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纽约客:餐馆打工仔生活苦闷

2014年10月13日 社会万象 暂无评论 阅读 1,534 views 次
Share

纽约客:餐馆打工仔生活苦闷

 

【侨报记者林菁10月12日纽约报道】就在纽约上州奥本尼发生华人灭门惨案之际,著名英文杂志《纽约客》(New Yorker)刚好刊登一长篇报道:“餐馆网络:美国的地下中餐馆打工仔”(The Kitchen Network: America's underground Chinese restaurant workers)”,文章披露了外州餐馆打工仔孤独、苦闷、缺乏温情的生活:他们日复一日在厨房干活,被老板骂,晚上回集体宿舍睡觉,彼此不说话,即使休息日也不敢出门,怕迷路了不懂英文无法问路,而老板能提供给他们消遣的只是一张摆在车库里的牌桌。

文章中化名为Rain的打工仔碰巧也来自福建猴屿,与灭门案受害人同乡,也曾经在奥本尼的餐馆打过工。

中餐馆数量是麦当劳3倍

《纽约客》文章说,全美国有超过40000家中餐馆,将近麦当劳数量的3倍。这些餐馆通过长途巴士跟纽约、芝加哥、旧金山等城市连成一个地下网络,靠职业介绍所、移民小旅馆、昂贵的政治庇护律师等支撑起来,这个网络还连接到远在中国的乡村和城市,那里的人离乡背井来到美国追求理想中的美好生活,而实际上并不那么美好。

一个北京来的女士说,在美国,没身份的中国移民只能从事3种工作:按摩店、指甲店和餐馆。

Rain说,找工作时他首先会问老板的年龄多大和哪里来的,因为50多岁的人跟他这代人有代沟,他们只在乎钱,不在乎生活质量。“北方人老板比较爽快,福建和台湾老板只看重钱。”

在餐馆业,福州人给人的印象是很勤劳但有时候目光短浅。有个笑话:如果有个人在高速公路附近开了一家赚钱的加油站,西方人会在附近开一家日杂店或餐厅,但福州人会涌进来开50家加油站。

福州人在美国赚了钱,寄回去建漂亮的房子。在猴屿,到处可见漂亮的大房子,但里面很少住人,很多房子是空的,甚至被外人偷偷潜入住了几个月都没人发现。一个曾经在新泽西开餐馆的女子说,不管有没人住,你一定要建大房子,这样别人会说,哦,那个人在美国混得真不错。

中餐馆数量是麦当劳3倍

Rain说,他的父母穷了一辈子,不想孩子也过穷日子。再说现在中国工作不好找,连大学生也找不到工作。

Rain的家人向亲友借7万美元支付偷渡费,蛇头给他一本假护照,先坐飞机到北京,然后飞到墨西哥,从那里由蛇头带路越境进入美国休斯顿,然后坐车直接到纽约。

Rain通过纽约华埠爱律治街的职业介绍所找到一份外州的餐馆。 第一份工作在纽约州府奥本尼,一家家庭式中餐馆,只有他一个雇员。他砍鸡肉老是切到手指,老板说,“小弟,你根本不懂。”过后,老板扔给他一只水桶,让他拖地板。Rain打电话给朋友诉苦,朋友说,“老板在欺负你,他知道你刚来美国,故意让你干很多活。”第二天,Rain收拾行囊坐车回了纽约。

有朋友告诉他,去远一点的地方,老板会对你好一些,Rain刚开始什么都不懂,现在几乎什么都会做,从做菜、调酱、到使刀。像大部分炒锅一样,他学会用一把切肉刀干各种活儿,从洗虾到切蒜头。“切得快很重要,”他说。

在美国几乎没有娱乐

Rain很少出去玩,即使休息天,也呆在宿舍里,因为出去怕迷路。“迷路了怎么办?”他说,“你无法问路,餐馆老板太忙无法出来接你。”

每周六天,早上,老板会从宿舍里把工人接去餐馆,然后大家开始干活。厨房里没有人说话,唯一说话的人是老板,而老板开口总是抱怨。

Rain说,他明白老板为什么会这样态度粗暴,老板在这家餐馆干了20年,每天过着餐馆和住家两点一线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老婆和孩子都在中国,“做这份工久了你会失去方向,你的世界很小。”

现在Rain在马里兰一家中餐馆打工,薪水是每月2800,还不错,但不至于高到让人生疑,“如果你碰到一份3000元的工作,你会想是不是那家餐馆哪里不对劲。”

他和工友住在老板的房子里,房子很整洁,铺地毯,每人有一张小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台灯。老板不让他们使用厨房,只给他们提供一个平板电热炉和一张牌桌,放在车库里。

从外面看那幢房子跟其他房子毫无二致,除了门口台阶有一只满是烟头的锡罐。

餐馆打工仔跑到外州打工,他们不担心工作太累或时间太长,而是担心孤独。一个炒锅说,“如果你做这份工太长,你会发疯。” Rain说,一起打工的人时刻都提防着别人,无论是在厨房里还是在寝室里,彼此都不说话。他只知道不到一半工友的名字。有些人一个月之中跑过20家餐馆,他们没时间交朋友。

Rain曾经和另一个炒锅住一间房,晚上,他们坐在相对的两张床上,在自己电脑上看中国电视剧或发短信。“你不说话,也不说晚安,” Rain说,“看到对方关了灯,心想应该把自己的耳机调低音量。”

四处漂泊居无定所

来美国一年后,Rain联系上一个中学女同学,“我们来自同个世界,有共同的目标。”他说。

每次回纽约,Rain住在小旅馆或睡在朋友沙发上,后来他决定自己应该有个固定的落脚点,就在布碌仑租了一间卧室,月租500元,争取每隔一个星期回来一次。“如果你有自己的公寓,你就有地方放行李和衣服,当你受伤,不开心,被老板骂,被炒鱿鱼,你有个地方可以去。”他说。

对Rain来说最麻烦的事情是拿身份,为此他花了1万律师费。2010年底他获得了政治庇护,但那家律师楼后来被FBI查封,他的绿卡申请已经拖了3年。

2012年父亲去世时Rain不能回国看他,令他终身遗憾。他说,“我们做的每件事,都为了下一代,不管如何,总比在村里无所事事好。”他计划5年内还清偷渡债,为将来生孩子攒些钱,也许还可以开一家餐馆。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