帮到我。”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