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油价暴跌震动国际政治,美国获益显著

2014年12月27日 社会万象 暂无评论 阅读 355 views 次
Share

油价暴跌震动国际政治,美国获益显著

伊朗石油工人周一在德黑兰以南的一座炼油厂。面对巨大的预算缺口,政府提出男性可以出钱来免除兵役。

Vahid Salemi/Associated Press

伊朗石油工人周一在德黑兰以南的一座炼油厂。面对巨大的预算缺口,政府提出男性可以出钱来免除兵役。

布鲁塞尔——油价暴跌震动了国际政治和经济秩序,引发了命运的逆转——美国的利益得到了增进,若干石油出口大国——尤其是敌视西方的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等国家——则被推向了金融危机的边缘。

自6月以来,油价几乎跌去了50%,这对俄罗斯经济和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总统产生了最为显著的影响。普京的老友、前财政部长阿里克塞·库德林(Aleksei L. Kudrin)于本周警告称,俄罗斯有可能迎来一场全面的经济危机;他呼吁改善与欧洲以及美国的关系。

  • 查看大图12月12日莫斯科的汇率显示屏。卢布急速贬值令恐慌的俄罗斯消费者纷纷前往商店。

    Alexander Zemlianichenko/Associated Press

    12月12日莫斯科的汇率显示屏。卢布急速贬值令恐慌的俄罗斯消费者纷纷前往商店。

  • 查看大图10月,委内瑞拉加拉加斯,人们在一座市场外等候购买尿布和洗涤液之类的基本用品。该国经济几乎完全依靠石油收入。

    Ariana Cubillos/Associated Press

    10月,委内瑞拉加拉加斯,人们在一座市场外等候购买尿布和洗涤液之类的基本用品。该国经济几乎完全依靠石油收入。

  • 查看大图古巴民众周日在哈瓦那一家救济中心进餐,几天前古巴和美国总统宣布了推进关系正常化的计划。

    The New York Times

    古巴民众周日在哈瓦那一家救济中心进餐,几天前古巴和美国总统宣布了推进关系正常化的计划。

但连锁反应所波及的范围远远不止于此。油价大跌可能会影响伊朗,该国正在考虑,是否要就其核计划与西方达成妥协;迫使石油资源丰富的中东国家重新评估自己在控制全球石油供给方面的作用;并促进以美中为首的最大几个石油消费国的经济繁荣。

它甚至可能已经在促使古巴决定与美国达成和解方面发挥了作用。

油价从6月的每桶115美元急剧下跌到了每桶不到60美元,并于本周稳定在了这一低水平上。即便有所反弹,这种下跌还是太迅猛了,以至于影响到了多个国家政府部门的计划和设想。普京显然原本希望,俄罗斯可以挺过因为入侵乌克兰而招致的西方制裁,而委内瑞拉原本希望,可以延续前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那种大手大脚的政府开支政策,但这些希望都变得渺茫了。

长期担任美国国防部顾问,且以地缘政治和经济战略为题出过若干本专著的爱德华·N·卢特沃克(Edward N.Luttwak)表示,油价的大跌“正把美国的主要对手撞翻在地,我们甚至都不用费事出手”。他说,据估计,此番大跌将让伊朗每月损失10亿美元,即便美国国会真的通过对伊朗实施更严厉制裁的决议——白宫一直游说国会不要追加制裁——其效果也不过如此。

伊朗遭受了非常沉重的打击,以至于伊朗政府为了弥补其越来越大的预算缺口,决定让年轻人可以选择用交钱的方式,来代替两年的强制性兵役。“我们正处在一个重大危机的前夕,”伊朗经济学家侯赛因·拉法(Hossein Raghfar)本周日告诉《Etemaad》报。“政府非常缺钱。”

据估算,委内瑞拉的石油储量是世界上最大的,它利用这种资源把自己塑造成了反“美帝国主义”的一个堡垒,在油价下跌之前,委内瑞拉95%的出口收入都来自石油。现在它既难以维持国内的社会项目,又难以支撑以慷慨资助石油为基础的外交政策,包括以折扣价格向古巴和其他地方输送石油。

债券市场担心委内瑞拉可能出现债务违约,去年在查韦斯去世后当选总统的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表示,该国将继续偿还债务。但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超过60%,很多基本商品也存在短缺,不少专家认为,该国经济处在衰退之中。

迄今为止,受创最重的国家可能是俄罗斯,该国能源收入占政府预算的一半以上。人们力挺普京,因为他似乎解决了前任鲍里斯·N·叶利钦(Boris N. Yeltsin)统治时期经济动荡的问题。然而,上周,当年的一幕在俄罗斯再度上演。随着卢布汇率暴跌,恐慌的俄罗斯人蜂拥到商店抢购商品。

“我们之前已经看过这部电影,”布鲁金斯学会( Brookings Institution)会长斯特罗布·塔尔博特(Strobe Talbott)说。1991年苏联崩溃之后,他曾是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在俄罗斯问题上的高级顾问。

俄罗斯的经济动荡已波及全球,奥地利滑雪胜地的预订量和伦敦房地产的消费支出出现了锐减;在俄罗斯的邻国和亲密盟友白俄罗斯,恐慌也在到处蔓延;就连俄罗斯的大陆冰球联盟(Kontinental Hockey League)也面临威胁,因为它向球员支付卢布。

“对美国来说,这是一件大好事,因为四个积极站在我们对立面的国家中有三个遭受了沉重打击,它们的回旋余地已经大幅萎缩,”勒特韦克说。他指的是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

美国的主要对手里,唯一没有在油价下跌中受损的是朝鲜,该国所有石油都是进口的。

奥巴马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内的国务院国际能源协调员戴维·L·戈尔德温(David L. Goldwyn)警告说,委内瑞拉经济如果发生内爆,可能会伤及加勒比和拉丁美洲,美国可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

但“总的来说,石油价格走低对美国来说是好事,”他说,因为这让美国消费者省了钱,“打击了俄罗斯,并给伊朗增加了压力。”

约旦前外长、现任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Peace)副主席马尔万•马阿谢尔(Marwan Muasher)预测,这种情况会在叙利亚产生另一场多米诺骨牌效应,俄罗斯和伊朗将很难继续在经济、军事和外交上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提供支持。

其他人推测,波斯湾产油国虽然还很富裕,但可能会削减为激进的叙利亚伊斯兰派反叛组织提供的资金支持。

马阿谢尔说,油价下跌也将推动中东产油国挑战“食利者机制”,进行政治和经济变革。在“食利者机制”中,政府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外国人为资源支付的租金。“无论是哪种情况,很显然,新的油价水平都不会仅对经济领域产生影响,”他在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一份报告中写道。

遭受重创的反美产油国把问题归咎于境外反对势力,暗指华盛顿与沙特阿拉伯串通勾结,故意压低油价。

这样的观点在俄罗斯很有市场,一直以来,和普京关系密切的前克格勃成员都相信,苏联的崩溃是华盛顿一手策划的,他们让沙特阿拉伯增加石油出口,压低价格,从而令莫斯科财政收入枯竭。

从很多方面来看,近期的油价下跌的确是美国所为,很大程度上是凭借页岩油等替代性资源发展带来的产量激增,大幅增加了供应。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United State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的数据,页岩油输出的增加,抵消了传统石油产量的下降,让美国原油平均日产量从2008年的500万桶增加到现在的约900万桶。这400万桶的增幅,比OPEC中日产量仅次于沙特排在第二、第三的伊拉克和伊朗都要高,这给全球油价施加了强大的下行压力。

俄罗斯这样的权力主义产油国无疑深受其害,但中国却从油价下跌中平白赚了一大笔。用于维持该国经济运转的石油有将近六成依靠进口。

中国在2013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因此油价暴跌对它是有利的。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上月预测,油价每下跌10%,中国经济就能增长0.15%。

中国的强势增长会提振石油需求,从而缓解OPEC当前的痛苦,全球石油大概三分之一来自该组织,但它已经失去通过控制产量来操纵价格的能力,这主要归咎于美国的产量增长。

本周接受《中东经济调查》(Middle East Economic Survey)的采访时,沙特能源部长阿里·纳伊米(Ali al-Naimi)暗示OPEC在进行一次根本性的反思,称该组织需要把注意力放在保护市场份额上,而不是通过削减产量来提升价格。“我们已经进入一个石油市场的恐怖时代,”他说。

Stanley Reed自伦敦,Jane Perlez自北京,David D. Kirkpatrick自开罗, William Neuman自委内瑞拉加拉加斯,Thomas Erdbrink自德黑兰,Simon Romero自里约热内卢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