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新增埃博拉病例暴露美国应对机制缺陷

2014年10月16日 社会万象 暂无评论 阅读 276 views 次
Share

新增埃博拉病例暴露美国应对机制缺陷

周三,一辆救护车将文森送往达拉斯机场,她被转送到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医院接受治疗。

Jaime R. Carrero/Reuters

周三,一辆救护车将文森送往达拉斯机场,她被转送到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医院接受治疗。

达拉斯——周三,美国应对埃博拉病毒的工作暴露出了新不足。据透露,达拉斯一家医院出现了第二名护士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情况,而且这名护士在出现埃博拉病状的前一天,曾乘坐商业航班。

29岁的护士安贝尔·乔伊·文森(Amber Joy Vinson)是照看埃博拉患者托马斯·埃里克·邓肯(Thomas Eric Duncan)的团队成员。邓肯于9月28日入院,并被隔离。联邦卫生官员表示,文森周一登上了边疆航空(Frontier Airlines)从克利夫兰飞往达拉斯-沃思堡机场(Dallas-Fort Worth)的1143航班,她当时不应该乘坐商业航班。

  • 查看大图 工作人员将文森的公寓隔离了起来。

    Sana Syed/City of Dallas Public Information, via Associated Press

    工作人员将文森的公寓隔离了起来。

  • 查看大图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华盛顿要求幕僚们“更加积极”地监控埃博拉疫情。

    Jabin Botsford/The New York Times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华盛顿要求幕僚们“更加积极”地监控埃博拉疫情。

一名官员表示,文森在登机前曾给联邦卫生官员打电话,报告称自己体温略高,但她获准乘坐飞机。

在德克萨斯长老会医院(Texas Health Presbyterian Hospital)医治邓肯的10天期间,有将近100名医生、护士及助手参与,医护人员中出现第二例感染病例并不出人意料。数日来,联邦卫生官员警告称,除了第一名确诊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护士妮娜·范(Nina Pham)之外,还有可能出现其他病例。

但新埃博拉患者的出现,重演了一场公共卫生事件,过去两周时间里,类似的事件在这座城市已经出现了两次。这段时期还出现了更多迹象显示,人们对联邦官员控制埃博拉病毒传播的能力感到担忧,特别是病毒向医护人员的传播。还有迹象显示,这个问题已经政治化。

周三,奥巴马总统取消了前往新泽西州参加募捐活动、前往康涅狄格州参加竞选集会的行程,以便能够召集官员开会,协调政府应对埃博拉病毒的工作。各城市、各州也加强安全了措施,文森在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医院(Emory University Hospital)接受治疗,而不是达拉斯,这些都说明人们高度关注该疾病,并为此感到担忧。

周三,众议院议长约翰·A·博纳(John A. Boehner)呼吁奥巴马考虑颁布禁令,禁止埃博拉病毒迅速蔓延的西非国家的乘客前往美国,博纳成为了提出此类要求的知名度最高的共和党人。几名激烈角逐参议院席位的共和党候选人也提出了同样的意见,比如乔治亚州的戴维·珀杜(David Perdue)、南达科他州的迈克·朗兹(Mike Roundds),以及艾奥瓦州的约尼·厄恩斯特(Joni Ernst)。

文森曾在俄亥俄州肯特州立大学(Kent State University)学习护理,她的母亲及另外两名亲属也都在该大学工作。该大学的管理人员发表声明称,“出于高度谨慎考虑”,该大学要求文森的三名亲属在接下来三周的时间里远离校园。边疆航空表示,该公司已经让1143航班上的两名飞行员及四名乘务员带薪休假。

Flightaware.com网站上显示,文森周一的旅程结束后,她所搭乘的这架边疆航空的客机又飞行了五次才停止运营。总部位于丹佛的边疆航空称,公司在周三凌晨1点左右接到了机上有埃博拉患者的通知后,立即停飞了这架飞机。

医院方面称,首位感染埃博拉的美国护士妮娜·范一直状况良好。妮娜·范现年26岁。文森身体不适,但病情稳定,于周三被转到了艾默里大学医院,这所医院是设有特殊隔离单元,可以隔离危险传染病患者的四家美国医院之一。

文森在旅行后第二天就出现了埃博拉症状。而在她周一出行时,她已经是长老会医院受到监控的医护人员之一,监控是妮娜·范周日被确诊之后开始的。此外,虽然文森的体温当时没有达到华氏100.4度(摄氏38度)的发热标准,但是文森对卫生官员报告,自己旅行时的体温已经达到99.5度(摄氏37.5度)。

“因为她当时是已知接触过埃博拉患者的人员之一,她本不应该乘坐商业航班出行,”CDC主任托马斯·R·弗里登(Thomas R. Frieden)说。“CDC针对这种情境的指导规范中提到了,需要采取所谓的‘受控出行’措施,即可以乘坐专机或私人汽车,但不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在弗里登发表上述言论的几个小时后,一名联邦卫生官员称,文森的防护服据信可以保护她的安全,而且她只是轻度发热,因此文森的情况不在CDC的指导规范之内。由于无权公开发表言论,此人要求不具名。

这名官员称,“我不认为我们说过她可以飞,但他们也并没有告诉她不能飞。”他说,有过失的是CDC,而不是这名护士。“她给我们打过电话,”他说。“我真的认为,这是我们的责任。”

由于周一晚间航班飞行的时间,与她周二上午首次报告患病的时间相隔很短,CDC要求机上的全部132名乘客拨打该机构的热线。这架航班于周一晚间8点16分降落在达拉斯-沃思堡机场。弗里森强调,乘客感染埃博拉的风险不大。他说,因为文森没有发烧,在飞机上也没有恶心或呕吐,她“周围乘客的风险微乎其微”。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