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2014年中国互联网产业热词盘点

2014年12月28日 社会万象 暂无评论 阅读 380 views 次
Share

2014年中国互联网产业热词盘点

阿里巴巴雇员们,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持有公司股票,在阿里一鸣惊人的IPO后庆祝。

Sherwin/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阿里巴巴雇员们,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持有公司股票,在阿里一鸣惊人的IPO后庆

从年初红包产品在微信朋友圈的迅速蹿红,到年末在北京超市里排队结帐的大爷大妈们学会问一句,“今天刷手机支付宝还继续有优惠吗?”……2014年的中国互联网产业,各种喧嚣的背后,正在变得越来越接地气。

这一年,巨头们如腾讯和阿里巴巴,不断以“未来”之名,竞相为线下的商场超市、医院、市民交通出行等各个领域推出智慧解决方案,以此来罗织各自的移动生态系统;年轻创业者,也更加热衷于从以社交、本地化和移动为关键词的SoLoMo主题中寻找创业思路;而各种线下传统产业,也纷纷望向互联网,寻求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的出路……

  • 查看大图微信的海外版本WeChat。

    Petar Kujundzic/Reuters

    微信的海外版本WeChat。

某种意义上讲,当线下和线上的融合逐渐密切,互联网也越来越不再是一个独立的产业范畴。互联网成为各个产业运营升级所需的底层技术资源支撑。我们其实已经身处一个永远在线的世界,每个元素之间彼此联接、沟通的方式都因此发生改变,世界从人的直观体感上正在变得越来越智能。

当互联网变得无所不在,它所提供的信息服务,无论从政治意识形态还是法制政策监管的角度,都在不断挑战着监管者的神经。2014年,存活于舆论监管高压之下的新浪微博,其开创的自媒体黄金时代开始步入衰落期,视频网站进入电视的通路被广电总局直接卡死,对海外剧集的引进播出政策也被进一步收紧,但一批官媒所做的新媒体尝试,获得政府层面的极大支持。总之,中国互联网内容信息的监管机构,对外表现出前所未有的自信和高调。

【红包】

2014年春节期间,腾讯针对微信支付推出一款名为“微信红包”的社交轻游戏产品:绑定了银行卡的实名好友间,通过微信群,一人如果发放现金红包,其他人则可以分抢。此款简单的互动游戏,有效地帮助腾讯迅速普及了微信的移动支付工具。据腾讯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透露,在春节的九天时间中,就有800万用户分发了近4000万个红包,分享红包的总金额达到4亿元。

尽管微信对外一直宣称这只是一款“无心插柳”的产品,而另一家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却为之心悸。腾讯起家于社交和游戏类产品,阿里则一直专注于在线零售产业,但2014年以来,双方在针对移动互联网的市场圈地大战中,陷入越来越多的正面竞争

首先是滴滴和快的两款手机叫车软件,在今年春天展开规模史无前例的“贴补大战”。这其中,获得腾讯数轮融资支持的滴滴打车,在近三个月中掷出的补贴金额高达14亿元人民币,而快的打车则联手阿里巴巴,声称在这一轮大战中补贴了至少6亿美元。两家公司用这样的代价完成了行业洗牌、换来了过亿的注册用户数,并不断致力于用户习惯的培养,但说到何时、以何种方式实现盈利的问题,答案依旧模糊不清。

12月17日,百度与美国的租车公司Uber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及事关6亿美元的投资协议,帮助Uber进一步开拓中国市场。互联网三巨头“BAT”终于在打车软件大战中聚齐。

【上市】

2014年11月11日,是阿里巴巴一年一度的天猫购物狂欢节。当天晚间,阿里董事局主席马云出现在了数百个媒体集体观摩交易数据直播的大礼堂。

在回答纽约时报中文网关于上市的提问时说,马云说现在自己“特别紧张”,因为“以前大家说阿里这不行那不行,但是我知道我们没有人家所说的那么糟糕;而今天大家对我们期待又特别得高,我们今天确实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好”。

在媒体和投资人的众星捧月之下,阿里巴巴集团于今年9月完成了IPO。阿里巴巴内部有一个多年来为公司融资和上市运筹帷幄的角色,那就是蔡崇信。毫无疑问,阿里集团的整体上市牵动了很多人的利益,其中既包括一些身份隐蔽的投资人,也包括十几年前就投身阿里团队的早期员工。

马云一直坚持说,阿里巴巴的现金流很健康,上市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让公司治理更加透明化。然而事实证明,通过上市来实现公司治理的透明化,践行难度相当大——阿里巴巴完成IPO前,整个5月到9月间,曾先后五次修订招股说明书内容,其中包括完善了收入结构,详细披露合伙人信息以及与董事会的关系,并且彻底厘清与支付宝的股权及资产交易的相互关系等等。

最终,阿里巴巴首次公开募股筹得218亿美元,成为史上规模最大的交易之一,超过了Facebook和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除了阿里,中国另一家电子商务企业也在2014年完成了其酝酿多年的上市宏愿:5月底,京东集团(NASDAQ:JD)正式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身为一家自营类电商的京东用多年来极低的毛利率得以换来“正品”和“标准化物流服务”两大竞争优势,从而逐渐坐稳江山。但要提高盈利能力,对京东来说并不乐观。相比阿里巴巴,京东的钱赚得要辛苦很多。

不过,市场对京东IPO给出约262亿美元的估值,使其一度成为继腾讯、百度之后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上市公司(彼时的阿里巴巴集团刚刚向美国SEC提交IPO计划)。在上市的庆功酒会上,公司董事会主席刘强东——这位向来一言九鼎、以超常精力掌控全局的创始人,特意准备了一份全程用英文完成的演讲稿。当他自嘲自己讲的是“Suqian English” 时(宿迁是刘强东的老家,他讲普通话和英语都带有浓重的家乡口音),他的一众手下以及京东的投资人们,全都开怀大笑。

2014年12月11日,移动社交工具陌陌成为本年度最后一个完成赴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但不幸的是,上市仅四日后,便跌破13.50美元发行价。陌陌产品于2011年8月上线,公司创始人唐岩及核心团队,主要来源于网易。在陌陌上市前一天,网易发布声明,唐岩在网易工作时存在不法行为,并因为个人作风问题被警方拘留。随后,陌陌更新招股书,回应网易的声明是恶意指控。

雪球财经创始人方三文对纽约时报中文网分析指出,2014年中概上市算是一个小高潮,现在已达到上市体量的未上市公司已经不多了。

【创业】

2014年8月14日,身为“70后”的IDG资本合伙人李丰,以一身立领POLO衫、高尔夫球鞋外加双肩背包的打扮,出席一场媒体发布会活动。其间,IDG资本宣布设立1亿美元规模的“IDG 90后基金”,用于支持90后的年轻创业者和围绕90后生活方式的各类创业项目,而李丰则是这个投资团队的负责人。

事实上,在此之前的一年中,该团队已经投资了八个90后创业项目。包括DIY个人动画头像产品——脸萌,以及用于边观看边吐槽的弹幕视频产品——Bilibili(弹幕就是指用户发布的文字短评以滚动字幕或更高级的动画模式,在视频播放窗口内集中展示),都被视为是符合90后的娱乐趣味。

2014年从春到夏,IDG又联手腾讯,不遗余力想要推高“90后”这一创业概念的热度。他们带领着一批个性十足的90后创业者,从小范围媒体分享扩大知名度开始,继而举办各种公开大型演讲、出书,并在全国十数所重点高校举办校园创业大赛……

创新工场,是另一家从两三年前就开始关注年轻人消费和社交产品创业项目的天使投资机构。该机构合伙人汪华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访问时表示,主打“90后”概念的创业项目,涉及O2O(online to offline)的还比较少,更多的兴趣则主要在“亚文化和社交产品”领域。

创业环境的改善,从资金的角度,很大程度需归功于始于2013年四季度的新一轮基金募集高峰。根据投资研究机构清科集团发布的统计数据称,今年前11个月,中国创业投资市场新增资本154.03亿美元,同比增长141.5%;为2011年以后同期募集最高点,而期内发生的投资交易也达到1873起。

除了90后概念,很多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创业项目,也在2014年成功获得融资。12月初,滴滴打车宣布获得新一轮高达7亿美元的融资,该公司自称这是目前中国移动互联网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

本年度融资额超过1亿元的项目还有很多。比如6月4日,以聚合并推送新闻资讯为主要业务的移动应用“今日头条”完成由红杉资本领投、新浪微博跟投的总计1亿美元的C轮融资。10月,专注于移动导购领域的口袋购物获得由腾讯产业共赢基金领投的3.5亿美元的E轮融资。

【新官媒】

2014年7月,一个主要聚焦时政和观点的全新互联网媒体——澎湃新闻正式上线。汇聚了一流的人才资源和充沛资金,虽然澎湃并非是第一个寻找传统媒体向互联网转型出路的新闻产品,但却引发媒体同行的广泛关注。澎湃的特殊性,在于它所改造的对象,其实是一家官媒身份的都市报,因此政府以及共产党的宣传部门,出于希望在互联网新环境下可以继续牢牢控制舆论导向的目的,对这一试验性的产品给予厚望。

9月,上海报业集团对外推出了另一个比澎湃在报道主题更偏商业化的新媒体产品——“界面”。界面的创办人是国内资本的媒体人何力。在此之前,何力曾出任《经济观察报》、《第一财经周刊》和《财经》等知名传统媒体的总编辑。虽然有着丰富的内容运营经验,但这一次领导创立界面,何力在投资人那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在12月初的一次活动上,他曾坦言,界面的活跃用户数和阅读量目前虽然保持了很不错的涨势,但面对投资人提出的业绩里程碑仍有距离。为此,在产品上线仅仅两个多月后,界面就在其原创团队之外,向自媒体作者伸出了橄榄枝,这样做的目的也很直接,就是为了用更有个人品牌影响力的作者和更丰富的内容,在不需要增加太多成本的前提下为界面迅速聚集人气。

旁观界面的成长,其实可以看到,即使是抛开了官媒身份的庇佑去谈一个更为纯粹的媒体转型的话题,媒体产品无论是从内容制作流程、还是商业化运营的基础价值链条来看,放置于互联网的环境下,都不得不面临一场痛苦的解构和重构过程。而这当中,也不乏新媒体与传统媒体之间由积怨所引发的正面争论。最突出的例子,当属都市类媒体《新京报》在6月初以报纸社论的形式,称今日头条的新闻转发功能属于未经授权的侵权行为。在此之前,这款深深刺痛媒体主行的新闻聚合推送产品,刚刚宣布完成其C轮融资、时下估值已达到5亿美元——而这几乎是一个令众多依靠民营资本运营多年的传统媒体从未敢奢望的数字。

【严控】

2014年,深受中国年轻观众喜欢的美国情景喜剧《生活大爆炸》受中国政府禁播令影响,而被迫从拥有其合法播出版权的视频网站——搜狐视频下线。

同期被要求在全网下线的,还有另外三部美剧,而负责下达上述禁令的广电总局,并没有对外解释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但很快,来自《新京报》的报道称,作为官方媒体的中央电视台已经引进《生活大爆炸》,并完成了第一季的编译工作,相关负责人称计划在央视播出的版本是经过删减的“绿色版”。

许多网民对此感到吃惊,不少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模仿内容审查机构从美剧剧情中寻找各种禁播理由的桥段,以此来表达他们的不满

多年来,中国的视频网站与监管当局之间一直上演着“猫鼠游戏”。尽管搜狐CEO张朝阳事后对媒体坚称这只是一个“孤立事件”,但随后几个月事态的发展则表明,政府对于互联网视频播出内容的监管,则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严厉。这再次表明了政府对于媒体产业一直保持高度敏感的监管姿态,特别是在坚守意识形态与保护国有市场的问题上从来都是寸土必争。

管控不仅涉及内容本身,还涉及播出通路。6月,广电总局针对互联网电视牌照商,下发了关于立即关闭互联网电视终端产品中违规视频软件下载通道的整改令。包括小米公司推出的小米盒子、阿里旗下的天猫盒子,以及搜狐视频、优酷、腾讯视频等主流视频网站针对互联网电视所推出的App均在被直接点名的封杀之列。此外,多家面向互联网产业的监管机构联手在2014年推出的“净网行动”中,视频网站快播也因为涉黄而被取缔,公司创始人王欣被捕。

这一系统严控政策和整改行动的大背景,是年初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宣告成立,国家主席习进平亲自出任该小组组长。习近平在该机构成立后的一份声明中提出了几项核心任务,一是做好网上舆论工作,二是强调核心技术自主创新,三是要抓紧制定和完善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等法律法规。

随后,5月,美国检方以网络间谍罪名起诉5名人民解放军军官,指控他们通过互联网窃取敏感商业信息,三天后,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宣布,中国政府将对“关系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的系统所使用的纽约网站设计技术产品和服务实施新的网络安全审查措施,而中国官方媒体也对思科进行了尖锐指责,称其是美国政府网络间谍活动的同谋。中美两国之间针对网络安全的政府级对话由此陷入僵持。随后,继芯片公司高通在华遭遇反垄断审查一案久久未果,中国工商总局也宣布对微软涉嫌垄断一案进行立案调查。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以网络安全为由头,倡导国内各个产业的信息化进程,掀起一场用国产软件和硬件来替代诸如IBM等国际品牌的热潮,以此摆脱对外国技术的依赖。

2014年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既繁忙又高调:一面是对内不断加强网络内容管控,一面则通过发起世界互联网大会这样的活动,来向全球展现中国“网络大国”的姿态。这个被官方称为是在中国举办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互联网大会,选址在位于浙江省的水乡古镇——乌镇。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在大会致辞中曾解释说,“阡陌纵横、水网相连”的乌镇,好比让信息自由安全流动的网络空间。中国政府举办大会的用意,是在国际间就互联网监管标准的讨论上,拥有举足轻重的话语权。鲁炜试图利用这次大会传达中国政府的观点——“尊重国家主权”在互联网监管上同样适用,即中国有权根据自身的意愿,管理境内的网络,传达“正能量”,但这一呼吁最终并未获得与会西方国家代表的一致认同。

刚忙完世界互联网大会,鲁炜又踏上赴美考察之旅。尽管他先在东岸遭遇政客冷落,但在西岸的一众高科技公司老板那里,找回了被追捧的优越感。鲁炜甚至在Facebook总裁兼CEO扎克伯格的办公桌上发现了一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文集。扎克伯格用普通话对鲁炜说,他为自己和同事购买了这本书,以确保大家“理解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毕竟,对于这些企盼在中国市场有所作为的美国企业来说,鲁炜掌握着生杀大权——在中国媒体口中,他被更为精准地称为”中国互联网大管家”。

Share

Comments

comments

标签:

给我留言