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拥抱新媒体

2014年11月15日 社会万象 暂无评论 阅读 389 views 次
Share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杨继红

  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策划部、网络新闻部主任,曾任《焦点访谈》、《今日关注》制片人。

期待在精神上和我们门当户对的人

首先,我们的宣讲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我们这个平台有很多位置虚位以待。我现在的感受就是很兴奋,我知道在我的生命中会有一群人快要走进我的生活,快要跟我朝夕相处了,这些人是谁我现在不知道,也许在两个小时之后您会被我和张斌老师的一些行为、话和所介绍的内容所打动,从而成为我们的同事,我非常期待在精神上和我们门当户对的人能走到一起来。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记者生涯让你的人生不虚此行

  上大学的时候我觉得最神圣的职业一个是医者,一个是师者,一个是记者。做医生的治病救人,做老师每天都在栽培人,而记者,我们发出的每一个帖子都会成为历史,会给你带来职业的荣耀感、成就感,能够作为一个人安身立命的职业定义你自己。如果一个人有了做记者的经历,他的人生不虚此行。

我今天想发出这样的吁请,到我们身边来,跟我们一起走进新闻现场去,我在电视台的第一个工作岗位是《新闻调查》,我记得我得到的第一个面试的题目是让我解释什么叫新闻调查?后来这个题目我愣是没有答上,我回去之后自己查了以后知道了为什么新闻调查叫做News probe,因为probe在医学上叫探针、内窥镜,你作为一个记者去到别人去不到的地方,发现哪里出了问题,怎么解决问题,最优的方案是什么。原来作为一个调查的记者有这样一种使命感,我很愿意走进这个集体,走进这个团队,让我的职业经历和它划上等号,让我每天的生活和它融为一体。当年是调查类记者的生活状态把我招募进去了,今天我想新媒体能不能把在座的各位同学招募进来。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请给使用手机的人以最高的敬意

  央视新闻新媒体有微博、微信、客户端三个平台,现在(截至10月3日)有9181万用户。这9000多万用户折合成收视率是大于《新闻联播》的,也相当于收视率很高的综艺节目,当然这其中可能有一部分用户是重叠的。我们微信有210万,在微信500强的榜单里面一直高居第一位,210万意味着210万个朋友圈在扩散你发出的新闻。

为什么中央电视台要开设“央视新闻”新媒体平台?是因为我们的决策者已经有了这样的紧迫感和行动欲望,我们渴望有一个渠道,走进用户。现在央视新闻作为新媒体平台就是要增加自己的触角,让我们尽可能接触到当年的受众,如今的用户。“受众”这个词如今要从定义上颠覆它了,简单的“受”和“众”都不存在了,谁还是单向的信息“受者”呢?谁还是围在一起看电视的那群“众”呢。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我们非常渴望各位最新锐的90后、00后能够加盟我们。我记得有位IT经理说现在的电视是60后领着70后做内容给80后、90后看。如果我们不去了解90后的需求,将来我们迟早会死掉的,如今的我们尽一切可能用我们的触角接触你们,接触手机的使用者。

如果在未来您加盟我们,请您带着用户思维走进我们,请您带着对使用手机的人的最高敬意、清醒的意识走进我们。

央视不是媒介,而是媒体

部分的观众把我们看作媒介,把电视台和电视等同起来,认为我们就是电视机,认为我们就是机顶盒,甚至在很多业界前辈的心目中也认为媒介和媒体是一回事。但是,我们应该自问,中央电视台到底是媒体还是媒介,我们愿意做媒体还是媒介?

在今天,如果要建立作为电视台的自信,就是要明白“媒体”和“媒介”的区别。媒体和媒介真的没有区别吗?我们查一查《现代汉语词典》,把传花授粉的蜜蜂叫媒介,把介绍你和你的女朋友认识的媒婆叫媒介,但是没有把蜜蜂、媒婆叫做媒体。媒介是传播方式,可以是任何一种传播方式。而媒体是提供内容、服务用户的机构,我们界定这个概念不是为了咬文嚼字。

我们是媒体,而不仅仅是媒介传输方式。在今天,新媒体以一种全新、很有穿透力的媒介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作为电视台应该紧张的不是新出现的媒介形式,而是作为媒体你有没有及时运用好新的媒介,新的媒介方式是任何一家媒体都可以使用的。

祝福那些去新媒体的同行

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之间的距离就是用户离手机和用户离电视机之间的距离。电视机在未来将是怎样的存在?我打一个很残忍的比喻,电视机在未来可能像一个壁炉一样的存在,会成为怀旧的装修的元素。电视这种传输方式注定要没落,但电视台这样一个媒体机构,现在是弯道超车的机遇期,在这个阶段可以调动起来手机电视、移动终端,建设好自已的界面和用户集群。

现在有些同行跳离电视台到新媒体创业,我们祝福他们在新媒体里锻炼好自己。我们对这些没有焦虑,因为他们不走,你们怎么会有位置呢?当前辈和同事创业了,到新媒体里游泳的时候,我们需要更多的90后、00后,带着他们的技术思维,带着用户思维走进我们,来更新我们的媒体基因。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并没有一个叫做“新媒体”的敌人

  今天的媒介焦虑还要思考的问题是新媒体和电视是不是此消彼涨的关系。电视的开机率是不是值得我们忧患的,开机率再高比得上开手机率吗?我们要去除媒介焦虑,需要用户熟悉我们,我们要运用多渠道多多终端在用户面前出现。

在座哪位老师没有看过春晚、《爸爸去哪儿》等综艺节目?这些节目以内容优质而被用户注意,并不是因为它是在电视还是网络上而选择它,一个用户在一边刷微博,一边看微信,一边听着收音机,它们没有谁挤占谁,赢得用户的关键在于我们的思维方式。

我们真正的敌人是谁?不是对面的新媒体,是传统的思维习惯和操作习惯,我们现在还不够了解用户。

我们经常说“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或者是一上来说“同学们”,这个用语中有很大的传统媒体思维误区,我们喜欢把别人、群体的共性放大,而喜欢把自己作为个体的差异性放大。

因此,我们现在做新媒体的时候在做着很卑微、很具体的努力。我们非常注意让用户使用“央视新闻”,每一篇帖子都追求有核心的转发。因为我们有一个清醒的意识,就是每一个用户都是独一无二的,有自已个性的,我们尊重每一个使用者,每一个转发者。有一个关键词是“用户至上”,有一种默契叫“用户中心”。

媒介焦虑应当成为发展新媒体的动力

今天移动终端已经无处不在的介入了我们生活,我们仿佛都生活在“老马家”:挣的钱交给了马云的淘宝,工作、朋友交给了马化腾的微信。在我们的日常工作与生活中,新媒体以这样的方式介入了我们的每一分每一秒。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在我们每天都在被淘宝、腾讯所搭建的平台分流着注意力的时候,我曾经提过这个问题,他们干了什么呢?马云搭建了一个平台,数以百万计的商家进去了,数以亿计的买家进去了。马化腾有了QQ、微信,数以亿计的用户都在上面讨论工作、生活。而他们的平台上几乎完全是用户生产的内容,是用户在创造价值。

央视拥有很多优质的内容,但在渠道和平台建设上还远远不够,很多观众正在成为别人的用户,这让我很焦虑。我经常会想,当你想要跟我们联系的时候,通过什么样的渠道走近我们呢?我们正在努力,我们一定会努力,让您在认可我们、信服我们、愿意跟我们联系在一起的时候,真的有入口、有渠道可以走近央视,成为央视的用户。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CCTV是什么?

  央视,谁都熟悉我们的logo:CCTV。

第一个C,China,决定了我们在传输新闻时候的国家立场和国家修辞,我们有看不懂新闻是因为新闻直接照搬了官方语言,而有些新闻很口水化,是因为过度使用了口语或网络语言;第二个C,Central,决定了我们的媒体特性、媒体属性,我们作为这样一个媒体是有我们的使命的,我们要完成这一份属于赋予我们定义的这份使命;TV是央视的媒体特性,我们在这样一种视频为主的方式下生存,这就CCTV。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未来中央电视台应该叫什么?它应该叫WWW .CC-OTT-TV.COM。WWW是我们要进入的领域,要全球互联跨文化传播;CC是媒体地位,国家修辞不能改变;OTT是发散渠道,TV是核心竞争力,.COM是我们跨媒介传播的,对新媒体领域的深度介入,改变大家的信息收集方式,用我们的信息影响大家的行为,这样才能够完成这两个C赋予我们的使命。COM也可以理解为communication的缩写,它意味着双向的沟通,是我们改变传统思维,利用各种渠道与用户进行沟通的态度。

因为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必须进化成为一个能够使用多种媒介方式,并与用户共存的“超生命体”——这个时候的央视已成为一个新的媒体。

央视有什么?

作为中央电视台的一员,我们完全可以去媒介焦虑,让大家走进我们。

我们有什么?我们拥有公信力品牌优势,内容资源优势,社会动员优势,人才和制度优势,渠道传播优势。我们有覆盖全球的记者和采集力量,我们在国外目前已经建设36个海外站,以及美洲分台、非洲分台,亚太总站记者站。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时政是我们独特的优势,在新闻联播里知道社会发展方向,政策走向。习大大排队买包子、习大大走访南锣鼓巷、习大大戴上了维族小花帽等都是通过新媒体首发的;

现场与时效优势,我们首创微信视频直播,全球独家视频庭审薄熙来;还有其他分量极重、关注度极高的“大老虎”案也是通过央视新闻首发;

四中全会深化改革的独家权威解读、全景展现乌克兰“被独立”这都是我们内容资源优势;

动员社会的力量,我们有一系列公益行动,感动中国,最美乡村医生、最美教师,“我的父亲母亲”我们连续三年关注了处于弱势的老人,“就业有位来”公益行动仅2014年上半年就为应届毕业生提供了70万个工作岗位。如果你是一个有公益心的、愿意以自己的力量照亮别人前程的人,央视是一个做公益的最好平台。

每一条简讯都是历史的追光

作为央视我们的追求没有改变,新闻的目的没有改变。我们所追求的在新媒体领域中的只是不断的接近真相,抵达真相。到达别人脚步到达不了的地方,发现别人的眼光发现不了的思想、观察不到的新闻真相。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我们的新闻目的是什么?新闻的目的是民生关切、问题解决、制度推进、社会进步,对每一个具体的民生问题的关切。我们关注医患关系,关注就业问题,医保问题,养老问题,入学问题等等。对民生的关切,通过媒体的力量放大它,聚焦它,我们的每一个报道,每一个新媒体的帖子,每一个简讯都是历史的追光,让民生问题得以解决,制度得以推进,社会得以进步,我们每一个很小的努力都像蝴蝶效应一般,最后扩散到社会每一个角落。

“念不一不生净土,爱不重不住娑婆”

曾经有一位教授对他的学生说,当你40岁的时候如果没有挣够4000万你不要来见我,我不是很赞同这样的观点。淘宝创造了多少个4000万?腾讯创造了多少个4000万?我们的广告客户有多少个千万级变成了亿万级?4000万不是坏事,但以4000万为目的的人生太轻佻了,如果以4000万为目的的时候,40岁以后的人生可能没有什么价值,有更多比4000万更重要的东西值得你追求。

一位大师说过,“所谓大学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北大的张维迎教授说过,大学能够帮助学生掌握方法技能,这样的技能将使他们终其一生不断追求学问,领导社会向前发展,而学会了学习这个技能将让我受益终生。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北京大学教授 钱理群

  北大的另一位教授,钱理群,曾经批驳了一些观点,他说“我们的一些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我非常同意这位老教授的观点,我们年轻人应当选择相信规则,而不是潜规则。我觉得最大的精明是我从修养上把我的私心压抑下去,利已也要利人,这就像举烛照人:当你有一个蜡烛时,如果你想独占他的光芒,捂着他的时候它会灼烧你,而如果你举起蜡烛却会照亮很多人,但你却不会因此损失一点点的光明。

所以做新闻需要一种什么样的情怀?在佛教里有一句话叫做“念不一不生净土,爱不重不住娑婆”,这意思是说你的心念不专一的话你达不到内心的平静与淡然,你的关切与同情不够厚重时候你忍受不了那些艰辛和磨砺,“娑婆”的意思是多难、堪忍,有那么多的苦难还要忍受它,为什么?是因为它有价值,有值得我忍受的东西。所以我推荐大家记住这句话。

我和你的努力就是这个国家的未来

最后,我给大家推荐几本书。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失控》这本书是凯文·凯利在15年前写就的,他的书影响了几代人,安迪·沃卓斯基用这个思想拍出了《黑客帝国》,我觉得那是我做新媒体的理论基础。《世界是平的》、《数字化生存》,这些作者都受他的影响。《众包》、《失控》和《技术元素》以及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黑格尔的《美学》、房龙的《宽容》、刘慈欣的《三体》,以及熊培云 (微博)先生的几本小说《重新发现社会》、《自由在高处》、《这个社会会好吗?》,他在《新京报》的发刊词里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四时无私而自行,大自然不会辜负任何一位耕耘者,他说我们的努力就是这个国家的未来,我和你的今天就是这个国家的未来。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在这里还推荐周国平先生的书,在1990年的时候周国平先生写了一篇文章,叫《想起了鲁迅胡适与钱穆》,他提到鲁迅的社会批评、胡适的自由精神、钱穆的严谨治学。我特别赞许他对三位大师这样的抽象,这三样东西,仿佛一个沉甸甸的铁三角构筑成了一个人的人文精神的全部,但如今我常常怅惘地看见,这个铁三角沉在历史的长河中无人问津。我们现在问待遇远远超过问自由思想,我们现在考究一个说法的来源,远远少于转发一条不名来源的帖子,我也希望大家养成这样一种人文精神,我们有社会批评的勇气,有严谨治学的吃苦准备,有自由思考、自由比对、面对权威的学术精神。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杨继红:我们在等你拥抱新媒体

今天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们要做的是搭建好一个平台,你们要做的就是走进来。希望你们能够成为我们中的一员,谢谢你们!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